海南大丹犬的离奇失踪,从清末老照片找到了线索,原是一种灭绝的猛兽

大丹犬,又名德国獒,性情凶猛,是欧洲王室狩猎野猪恶狼时的得力助手

海口市秀英区石山村下属荣堂村陶罐厂看门的一头六七十斤重的大丹犬,却在2012年的除夕夜被神秘的野兽叼走了,一去不回,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根据《南国都市报》报道,该厂位置偏僻,处于仙人洞的原始灌木丛中,周围方圆几百米没有他人居住。这头大丹犬被叼走的时候,厂里大部分人员已经放假,只有看门人老苏还在值班。当天夜里三四点钟,老苏听到这头大丹犬和另一头看门的大黑狗在门外狂吠,不一会儿大黑狗便灰溜溜夹着尾巴跑了回来。起初认为是两狗互斗而未加关注的老苏觉得奇怪,便带着手电到外面观看,结果赫然发现那头大丹犬竟是被拖走了,只来得及从灌木丛中发出几声可怜的嗷叫就彻底消失了,事后老苏在那里找到了几个宽度十厘米左右的兽类足迹。

几十斤的大狗说叼走就叼走,这是什么样的猛兽啊?!

不等老苏琢磨过味儿来,第二天那头怪兽再次来临,把残存的那头大黑狗又给叼走了。《南国都市报》记者采访老苏后如是描述了当时发生的事情 – “1月23日(大年初一),又是凌晨三四点的时候,老苏在看完春晚后,又继续看电视节目《动物世界》。这时,大黑狗“小黑”像是闻到了什么,突然间朝着厂房外吠了起来,接着就冲了出去。老苏以为有野狗来捣蛋,便也跟着走出去看个究竟。刚走到厂房门口,老苏就看见大黑狗从不远的昏暗处跑回来,慌不择路地冲进工棚内躲起来,原先极其‘嚣张’的吠声也变得非常的担心。正当老苏感觉摸不着头脑时,一个一米多长、跟大狼狗一般高的金黄色身影突然‘嗖’的一下蹿出来,冲向大黑狗躲的工棚内,很快把大黑狗叼了出来,闪电般消失在陶罐厂后面的灌木丛中。从出现到叼走大黑狗,前后不过五秒钟,老苏甚至都来不及看清楚这个究竟是什么‘怪兽’。“

与大丹犬不同的是,大黑狗在大年初二带着满身伤痕逃了回来,只是从此性情发生了个180度的转变,这头平时凶悍的猛犬变得叫都不敢叫一声,天天趴在床底下躲着,因为不会说人话,谁也不知道它到底经历了什么。

案子一直没能破获,此后厂子夜里值班的工人不得不靠鸣放鞭炮给自己壮胆。这件事最终惊动了海南省林业厅,他们派出的工作人员经过调查,认定叼走大丹犬和大黑狗的“石山怪兽”,应该是一种大中型猫科动物,但具体品种难以断定。亲历人老苏的看法,认为很像是豹子。但也有人不能认同,因为根据《海南省志·动植物志》概述部分记载,海南省无豺狼虎豹,而周围的动物园也没有豹子走失的纪录。

然而,某些看得见的历史,却给“石山怪兽”的鉴定提供了异样的线索。

这是一张1898年拍摄于海口海关内的老照片,显示地面上赫然有一张布满豹斑的毛皮

此时正值清末,清王朝海关业务的负责人是总税务司赫德,在他的推动下,当时中国各地的海关雇佣了大量外籍人员,作为“琼海关”核心的海口也不例外。照片上便是英籍海关监督助理劳芮博士(J.H.Lowry)和他的夫人。

劳芮夫妇

由于工资较高,这些外籍人员在当地享有相当舒适的生活和较高自由度,狩猎并用打到的动物毛皮装饰海关房间,也成为一种常见的现象。不过,劳芮夫妇照片中装饰海口海关房间的豹皮,也没准不是他们的战果,而可能是海口税务司贺智兰(Reginald F. C. Hedgeland)。

贺智兰是一名优秀的摄影师,也是一名老练的猎手,他甚至曾捕捉到一头海南长臂猿在海关中作为宠物饲养

如此说来,至少在清末的时候,海南是有豹存在的。这一点,也得到了三亚的智宇辉的证实,他告诉笔者,海南黎族同胞有以“豹”为姓的,在中西部昌江黎族自治县等地区还有类似豹图腾的传说。

根据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调查,直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海南仍存在相当数量的云豹。1966年,寿振黄,汪松等对海南岛进行全面自然考察后,在《动物分类学报》上发表了《海南岛的兽类调查》一文,其中提到考察期间共收集到三件云豹皮毛标本,分别采自海口,江边和中沙,有两件为成体,另一件体色灰黄,似为未成体。

1972年,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过一册64开本连环画《黎勇打豹》,其中有海南岛少年与豹子搏斗的内容,情节惊心动魄。

尽管这是一部文学作品,但历史上海南岛的确发生过类似的事件。《海南日报》记者郑彤先生向我提供了一份1960年8月7日的报纸,在这份《海南日报》上有这样一篇文章《战士吉景清单刀斗凶豹》,描述的便是驻东方县的解放军击杀一头伤害牲畜的豹子。

不过,可能由于撰写者仅是一名军内战士,可能对野生动物的情况不太熟悉,所以文中没有说明豹子的品种。从其体重来看,很可能和吉景清交手的是一头云豹。

海南岛上个世纪较为常见的食肉猛兽,便是云豹,豹猫和黑熊,其中云豹列在首位

在中国动物界,云豹堪称明星物种,这不仅因为其珍贵稀少,而且因为其曾创下一个记录 -- 1957年,北京动物园饲养的一头云豹不辞而别,逃出园区不知所踪,尽管多方搜索仍未发现其踪迹,成为北京动物园唯一脱逃后不知下落的猛兽,其灵活与善于隐蔽的特点可见一斑。不过,云豹虽然名为“豹”,但是和大多数豹子只是远亲,它并非豹属,而是属于专门的云豹属,体型生态等各个方面都很有特点,它的牙齿锋利而狭长,形态和捕食方式都被动物学家认为是猫科动物中最接近剑齿虎的。

云豹与剑齿虎头骨的对比

然而,云豹似乎并不是“石山怪兽”的合格嫌疑人。这是因为它的体型较小,最大的不过四十公斤,很难想象云豹可以迅速制服并拖走重达六七十斤的大丹犬。更有嫌疑的是另一种豹子,那便是 – 金钱豹。

金钱豹,是分布范围最为广泛的豹属猛兽,在我国各地都有发现

1937年,美国记者哈里森.福尔曼在前往拉萨的途中见到了这名矫健的藏族骑兵,他穿的便是一领用金钱豹皮

而清末那张老照片上的豹皮,从斑纹来看,正是一张金钱豹的皮张,与云豹有着较大区别 – 云豹身体两侧有六个云状的暗色斑纹,非常明显,其命名正是由此而来。

金钱豹的体重可以达到一百多公斤,性情凶猛善于夜行,也是目击者老苏认为最接近于他所见到“石山怪兽”的动物。

但是,一个重大问题是海南岛是否曾经有金钱豹的存在,一直没有见到明确的记载,建国后在海南岛多次进行动植物调查也没有采集到金钱豹的标本。有些研究者认为,金钱豹需要较大的狩猎区,地域狭窄的海南岛并不存在它生存的条件。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1898年照片上出现的豹皮就很难解释了。

实际上,海南岛的地域面积对金钱豹来说是足够的。热带地区的动植物密度远大于温带和寒带地域,使肉食动物不需要太大的狩猎面积。比如只有海南岛五分之一不到的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便曾经生存过世界上最南端的老虎 – 巴厘虎,那是比金钱豹大得多的动物。

巴厘虎,1937年绝灭

推论毕竟是推论,真正想获得答案,还是需要科学的探索。我再次向郑彤先生咨询了这个问题,他是海南资深的媒体人,似乎这个岛上还很少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结果得到的第一个回答很令人振奋,他说海南当然有金钱豹啊,报道很多的。然而,很快便明白,原来,在海南另有一种“金钱豹”,是一种珍贵的中草药,郑记者所说的,便是这个东西。

等弄明白我要了解的是那种能咬死牛的可怕动物,郑先生犹豫了一阵子,说好像也是有的,他记得看过报道,需要找一找。这样,事情也就暂时放下,我以为这件事要变成一个无头案了,不料第二天郑先生便给我带来了回音。

他告诉我,海南岛上的确有关于金钱豹生存的报道,从资料来看,金钱豹在岛上的主要活动区是在五指山麓的保亭一带。

1971年10月21日《海南日报》曾刊登名为《保护和发展珍贵野生动植物》的文章,提到“保亭县地处五指山中,野生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动物有比较珍贵的金钱豹,熊,猴子,鹿,穿山甲等……”

更重要的是,1982年《海南日报》在关于尖峰岭林区的报道中,也提到了这里有金钱豹的活动。

在回复郑彤先生时,我便忍不住这样写道:“谢谢郑老师,您看咱们海南是多棒的一块地方啊,各种各样的好东西都让咱们占全了。”

看来,金钱豹虽然珍贵,却曾在海南岛的不同地区生存,也许“石山怪兽”便是它们的孑遗。由于人类活动频繁,海南的野生动植物资源曾经一度处于相当危急之中,云豹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已有三十年没有捕捉到活体,水鹿种群也大大减小。但海南的生态近年来一直在不断恢复,曾经被认为已经消失的海南长臂猿,2003年被证实依然生存在霸王岭林区。

希望老照片上的记忆不仅仅是历史,也许,真的有一支金钱豹的子孙,依然艰难而隐蔽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等待着有一天和我们再次相见,那一定会是富有魅力的会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