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湖广总督的官文,为何要向湖北布政使这个下属下跪呢?

清朝为了便于统治明代故土,仍沿用明制,所以在行省设置方面,基本沿袭了明代所置的两京与十三布政使司。

总督作为封疆大吏,负责提督一省或多省的军政要务,一般是从一品或正二品的官衔。总督之下是掌管一省事务的巡抚,其次就是布政使。

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是想要说明总督要远比布政使的官职高。

那么湖北布政使官职没有总督高,怎么还能享受后者跪拜?

其实这件事的确有过,在晚清时期,身为湖广总督的官文,可以说是位高权重,却偏偏给下面一个布政使下跪了,而这个布政使就是阎敬铭。但这样的事却并没有什么普遍性,也就是说,不能认为湖北布政使可以让官职更高的总督跪拜。

官文,满洲正白旗人。出身军人世家,最初是殿前蓝翎侍卫,后来到了地方,一步步做到了湖广总督这个位置上,不过此人能力并不强,诸事决于家奴。

阎敬铭考取进士后,长期在户部工作,做的是有声有色。后来身为湖北巡抚的胡林翼听说后,将其调往了湖北担任粮台。

阎敬铭到任粮台后,成绩非常出色,胡林翼还赞他为古今第一粮台。就这样,阎敬铭官职再次升迁,成为了湖北布政使。

阎敬铭除了工作出色外,他还公正廉明。

虽然官文是他的上级,但他对官文的一些处事方法是非常不认同的。尤其是官文有一个有一点小癖好:娈童。当时有个受官文喜欢的娈童,被官文提拔为副将,管着自己的亲信卫队。

不过这家伙仗着有官文的宠爱,为非作歹,欺男霸女,很不得民心。在一次外出的时候,他看中了一个女子,要强行霸占人家,结果这个女子宁死不从,被副将杀了。

女子的父母可不服,到处告状。很多人不愿意得罪官文,自然是不愿意管,可阎敬铭知道这事后,他自己管了。

他可不管副将是谁的人,直接到了总督府要人。这在一般情况下是办不到的,毕竟不给总督面子,可以说也没有给自己留退路。

官文也不是好惹的,他护犊子的心态还很强烈,自然是不交人。这下,两人较下劲了。阎敬铭也是愣头青,他看官文不交人,只好在总督府门前打铺盖耗着了。

官文一看没办法,便请巡抚出面调和,当时的巡抚已经变成了严树森,严树森和阎敬铭还是好友,官文觉得这下应该没事了,没想到阎敬铭谁的面子都不给。

但是官文实在不愿意交出副将,最后被逼的没有办法,竟然直接给布政使阎敬铭下跪了。这着实令人不解,官文竟然为了一个娈童,不惜下跪,要知道丢的可是他的人,说没面子也是他没面子,可是 官文竟然什么也不顾,宁肯下跪,也不交人。

最终官文还是把人交了,不过阎敬铭也给了他个面子,并没有判副将死刑,只是将其开除了军籍。

这就是总督给湖北布政使下跪的故事。相信很多人对于官文这个人的行为处事感到非常不解,也的确是这样,他在之后竟然还推荐阎敬铭做了巡抚,由此可见官文的胸怀不一般,要知道作为上司,他对付阎敬铭的办法多的数不清,可他并没有报复。当然了,能够把阎敬铭这个“瘟神”送走,恐怕也是他的目的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