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东丰雄荣获2021年Richard J.Neutra专业卓越奖

位于波莫纳的加州州立理工大学很高兴授予伊东丰雄2021年Richard J. Neutra专业卓越奖章。以表彰他的职业生涯,对建筑的研究和设计领域的实践作出的贡献。

△伊东丰雄

伊东丰雄先生(1941-),1965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并在菊竹清训(Kiyonori Kikutake)的办公室任职至1969年。1971年,他创立了自己的办公室Urban Robot(URBOT),并将其更名为 Toyo Ito&Associates,Architects。

△伊东先生2013年从凯悦基金会主席托马斯·普里兹克(Thomas J. Pritzker)获得奖牌

伊东先生因其具有创新性和前瞻性的建筑而获得了无数奖项。他是威尼斯国际双年展的金狮奖的获得者;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皇家金奖;帝国皇室奖;普利兹克建筑奖,UIA金奖。

伊东丰雄的重要项目包括仙台媒体中心(日本);蛇形画廊展馆2002(英国);多摩艺术大学图书馆(日本八王子校区);Torres Porta Fira(西班牙);伊东丰雄建筑博物馆(日本);国立台湾大学社会科学学院(中国台湾);'Minna no Mori'Gifu Media Cosmos(日本);巴罗科国际博物馆(墨西哥);国立台中剧院(中国台湾);“ Meguri no Mori”川口市殡仪馆(日本)。

他在职业生涯中将极简主义与技术相结合,融合日本文化传统和当代的元素。

01

『 仙台媒体中心 』

伊东丰雄的成名之作

建筑的概念建立在三个基本构成元素之上:六个线性平面,十三个网状柱形物(管状的钢质结构)和一个外壳。人们抽象地称其为“板”,“管”,“皮”。这种简单的构造使得仙台媒体中心成为一种全新的建筑典范,以最简单的“板—管—皮”的系统,体现了一种新的设计理念,回应了多样的城市空间和弹性的使用要求。

整个建筑外型像个巨型玻璃水草盒,伊东丰雄在构思时放弃传统的柱子,改而使用螺旋形管状结构;电梯、楼梯和空调设施都藏在直径2米至9米的管状结构中。空间不是像关在一个盒子里面,而是可以自由的向任何一个方向扩展。虽然是置身于一个盒子的空间,由于四方体的旋转给你一个动感的空间。这样的一个建筑中间没有的柱子,梁、窗户、门等等,而是重合组合的一个空间,所以非常的自由。

02

『 2002伦敦蛇形画廊 』

伊东丰雄的设计秀

尽管看起来完全由随机的三角形和四边形构成,伊东丰雄设计的展馆的立面实际上经过了方体扩展和旋转精确计算得出。光和影、透明和实体之间的对比游戏为建筑的室内创造了有趣的效果。这座展馆的不规则形状为结构内部创造了一种不断变化的光影游戏。

03

『 多摩艺术大学图书馆 』

随性的自由之气 光影文艺并存

多摩艺术大学图书馆(Tama Art University Library)坐落在东京郊区。场地穿过校园的主要入口,伸展成一个缓坡,前面则是一片种植着各种大小树木的花园。

为了让人流和人们的视线自由的穿过建筑,团队构思随机设置的多个拱形结构,这样会使缓坡的地面和前面的花园与建筑连接在一起的感觉。这种特色的拱结构由混凝土包裹的钢板制成。在平面中,这些拱沿着交叉于几个点的多条曲线设置。有了这些交点,我们才能在保持拱的底部非常薄的同时使其仍能承受上部楼板的活荷载。拱的跨度从1.8米到16米不等,但宽度统一维持在200毫米。

在缓坡的地面层,有一个像吧台样式的电影浏览器和一个放最新期刊杂志的大玻璃桌子,这些设施可以吸引学生在图书馆里度过等公车的时间。沿楼梯而上至二层,横跨拱下空间的低矮书架上放着那些大号的艺术类书籍。不同大小的阅览桌安排在这些书架之间。一个新型复印机和大桌子让使用者可以进行专业编辑工作。

04

『 伊东丰雄巴洛克博物馆 』

混凝土的浪漫与丝滑

伊东丰雄在墨西哥设计了一座巴洛克艺术文化博物馆(Museo Internacional del Barroco),伊东丰雄表示,项目的目标是在设计的每一个环节强调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从概念上讲,我们希望建筑像泉水一样从地面上生长出来,然后渐渐长大。”

建筑中采用圆润的白色混凝土墙,表面具有锤子凿刻的纹理。新月形的水池环绕着建筑物,让建筑与公园之间建立视线联系。

建筑的室外露台可以俯瞰邻近的绿地,展馆则围绕一个中央庭院进行布置,庭院中有一片浅浅的水景,其中还设有喷泉。

05

『 台中大都会歌剧院 』

中国台湾首座真正的前卫建筑

这个半开放建筑的内部空间被称为“美声涵洞”(Sound Cave),也就是一个灵活的声学空间,建筑内部充满了水平和竖直的管状空间。主要功能包括三个剧场:2014席的大剧场、800席的中剧场、200席的小剧场(黑盒剧场)。剧场与各区域纵横相连,形成一个连续的网络。观众在建筑中漫步,就好像行走在洞穴之中。

“如果将整个世界比喻一条河流,那么一般的建筑就如同插在河流里的木椿一样,木椿的内部与河流完全不具关联性。而我想做的建筑,则是河流里的漩涡般的场所,他既拥有自己的空间,同时也完全融合在河流的流动之中”——伊东丰雄

“20世纪的建筑是作为独立的机能体存在的,就像一部机器,它几乎与自然脱离,独立发挥着功能,而不考虑与周围环境的协调;但到了21世纪,人、建筑都需要与自然环境建立一种连续性,不仅是节能的,还是生态的、能与社会相协调的。”

——伊东丰雄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