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塘县的萝卜怎样卖出高于市场6倍的价格?

四川在线记者 唐泽文

4月16日,四川省甘孜州理塘县的藏族90后农民珍它,在阿里巴巴数字农业基地开着德国克拉斯重型拖拉机在翻土,为5月的播种做着准备。

理塘数字农业基地内,今年第一季蔬菜已种下一周

2020年珍它赚了7万多元,是4年前年收入的6倍。

理塘是全国832个摘帽的国家级贫困县之一,数字农业是过去几年政府破题的方向。理塘县委副书记次登达瓦表示,理塘的农业需要升级,发展数字农业是大势所趋。

理塘基地是阿里海拔最高的数字农业基地

即使到了4月中旬,理塘夜间仍是零下气温。有了钱后,珍它买了一辆小汽车,告别了过去骑摩托车上下班被冻得冷飕飕的日子。

珍它的老板杨帆认为,珍它致富的路径在理塘而言是全新的,数字农业基地出现以前,没有这份工作。以前他的收入,靠打零工和挖虫草。现在,他的工作是在基地开拖拉机,到了采收季则是采收班的带班组长。

这个数字农业基地,位于海拔4014米的理塘县康呷村,是目前阿里在国内海拔最高的基地。2019年阿里对外宣布,3年内要在全国建成1000个数字农业基地,推动农业产供销全链路数字化升级,通过优质优价帮助农民致富。

在数字农业基地开拖拉机,四川理塘90后小伙珍它年收入7万元

自2019年建成以来,康呷村基地已有种植面积6600亩,出产的黄瓜、萝卜、夏季草莓、高原小番茄等直供盒马。

与阿里共建基地的是杨帆,理塘县康藏阳光农牧业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在百事可乐工作十数年后离职创业,2016年带着团队来到理塘。

次登达瓦介绍,理塘属青藏高原半农半牧地区,境内大部分地区海拔高度在3100米~4600米之间,农业种植多为一年一熟作物,主要有马铃薯、青稞等。牧业方面,主要品种有高原牦牛和藏系绵羊。2020年,全县GDP总量19.6亿元,农牧业占9.7亿元。

来理塘创业早期,杨帆的农产品,主要提供给批发市场,部分向粤港澳供应。2019年夏季开始,他的农产品陆续进入盒马。

以前的萝卜都是按斤卖,批发市场一斤3毛钱。与盒马合作不一样,根据消费者的需求,他们种植克重750g,满足三口之家吃一天的萝卜。重量之外,盒马对外观、口感也做了标准化的规范。“这样种出来的萝卜,直采省去了批发环节,折算成斤是两块多钱一斤,600%的增长。”杨帆说。

杨帆提及的萝卜,2020年,该基地产值达到5000万元。

解决农民卖给谁的产销难题后,杨帆想破解困扰理塘农业在“最先一公里”另一难题:标准化的空白。

去年,阿里在全国建成昆明、南宁、成都、淄博、西安的五大产地仓。产地仓内,农产品可以在90秒内完成清洗、分选、分级、包装。

杨帆觉得他的萝卜,也应该做这样的数字化分级。

去年9月,4000平方米采后商品化处理中心建成,这是理塘县第一个产地仓。杨帆的产地仓内,有10个100吨的标准化冷库和农产品分级加工车间,可以完成清洗、分级、包装。

运转以来,将蔬菜运输的腐损率从30%降低至5%,分级与冷藏提高了10%到20%的市场售价。

去年,产地仓的分选,靠机器和人工组合,效率低、标准不一,单日峰值300吨左右。“需要上一套数字化的设备。”杨帆琢磨着。只是目前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可以做萝卜分选的设备。

在百事可乐工作十年的经历,让杨帆对标准化有自己的执念。

“在百事所有的产品按标准生产。光是用水就有一尺厚的书。我希望农业也可以实现这样的标准化。”杨帆说。

此后,杨帆联系了法国迈夫诺达中国区的负责人,一起研发萝卜分选线。杨帆预计新的分选线,今年夏天可以到位。

“数字化分选之后,利润率还会有一个提升,当地的农民也能从这其中获得更多收益。”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