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靖:对美日联合声明 中国更应担心的是钓鱼岛而非台湾问题

直新闻:美日两国领导人会谈中谈及了台海问题,并将台湾内容写入联合声明,被指是1969年来的首次。在您看来,为何日本对台湾问题的调门不断升高?

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 黄靖:我觉得说1969年来的首次说法不对,实际上,1997年美日重修《美日安保条约》的时候,就有专门的一段把台湾水域的安全列入了日本的安全考量之内。这一次只不过是以美日领袖的联合声明这样的形式就提了一句。

实际上,历任日本首相都有提到台湾问题。比如说在小泉时期,美国的外交部长和日本外务省长官的联合声明中也提到,以后历次美日双方的声明中也经常提到台湾问题,所以这一次关键是以美国总统和日本首相联合声明的形式提出来了。实际上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越出1997年《美日安保条约》的范畴,并且他后面还加了一句说,美日都希望和平解决台湾问题。所以我认为,这一次并不是一个美日之间重大的突破。

我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由于1997年《美日安保条约》早就到期,要重新修订。在重新修订当中,就怕美国和日本正式把台湾的防务纳入《美日安保条约》的防务条文当中。也就是说把以前的一个关切变成了确确实实的美日安保条约,必须要协助他们防务。如果走到这一步,那问题就比较严重了。

直新闻:有分析称,由于历史原因,因此日本在台湾问题上其实比美国有着更深的战略、政治、历史、经济等方面的考虑。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 黄靖:首先台湾长期以来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50多年是日本的殖民地。日本在台湾是下了大功夫的,这是第一点历史的原因。第二点对日本来说,台湾确确实实是非常重要,因为一旦台湾失守,那么美日安保就被拦腰砍了一刀,日本就会面临一个非常险恶的战略环境。因为北面有俄罗斯,这边有中国大陆加上台湾,日本就有好像被包围的感觉,尤其是台湾会成为一个重要的海上战略要点来遏制日本,所以日本对台湾是非常在意的。但另一方面,日本也知道台湾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是动不得的。所以历届日本政府在台湾问题上都是比较保守的,尤其是现在中俄关系非常好,中俄已经建立了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对日本来说,同时与中俄为敌是日本的一个噩梦。

所以如果日本在台湾问题上胆敢越雷池一步的话,很可能就会让与中俄同时为敌的战略噩梦变成现实,所以日本是非常小心的。

实际上这一次美日联合声明中,最值得中国关注的实际上不是台湾,而是钓鱼岛。因为从2010年10月希拉里访问日本的时候,就正式把钓鱼岛公开纳入了《美日安保条约》第5条的涵盖范围之中。从那以后,美国政府在钓鱼岛的问题上的政策,就是不可分割的三点。第一点就是《美日安保条约》第5条“涵盖钓鱼岛的防卫”;第二点,美国坚决反对任何一方用武力解决钓鱼岛问题;第三点,美国在钓鱼岛领土上,就主权问题上不持立场。

而这一次美日联合声明,包括上一次美日“2+2”联合声明和这一次的声明公开说,不但《美日安保条约》第5条“涵盖钓鱼岛防卫”,而且原先的后两条不见踪影。就是反对使用武力和在主权问题上不持立场这两条不见了,而是加了一条称美国反对任何一方单方面破坏“日本对钓鱼岛的管辖权”。

这个问题以前美国是非常模糊的,而现在美国反对“单方面破坏日本对钓鱼岛的管辖权”,等于是公开承认了日本对钓鱼岛拥有管辖权,这个是个重大的变化。我觉得我们媒体和我们的政策制定者必须认识到这一点,因为这一点反倒是以后贻害无穷的地方。而在台湾问题上,实际上这次尽管美日领导的联合声明中提到了,但是政策上并没有什么突破,还是在1997年《美日安保条约》的范畴之内。

直新闻:结合拜登政府在台湾问题方面的动作,您如何分析台湾问题在美国对外战略中的定位?未来操弄“台湾牌”的手段可能还有哪些新变化?

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 黄靖:实际上对于美国来说台湾是一张牌,对于美国的利益来说,这张牌打得越久越好。如果这张牌失去了,那就无牌可打了。所以美国建制派的态度一直是在台湾问题上维持现状,而所谓的维持现状就是要把台湾这张牌打得越久越好。如果真的是过了界,美国就没牌可打了。

所以这一次拜登派了他三个好朋友,实际只有两个好朋友,这两个就是七十几岁的前国会参议员多德和前常务副国务卿斯坦伯格,这两个人都是民主党,确确实实是拜登的好朋友。而阿米蒂奇实际是共和党,这个人是一贯以“亲台”著称的,他是共和党,谈不上是好朋友,但是三个人的职位都很高,他们去台湾的目的在我看来,恰恰是为了压制蔡英文,不要让蔡英文过分破坏台海现状,不要让蔡英文在“台独”的路上走得太远,这样美国才能把台湾拿捏得住,继续用台湾这张牌跟中国博弈。

实际上这是美国的一贯的做法,一方面拉日本,在和日本的联合声明中提台湾问题,给中国施压。另一方面又派了三个前高官去向蔡英文施压,叫蔡英文不要乱说乱动。两面施压,就所谓的两面威慑,其目的是为了维护美国在台海问题上的所谓主导权,维护对美国有利的一个现状,而并不是像一些媒体说的要鼓励蔡英文去搞“独立”,因为蔡英文搞“独立”对美国并没有什么太大用处。

我觉得台湾这张牌几乎就操纵废了,因为特朗普他根本没有什么国际大局观,乱来一气,所以导致了现在台海局势的紧张,而中国大陆也趁机利用特朗普的愚蠢,在台海问题上往前大大推进一步。比如说绕台的飞行和航行已经成为常态,这在以前是没有的。又比如说他们设定的所谓“台海中线”已经不存在,大陆可以随时越过“台海中线”。再比如说用大批量多架次的飞机和军舰去台海绕行飞行等等,这些都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施压手段。显然这对美国的现状是不利的,所以实际上美国是要往回收。所以我认为今后拜登政府在台湾问题上,会回归到以前奥巴马、小布什以及克林顿时期的做法。

也就是说,中美1979年建交以来,美国的一贯政策就是三点。第一,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第二点,所谓“台湾地位未定论”,它只说台湾问题由两岸共同解决。至于怎么解决,那么它又提出了第三条,必须和平解决。但对中国大陆而言,统一才是我们的目的,和平只是一种手段。我们可以和平统一,如果必要的话也可以武力统一。

但对于美国来说,和平才是目的。我想拜登政府会最大限度尽量长期维护所谓的台海现状,让台湾属于一个既统不得也“独”不了这样一个现状。美国才能长期压榨台湾的战略价值。所以这样看的话,台湾实际上也很不舒服,但它的不舒服是自找的。

直新闻:美国一方面寻求在气候问题上与中国对话,但又同时在芯片、科技、个人信息、汇率、人权等问题上对中国展开行动。对于中美这种一体多面,但矛盾面更显突出的双边关系,您作何研判?

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 黄靖:我们认为特朗普对中国是乱打乱闹完全不靠谱。拜登上台以后,有些人说他继承了特朗普的政策,我是不同意的。

拜登上台以后,在中国政策上有两个最大的不同。第一,他从多边主义的角度来处理中美关系,而特朗普是完全是单边主义的角度来处理。实际上就使得中美关系当中有了更多的腾挪空间,有了更多的转圜空间。因为你搞多边,中国也是搞多边主义的,就意味着中美关系不仅仅限于中美两个大国,还限于美国的所谓盟国欧洲、日本等等。而这些国家跟中国的关系以及他们在中国问题上的利益,跟美国不是完全一致的。所以如果拜登要从多边主义的角度处理中美关系,实际上在客观事实上是扩大了中美关系转圜的空间,我认为这不是一件坏事。

另外一点更重要的是,拜登把合作这个因素纳入了中美关系之中。以前在特朗普时期,中美关系是没有合作的,只有竞争和敌对,而这一次拜登本人和布林肯都说过,中美关系有三个因素,用布林肯的话来说就是在必须竞争的时候要竞争。我们要注意他说的,“必须竞争的时候竞争,在应该合作的时候要合作,在不得不对抗的时候来对抗”,对抗是不得不,也就是最后的一条路了。所以我再重复一下,目前是把多边主义作为处理中美关系的一个视角、一个出发点,同时把合作这个概念纳入了中美关系之中。

中美目前的关系中,尽管中美竞争的大战略格局不会改变,但我觉得拜登政府是想把竞争稳定下来的。因为只有把中美竞争稳定下来,第一,给整个世界带来更多的确定性;第二,拜登才能转过身来处理国内更艰巨的问题。因为对于拜登而言,美国国内的问题才是最重要的问题。而在这个时候,如果中美关系不稳定下来,拜登随时在国内都会受到反对党的攻击,这样他就会处于一个不利的地位。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对拜登政府而言,他对中国的政策基本上是理性的,当然这个理性是出于美国的利益,而不是出于中国的利益。他对中国的批评和强硬很大程度上是为国内政治来消费的。

所以我们对此要有一个理性的看法。我所担心的是,由于拜登面临非常严峻的国内问题,非常强大的国内反对势力,所以拜登的中国政策可能是以理性开始,以混乱告终。这倒是一个令人值得担心的事。

作者:黄靖,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