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小伙50年音讯全无,妻子以为在外打工,没想到“躺”在罗布泊

现如今罗布泊虽然是世界上著名的干旱中心,但它曾是我国第二大内陆湖,《山海经》中称其为“泑泽”,《水经注》中名为“盐泽”,一直到上世纪70年代末,罗布泊完全干涸,纳木错也就代替了罗布泊的位置。

而在罗布泊,自古以来发生了许多离奇事件,以至于“罗布泊之谜”相当有名,1949年时,从重庆飞往乌鲁木齐的飞机却离奇在鄯善县上空消失,结果却是在9年后,在罗布泊东部发现了他,而机上的所有人员都已经死亡。

最为轰动的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著名科学家彭加木生前留下了一张写有“我往东去找水井”的纸条,然后就失踪了。尽管彭加木失踪的消息传出后,累计4次派出十几架飞机、几十辆汽车、几千人拉网式地寻找,但还是毫无发现,成了一大谜团。

四川小伙李中华则是于2016年在罗布泊被发现,彼时李中华已经有50年没有回家,也没有任何消息,他的妻子邓光明只知道丈夫去了新疆,还以为李中华这些年都是在外面打工,已经忘了回家,哪里知道李中华竟然在罗布泊躺了有半个世纪之久。

那李中华的遗骸为什么会出现在罗布泊呢?他来这里是干嘛的?李中华的遗骸被发现时,其遗留物中是上个世纪60年代的手电筒和防风镜、绵工衣。

另外警方从李中华信件获知,他是在新疆若羌县米兰农场工作,这里相当寒冷,李中华最后一次写信回家时,寄了些钱回去,并且让妻子给他邮件棉衣过去。

值得一提的是,在李中华的身上,还留着1960年的《洛阳日报》,虽然上面的内容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一联想当时的时代背景,以及李中华与家人离别时的所作所为,众人猜测李中华很有可能参与到了我国的核试验工作,因此并没有将真实的工作告知家人,后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李中华遗物中的防风镜样式与当年部队的防风镜样式是一样的,此外,警方还了解到,李中华曾是抗美援朝中的一员,抗美援朝胜利后,李中华返回老家,低调生活,过得也相当朴素,很少谈及过去的事情。

而且在前往新疆之前,李中华曾在贵州的铁路上工作,当时李中华还时常寄信、寄钱回家,但去往新疆后,情况就发生了不同,并且离家之时,对于自己的工作,说得也含糊。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国的核试验便是在罗布泊附近进行的,这片安静且神秘的地方,是核试验的理想之地,它还是“两弹”研发的军事纪念地。1964年,随着罗布泊上空的一声巨响,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成功,世人也就知道了马兰基地。

但李中华没有再出现,而久久没有得到李中华的消息后,邓光明也四处托关系寻找过,不过并没有得到有关李中华的任何消息,邓光明只好认为李中华在外面打工,已经忘了回家,相比丈夫离世的消息,邓光明可能更希望李中华还活在某处地方。

李中华的遗骸被发现在罗布泊后,许多人猜测,他很可能是在外出执行勘察任务时,迷失在了罗布泊。这些年,李中华的父母相继离世,妻子邓光明也老了,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得到李中华的消息。

邓光明对此有相当多的感触,不过她也觉得欣慰,李中华是为国家而去世的,她在有生之年也还能有机会把李中华带回家,好好安葬,落叶归根,一切都已经足够了。

事实上,李中华是那个年代许多人的缩影,为了国家的建设,他们甘愿隐姓埋名,默默无闻,与家人分别,与荒野戈壁相伴。也是这些人的无私贡献,祖国越来越强盛,在国际上越来越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