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龟市挥舞的镰刀,我却连当韭菜的资格都没有

龟市浮沉,行情动荡,乃是常事,每每有人在高价接盘,便被人称,被割了韭菜,可是你要知道,当韭菜,也是需要资格的呀,有些盘,不是谁都能接的起的呢。

小编带你回顾一下那些触顶盘:880万一只的黄化斑纹草龟

688万一对的柳州黑颈草龟

298万一组的金头

255万的白化黄喉

168万的广西大头公

100万的白化斑点

48万的悖论草龟

33万的越南米底金钱龟

3.6万/只的安南

1280元/斤的南种石金钱龟

看了一下上面的品种和价格,再次确定,我连当韭菜的资格都没有!

当年的黑颈乌龟,七八百万一只是常态,据说深圳某老板曾花1000万买了一对,最后30万卖了。

你可以说人家被割了韭菜,但实际情况可能是,人家拿着1000万买黑颈的时候,就跟我拿着一块钱买支老冰棍一样呢。

所以笑话别人是韭菜,还不如先想办法提升一下自己的经济实力,我也想当韭菜,可是实力它不允许啊!

2013年的时候1只佛鳄龟苗能卖到400多元,一只母一次产几十枚蛋,高产的可以产到80多个!一年两到三窝,简直就是赚钱机器啊!很多朋友借着这个机会买上了金头和百色,也算是谱写了一段传奇。

大名鼎鼎的南石,在苗价750元一只的巅峰时刻,套现离场的幸运儿早已实现财富自由。

安南龟,目前在CITES附录中依然是Ⅰ级,但是价格却早不复当年,很多朋友都拿来送人了,买一对大亚成也就200元左右。

大几万一只的金钱龟苗,近几年也是逐渐亲民,两三千一只的价格,其实更容易让它打开市场,曾有龟界大哥认为,它只值三百,甚至还比不上一只黄缘,不过金钱归来的寓意,确是极佳。

国龟中的颜值担当,黄喉和黄缘,黄喉以笑脸闻名,黄缘以面红头线连为佳,一只牙底公黄喉曾经可以卖到1万+,一只小青苗也卖到500元一只,一只安缘苗也炒到过5000+。

回头再想想,当年能在黄缘5000和黄喉500元价格大批量接盘的朋友,会差这点钱吗?

安布龟,无论是黑安还是线安、印尼扁安,在2014年都热了一把,线安更是热炒,从几十元一斤炒到2000多元一斤,而印尼扁安最高价也在1300元左右一斤。

齿缘龟,曾经三四十元一斤,送人都没人要,而目前买一只成体也要300元往上了吧。

最后,不得不提一下蛋龟,常年养蛋龟的朋友,今年有了拿镰刀的机会,虽然价格一直在涨,但是有部分朋友已经开始调整结构,苗全部出掉,现金落袋为安,种龟只留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