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的“君士坦丁堡”,为何在明末寂寂无声。

南宋的防御战是中国封建社会的最高峰,而其中的襄樊地区和川东地区的防御反击战役,更是巅峰之作,而其中的钓鱼城之战更是让世界震动,深深的影响了世界历史发展。襄樊地区的牢不可破,让蒙古人绕道川东;而川东的坚不可摧,让蒙古人绕道大理,企图三路进发,互相配合,一举灭宋。

结果蒙哥死于钓鱼城下(笔者认为蒙哥最大可能是,死于宋军炮矢重伤或直接击毙,因为蒙哥如果是患急病,那么他就有足够的时间下达遗诏,就绝不会在死前不确立继承人,让大蒙古国直接陷于内乱。而作为不喜水的蒙古最高统治者大汗,溺死的和战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各路实权主将急于争夺汗位,不攻自破。

蒙哥三路攻宋

这里插一句,钓鱼城蒙哥的死,很多读者认为是挽救了欧洲,但实际上不是,蒙古对欧洲的征服战役主要是在1235年~1242年的长子西征中。蒙哥于1253年六月,命弟旭烈兀率大军十万西征,旭烈兀一路所向披靡,消灭木剌夷国,灭亡阿拔斯王朝,重创阿尤布王朝,又继续进军小亚细亚并战胜巴尔干联军。旭烈兀命郭侃过海,攻陷富浪国(即现今塞浦路斯)。拜占庭帝国与西欧众国均派使者与旭烈兀会面,有意联盟。

旭烈兀后来准备进军埃及,在这关键时刻,1259年蒙哥于合州暴死,怯的不花受旭烈兀命令,固守叙利亚,而旭烈兀则班师回朝争夺汗位,同年9月,埃及的军队在大马士革南方阿音扎鲁特大败蒙古守军,大蒙古国的第三次西征正式结束。所以钓鱼城之战实际上是拯救了西亚和北非。

蒙古三次西征图

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不到四百年的时间,明朝川东除几个零星孤守的险要据点外,基本没有发挥固守之用,更别提反击了。相比较而言,大蒙古国才是游牧民族的巅峰时刻,而明朝虽遭受重创,但还是有一战之力。可为什么宋明川东的表现截然相反呢?

首先是,张献忠部在川东地区,与官军反复鏖战,两次从襄阳、荆州一线入川,更于1644年,一路披靡,直接打到川西平原,攻克成都。虽然张献忠屠川的记载,非常经不起推敲,但战争的破坏是极其沉重的,农民军裹挟的人口,掠夺的财富,已经让这个地区奄奄一息,根本无力与满清军事抗争。

张献忠进军图

其次是明朝内地的军备废弛,为何张献忠两次次沿襄阳、荆州一线入川成功,李白诗有云: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为何万重山一线天险如此轻易被突防,要知道就算300年后,军队机动性大大提升的抗日战争时期,国民政府也据险而守,死死地顶住了日本人的坦克、飞机、大炮。

原因在于明政府将大量的金钱、物质、兵员囤积在辽东地区,大量的筑城、筑堡,又大量的丢失、放弃,将大明的最后精血,都耗在了辽东。而南宋则相反,余阶于淳祐元年(1241年),出任四川安抚制置使、四川总领兼夔州路转运使。在蜀时期,余阶全力构筑山城防御体系,才让川东在抗蒙第一线大放异彩。

张献忠死于西充凤凰山, 清军入川,大西军败退图

然后主要是, 清军东路突破太快,江北四镇严重拉胯,徒有其表,南明朝廷所倚重的各路军阀,一触即溃,望风而降;督师也是完全不懂军事,一心死节,无意误国。中国自古以来,江南政权必须要守住淮河地区,守江必守淮,只有守住淮河一线,才能显出襄樊、川东地区的战略地位,没有守住江淮一线,等于是被直捣黄龙,直接被打断了中枢。而襄樊地区和川东地区,也同样失去了外援,没有了最有利的水运支援条件,等于是一座座孤城。孤城凭险,只能是削减敌方进攻优势,不能形成战略优势。

南宋川东地区数年的成功坚守,要归功于源源不断的支援,尤其是当时宋军掌握了,长江的控制权,水路支援可以让蒙军无可奈何。而襄樊战场的顽强坚守,江淮地区的固若金汤,也解除了川东的后顾之忧。

清军南下江淮路线

江北四镇位置图

最后不得不说,崇祯皇帝虽然死社稷,但崇祯太过于刚愎自用,对于文官是用人一时起,杀人也一时快;而对于拥兵自重、养贼自持的武将军阀们则束手无策,导致后期无人可用,无人敢自荐,反而是清谈高论,嘘枯吹生的名士们忝居高位,各地明哲保身的军阀们不断做大。这两股浊流,在甲申之变后一拍即合,拥立最有利于自己的朱由崧,这位不可小觑的原福王,跟他老爹一样,是出了名的穷奢极欲、横征暴敛。

而恰恰相反,在建炎南渡的同时,宗泽、张俊、韩世忠、刘光世、岳飞等一系列的能臣良将,还在江淮一线奋战,积极招兵买马,为后续打击金军,进兵北伐积极备战。可反观南明,这些当权者们,还在内部倾轧,打击异己,仿佛这个垂死王朝的回光返照,是他们最后的狂欢。

名利名利,名在利前,这些人或为名而死,或为利而叛,硬是把一把稳牌,打了个稀烂,只留下哀鸿遍野,一地鸡毛,反而是要依靠曾经的死对头大西军余部,才取得一丝喘息之机。

夔东十三家

在大厦将倾之际,隆武二年(1646)忠贞营郝摇旗、刘体纯、袁宗第、李来亨等联合抗清地主武装王光兴、谭文、谭诣、谭宏,以兴、房、竹、巫、奉一带为根据地,分据川东、鄂西诸山中,边务农边练兵,常出奇兵袭击南下清军,一度担负起三峡地区抗清大业的重任,一直坚持到1664年。

夔东十三家用“忠贞营”的特殊身份,为中国最后一个汉族封建大一统王朝唱响了挽歌,也好像把为利而活的名士和良将们,那些已经遗忘的忠君爱国的誓言,再次昭告了天下。

原创,禁止恶意抄袭,侵权必究。

参考文献:

《明史》

《宋史》

《元史》

《“夔东十三家”抗清斗争》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联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