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鬼子名将在抗战中最能打,却连战连胜后,惨遭弃用

很多有才能的人都恃才傲物,例如号称日本战略大师的「九一八」事件罪魁祸首石原莞尔就一辈子目中无人,只有对横山勇这个老同学青眼有加。而横山勇简直就是加强版的石原,不仅对他看不起的人白眼相对,而且向来不把长官放在眼里,因此空有一身本事却不得重用。

1942年12月,时任关东军第4军司令的横山勇突然接到了调令——出任华中方面军第11军司令。无论日本军队还是中国军队,都对这一人事调动感到意外。浑身是刺的横山勇在此之前几乎没打过什么仗,却在日军长沙受挫后的危机时刻被突然空降到激战正酣的华中主战场,而且一干就是两年。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石原莞尔

冢田攻化身焦炭,横山勇临危受命

1942年12月18日上午10时,安徽太湖县的天空一片阴霾。驻扎该县的桂军第48军138师412团3营9连高射机枪防空组正在训练,突然在阴沉的天空中发现了一架飞得很低的日军运输机。

这是绝好的实弹训练机会。高射机枪猛烈开火,击中了飞机油箱。飞机先是剧烈颠簸,然后失控,一头撞在一棵古松树上,随即坠入了山崖里。在坠机现场,人们发现了11具被烧成焦炭的尸体。

9连的官兵们做梦也想不到,他们一梭子打下来的这架飞机竟然是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冢田攻的座机,他本人已然变成了那11具焦尸中的一具。这是八年抗战中中国军队击毙的日军最高级别将领!

冢田攻

第11军是日军在关内的主要战略机动力量,担负牵制和消耗国民党军主力的任务。第三次长沙会战的挫败使得11军司令阿南惟几被调离。冢田攻仓促接替后,还没来得及打一仗就意外死亡,这给日军士气以沉重打击,日军大本营被迫放弃了酝酿已久、以重庆为目标的「五号作战计划」。

日军的当务之急是赶紧给11军找个司令,哪怕是暂时过渡一下也好。关内战场上一个萝卜一个坑,把谁调来都是拆东墙补西墙。再说了,日本人刚刚炸了珍珠港,太平洋才是日军当下的主战场。如此说来,也只有在闲置的关东军里找一个了。

于是乎,53岁的横山勇上任了。

横山勇

横山勇和石原莞尔是陆军士官学校21期同学,再加上曾当过关东军参谋长的饭村穰,他们仨并称为「三羽乌」,在校期间就有响当当的名声。三羽乌在日文中泛指各个领域中出类拔萃且彼此不相上下的三人,略同于汉语的三杰。

横山勇有着足够的资历,但没有过硬的战绩。这一次被调到中日大战的前沿战场,证明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不过对于日军高层来说,启用他明显有「试试看」的意思,一旦表现不佳,立马就会卷铺盖走人。

三羽乌之一的饭村穰

老狐狸确有过人之处

此时的11军士气低落,作战态度消极,正处于最危险的时候。对于横山勇来说,首战必须打胜,否则大本营是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的。

横山勇一到任就闭门不出,专心研究前两任司令长官三次进攻长沙的作战总结。研究完之后,他得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结论——常德在战略地位上比长沙重要。他准备将战争重心西移。

1943年2月,横山勇下令从5个师团及1个独立混成旅团中抽调5万兵力,在60架飞机掩护下发起「江北歼灭战」,目标是位于洪湖地区的西北军128师。此前,日军已经收买了旅长古鼎新做内应。国军区区一个师自然抵挡不住如此强大的日军,再加上内部出现叛徒,更是雪上加霜。激战5天后128师全军覆没,师长王劲哉被俘。

对付中国军队普普通通的一个师,司令官竟然调了这么多兵力?参谋们都感到不可思议。其实这正是横山勇的过人之处。在他看来,11军自从第三次长沙会战失败后就没打过什么仗,部队中存在明显的畏战情绪,因此他选择了牛刀杀鸡的战术以求必胜。由此可见,横山勇和那些骄横自大的日军将领果然大不一样。

初来乍到的横山勇用一场胜利树立了威望,他制订了更大规模的鄂西攻势,企图以此威胁常德和重庆,调动第6战区主力在运动战中歼灭。他动用11军3个师团和1个混成旅团及6个支队向国军大举进攻,先是重创73军,接着准备围歼87军。第6战区新任长官陈诚见势不妙,急忙下令部队后撤,才让87军逃过一劫。

鄂西会战经过要图

和以往历次会战一样,兵力不足的日军在攻城略地之后只能选择撤回驻地,国军随即开始全线反击。79军位置过于突出,被横山勇抓住了战机,他决心在撤退的同时来一记凶狠的「回马枪」。不过此时国军的王牌主力74军秘密进入了第6战区,让横山勇的计划落空。

此战之后,国民政府一如既往地开动宣传机器掩败为胜,其强大的舆论造势甚至让日军高层对横山勇的能力产生怀疑。不过,在11军官兵的眼中,他们的司令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日军

不给领导一点面子

1943年10月,惊天动地的常德会战爆发。为了最大限度集结兵力,习惯于牛刀宰鸡的横山勇要求派遣军抽调隶属13军的116师团增援11军。

13军当然不同意,对此坚决抵制。派遣军司令畑俊六大将不得不亲自过问此事。面对和稀泥的畑俊六,横山勇直言顶撞,不给领导一点面子。大战在即,畑俊六尽管十分恼火也只能咽下这口气,最后116师团终于调动成功。

畑俊六

老谋深算的横山勇在常德会战第一阶段完全照搬鄂西会战的态势,给国军造成假象,使之按照旧有的应对方式一一撤空常德外围主力,向两翼聚集再反攻。这样日军可用主力将国军驱散,从而包围并夺下空虚的常德。由于国军未能识破这一点,并且不切实际地就地反击,使得事态完全按照横山勇的计划发展。

横山勇的瞒天过海之计大获成功,日军5个师团成功击溃了国军两个集团军的防御,两名国军师长殉国。在国军主力纷纷西撤之后,常德及其周围只剩一个74军57师,日军立即将其团团包围。如梦初醒的国军匆匆调动部队增援已经来不及了。

喋血孤城的57师以「有一壕守一壕,有一坑守一坑」的顽强重创日军,短短几天里连续击毙两位联队长,让横山勇遭到上司的一顿痛批。

随着国军各路援军赶来,已经占领常德的日军不得已开始全线后撤。然而畑俊六此时根据大本营指示,要求11军能确保常德。横山勇再次抗命,终于使畑俊六收回了这项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命令。从此,他和畑俊六的矛盾已不可调和。

常德会战中的国军机枪阵地

换掉这个讨厌的家伙

1944年,日军发起了规模空前的1号作战以做困兽之斗。由于11军是1号作战的主力,因此横山勇成为了战役的主角。

他先是指挥11军一部配合12军打通了平汉铁路线。随后指挥自「七七」事变以来进攻一个地区最大的兵力——8个师团和2个旅团向长沙全面发起进攻。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痴迷于他的「天炉战法」,死板遵守旧有战术,结果在日军强大攻势下一溃百里。

横山勇不仅实现了前几任长官都未能实现的占领长沙的企图,还给予国军第9战区部队以毁灭性打击。

然而,风头正劲的横山勇在衡阳遇到了比守常德的57师更为顽强的第10军。他满以为用2个师团的主力可以在短期内拿下衡阳,结果却足足打了47天,付出了死伤数万人的惨重代价。对他而言,纵然取胜也没多少荣耀了。

衡阳保卫战

在拿下衡阳后,11军全军沿湘桂铁路南下,先后占领零陵、全州和桂林,风头一时无两。一路连捷使得横山勇更加自负,多次顶撞那些他看不起的上司。

11月初,他擅自决定进攻国军兵力薄弱的柳州,这和第6方面军司令冈村宁次的计划背道而驰。冈村不止一次地要求横山勇收兵以保存实力,而横山勇根本不予理睬。于是,本来就不和的二人这下彻底撕破了脸。冈村强令11军部队归23军指挥,然而11军各师团长只听横山勇的,跟着他一起抗命,最终还是一意孤行占领柳州。

冈村宁次

论作战计划之缜密、用兵之狡猾,在侵华日军将领中,除了冈村宁次,还真没人能和横山勇比,因此他在11军深孚众望。这也使得那些厌恶他的日军高层人物不得不重用他,因为他的部下只听他的,要打胜仗,还得靠他。

飞扬跋扈的横山勇屡屡违抗命令,差不多把领导得罪光了,终究有他吃亏的一天。当冈村宁次升任派遣军总司令时,便以将横山勇调离作为条件,直言有他没我。于是,横山勇被「明升暗降」地调到国内担任西部军司令官,和他一起抗命的11军三个师团长也同时全部被撤换。

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撤换横山勇呢,原因很简单:1号作战结束后,日军兵力已极度分散,中国大陆已然无仗可打,那还留着这个讨厌的家伙做什么呢?

日本投降后,横山勇被作为战犯拘押。美军以包括生剖活人事件在内的9项案件起诉他,最终被判处死刑,但因身体原因被减刑。1952年4月21日,横山勇在监禁中死去,时年6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