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被记住的人:救下3000红军的山西货郎。

1949年新中国成立百废待兴,作为经的红25军军长程子华担任山西省委书记,什么事情都需要程子华来拍板,日理万机的到山西的第一件事却是寻找一个叫陈廷贤的山西私盐贩子。一直到1985年才找到已经陈廷贤的家人。

陈廷贤,曾在1934年红25军长征时,救了全军3000多人的命,程子华要找到这个他,报答他对红25军的救命之恩。

1934年10月10日,中央红军开始长征后,军长程子华,就率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红25军3000多名战士,打着“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旗帜,也开始了长征。

1934年12月4日,红25军的4个团近3000红军,到达豫西的卢氏县,此地地势凶险,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为了能够快速从这里穿过,红25军制定了“直奔豫陕边界开辟新根据地”的战略方针。

程子华与曾担任红25军政治部组织科科长的刘华清上将在《艰苦转战长征入陕》中描写当时紧迫战况:从伏牛山进入陕西,必须经过两个隘口,朱阳关和五里川。部队到了卢氏县的五里川,刚上山就发现隘口早就被人占领了,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在此布下了天罗地网。

当红25军发现这一切时,已经晚了,因为从后面追尾而来的国民党“追剿队”第二支队数万兵力已经赶上,距离红25军只有70里了。

南面又有豫西军阀“内乡王”别庭芳部的夹击,只有北面没有国民党军,那是因为这是黄河天险。

由于有陇海线直达,从华北可以快速调集援军,红25军很快陷入到腹背受敌的处境。

面对敌强我弱,敌人又占据有利地形的局面,硬拼显然是不现实的,为今之计,只能改变原来的行军路线,避开敌人的锋芒,选择小路进入陕西。

侦察队经过一番侦查,看到附近村子里连个年轻人都没有,只有几个老人看家,原来群众听说来了“大部队”,都躲进了地主民团控制的寨子。

这时一位去青山赶集卖糕点的货郎,这个货郎就是陈廷贤,他愿意帮助红军带路。

陈廷贤出生于山西省晋城县水东长阴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里,兄弟姐妹6人,陈廷贤排行老三。由于当时军阀连年混战,兵荒马乱,而陈廷贤家里人口较多,他父亲扛着重担却年纪轻轻就去世了,两个妹妹也饿死了,最小的弟弟只能送给别人抚养。1924年,13岁的陈廷贤为了给家庭减轻点负担,就随着堂哥陈金生外出靠卖私盐谋生,挣钱贴补家用。为了多赚点钱,陈廷贤就经常在这一带的山里走小路,以躲避关卡,渐渐地对这一带山中的地形十分熟悉。

陈廷贤确认了这是“穷人的队伍”,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为老百姓办事,因此,心里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红军带到陕西。

陈廷贤说:“我,走过一条小路,这条路只有当地牧羊人才走,其他人一般不知道。”陈廷贤又说道:“这条路虽然险要、崎岖难走,但可以绕过朱阳关、五里川两个隘口,直插陕西的洛南!”

程子华立即和红25军的领导研究,最终决定采纳陈廷贤的建议,部队冒险从这条小路入陕,他们信得过这个年轻人,决定把“宝”全压在他的身上。

1934年12月5日凌晨,红25军在陈廷贤的引导下一天走得全是弯弯绕绕的小路,其中有一处号称“一线天”,更是凶险。

12月6日,红25军主力又从横涧镇向龙驹寨挺进,当地的保安队企图拦阻红军,当即被消灭。

12月7日,红军多路隐蔽行进,直奔豫西与陕西交界的兰草村,并在此宿营。

12月8日,红25军先头部队继续直扑豫陕交界处的要塞铁索关,敌军不敌红军,很快溃逃,红25军经过三天三夜的行军,陈廷贤终于将红25军带出了敌人的包围圈,送到了陕西地界。

分别时程子华却与陈廷贤依依不舍,没有办法,程子华代表红军赠送给陈廷贤10块大洋当向导费,陈廷贤却说什么也不要。

于是程子华与吴焕先就写了一张证明字条,盖上大印给了陈廷贤,告诉陈廷贤要保存好字条,并郑重地向他说:“从现在起,你就是共产党的人了!”

送别红军后,陈廷贤又翻山越岭回到了卢氏县的家里,回家当天就被民团的人给抓了去,要治他给红军当向导的罪。陈廷贤就是不承认,折磨了三天,才把他给放了。

所以这就是程子华当省长后,放下所有任务第一件事就是寻找陈延贤的原因,他经常说“当年,要不是陈廷贤带路,红25军就很难冲出重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