芍药,殿春风

中式

君语

+

芍药,有将离、余容,诸称,其中“婪尾春”最为人喜,婪尾乃贪最后之杯,芍药殿春而放,故有此称。今日我们说芍药,明日再说牡丹,这春日啊,多多少少有些不够用了。

芍药为草本,

农历十月生芽,

春初挺叶,春末开花,

新茎出土,即含花蕊,

若要芍药花大,可用镊子摘其花蕊,

花蕊有四处,一正三副,

三处副蕊摘除,则花盛,

此法亦适用于秋日之菊花。

芍药与牡丹,

恰如虎贲于中郎之似,

昔日孔融素与蔡邕交好,

蔡邕为左中郎将,年长孔融二十岁,

蔡邕死后,有虎贲士容貌与他很像,

孔融每至酒酣,皆引与同坐,

曰:‘虽无老成人,且有典型。

意为虽然身边没有年高德劭之人,

但还有成法可以依傍。芍药与牡丹亦如此。

元 江济川 草虫芍药图

色诸如红紫黄白:

红似醉西施,紫有宝妆成,

黄如金缠腰,白若一尺雪。

故昔人称为娇客,苟值得当,

则颜色不输于牡丹。

古兖州,种芍药者如种麦,

于花时宴客,棚于路,采于门,

衣于壁,障于屏,缀于帘,

簪于席,茵于阶者,毕用之,日费数千勿惜。

十八学士图之琴

文石玲珑,前横棐几,松阴下芍药正开。

芍药以扬州为最。

《渔隐丛话》云:

“扬州芍药为天下冠。

蔡繁卿为守,始作万花会。”

又如苏东坡《题赵昌芍药》诗:

“扬州近日红千叶,自是风流时世妆。 ”

昔蔡繁卿守扬州,举行万花会,

劳伤百姓,残败诸园,

每会用花十余万枝。

东坡为扬州太守,此会即止。

张大千于非闇合作芍药双蝶

庆历年间,

韩魏公曾帅淮南,

见其后园芍药一本,

分作四歧,每歧各出一花,

上下敷红,中间著黄蕊,乃名“金缠腰”。

欲置酒高会,招邀四客同赏,以应祥瑞。

后此四人皆官拜宰相。

清 孙温 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在《红楼梦》中,宝玉过生日,

湘云喝多了,谁也不她的去向时,

有个小丫头笑嘻嘻的走来,

说:“姑娘们快瞧,云姑娘吃醉了,

图凉快,在山子后头一块青石板磴上睡着了。”

众人听说,都笑道:“快别吵嚷。”

说着,都走来看时,

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磴子上,

业经香梦沈酣。

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

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

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

一群蜜蜂蝴蝶闹嚷嚷的围着。

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

清 邹一桂 《藤花芍药图》局部

苏州城中网师园有芍药,

网师二字取其水意,侧有堂名殿春簃,

殿,乃殿后之意。

殿春二字语出自宋人邵雍“尚留芍药殿春风”句。

殿春簃前遍植芍药,婷婷葳蕤。

明人王世懋曾创一亭,

周遭悉种芍药,名其亭曰续芳,与此同工。

民国周瘦鹃曾取白芍药五枝于网师园,

以雍正黄瓷瓶插供,言其娟净可喜。

予不为然,此法固然标致,

却难以花期为寿。

若有网师园中师友见此文,

能连根遗我三两株,补我阙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