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间阳春闹市里的百年老字号,曾上演“谍战风云”!

阳春市春城街道雅铺街

古色古香的繁华小巷上

坐落着一间看似寻常的青砖瓦房

这里地处闹市,却宁静清幽

牌匾上的“永生堂”庄严肃穆

彰显着它曾经的身份——

一间“百年老字号”的中药铺

就在这约莫200平米的古朴大屋内

曾上演过一段

惊心动魄的谍战风云

从1945年6月至

1949年10月阳春解放

地处繁华城区的永生堂

在敌人的眼皮底下

从事党组织秘密的地下工作

时间长达4年之久,始终没有暴露

无悔!他将祖传遗产捐献给党

“吱呀——”

推开药铺厚重的木门

这段70多年前

风起云涌的故事仿若浮现眼前

一条长长的柜台

一张颇具年代感的中药柜

青砖墙上的老照片和展板

串起了那段跌宕起伏的历史

永生堂是共产党员曾昭常家里的祖传遗产。

1946年3月,为解决党组织缺少活动场所和活动经费问题,曾昭常主动向党组织提出,要把永生堂献给党。于是,曾昭常主动提出兄弟分家,表示不要房产田地财物,只要永生堂。

当时,曾昭常的两位兄长不同意分家,但母亲认为他文化高、见识广、朋友多,最有能力发展永生堂的生意,因此同意曾昭常的意见,并亲自出面召集亲戚和族中长老进行商议,大家都认为永生堂交由曾昭常管理最为适宜。

在那个年代,永生堂价值2000元白银,折谷800多担,但曾昭常仍毅然决然地将永生堂的全部资产奉献给党组织,作为阳春县地方组织交通联络站并由党组织继续经营。

曾昭常的公开身份是老板

实际上却从未在永生堂取过一分钱

永生堂的经营所得由党组织支配,成为阳春党组织活动经费的重要来源,为上级党组织提供了大量资金,向坚持两阳武装斗争的人民武装部队提供了大量药物和军用物资。

传奇!藏身于闹市的革命据点

在永生堂的二楼阁楼

有一张方桌和长凳

当年,就在这方小天地

曾秘密召开过多次重要会议

1946年7月,中共两阳特派员兼中共阳春县特派员(1946年6月撤销中共阳春县委,实行特派员制)陈明江在永生堂召开会议,传达上级指示,分析部队北撤以后的形势,进一步贯彻“分散、隐蔽”的方针。

“永生堂地处当年的繁华地段,交通便利、人流量大,药铺的另一面与水相邻,直通漠阳江的一个码头,方便地下工作者乘船进出。”讲解员苏雪萍说,在当时的形势下,在永生堂设立交通联络站有着多种天然优势。

谁能想到闹市区的中药铺

竟是革命据点?

那时候,永生堂各式各样的人物进进出出,且社会背景复杂,既有平民百姓,也有国民党县党部官员、镇长、便衣警探等,他们常来药店请老中医诊病、开药、谈天说地。从他们的言谈中为党收集到不少有价值情报。

1947年1月

中共中区党组织调容忍之到阳春任永生堂掌柜,负责县党组织的经济、交通情报工作和城区的工人工作。

1948年12月

中共春城区委成立,容忍之任书记,永生堂又成为区委的领导机关。

1949年夏

春城区委将搜集到的国民党军、政情报送到部队,供领导机关制定迎接南下大军解放阳春的战略方案。

1949年10月22日晚

南下解放军到达春城,永生堂又成为开展支援南下大军工作的一个重要基地。

传承!让红色基因薪火永传

“我是被共产党养大的。”

说这句话的

是革命烈士邓水生的儿子邓太锦

1946至1948年期间

邓水生担任部队与领导机关直接联系的交通员

负责传带机密文件和购买游击队所需物品

并担任先农乡至阳江、阳春交通站负责人

▲记者采访烈士邓水生之子邓太锦(左一)

永生堂成为交通联络站后

邓水生经常借故到药店

以买药、卖柴、卖山货为名

机智地与容忍之接头,传递信件

由于长期的频繁活动

引起了敌人的怀疑

1948年,邓水生不幸被捕

并被残忍杀害,年仅35岁

邓太锦说,父亲被捕时他才4岁多,但是他深刻地记得那天晚上发生的情形:父亲刚完成任务深夜回到家,半夜三时许,全村被国民党军警300多人重重包围。

生死关头,父亲仍在灶前烧文件,母亲催父亲赶紧逃上后山。但父亲说:“来不及了!”他泰然自若,直至把所有文件都烧完。

青山巍巍埋忠骨

革命精神代代传

提起那段峥嵘的革命岁月,邓太锦感触颇深。他说,先辈们为了人民群众的利益艰苦奋斗、无私奉献,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作为后辈,唯有不忘初心、严以律己,传承红色革命的精神,延续艰苦奋斗的作风,才能不负他们的期望。

硝烟已远,但精神永存

如今,永生堂的青砖石板墙上

多了许多新的牌匾

“阳江市党史教育基地”

“阳春市镇街党校教学基地”……

这是它新的身份与使命

它向我们讲述着家乡往事

亦时刻提醒我们

不论走了多远

都不能忘了为什么而出发

注:本文部分材料来自阳江市老区建设促进会、中共阳江市委党史研究室编撰的《阳江市革命史迹选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