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女博士放弃大好前途,回乡耕田11年,她后来怎么样了呢?

中国自古以来在农业方面就颇有建树,从新石器时代开始一直到近代以来,中国在农业这一方面几乎无可匹敌,而农民则是促成这一成就的重要人物。

但现在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进化,选择当农民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往更高处攀飞,农业的发展陷入了困境。

但却有一个女孩,在清华大学读完博士后,回到家乡耕田,甘愿当农民。这种行为可能会令很多人不解,明明有着大好前途的她,怎么会甘愿只做一个小小的农民呢?那么这么多年的书不是白读了吗?在感到疑惑的同时,笔者也不禁想知道现在的她到底怎么样了?

受父母影响,激起对农村的兴趣

这个回乡耕田的女孩叫石嫣。石嫣,河北保定人,是一个城市姑娘。父亲和母亲都在城市工作,而且都有着很高的学历,因此从小在父母的耳濡目染的影响下,石嫣也非常聪明。

石嫣曾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在中国人民大学读完博士,又去清华大学读了博士后,在清华读的专业也是农业。且石嫣在高考报名时的第一志愿就是河北农业大学,因为当时三农问题成为焦点,石嫣非常希望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为农业问题做出一点贡献。

而父母由于年轻的时候曾经下乡当过知青,且他们之间的美好相遇也是在农村下乡的时候发生的,所以他们对农村这片土地怀有深切的感情,因此他们非常支持女儿的决定。

父母在石嫣小的时候经常给她讲过很多农村的故事,以及在农村发生的有趣的事情,例如加工分、看电影等等,让石嫣对农村生活产生了更多的向往,这是影响她最后选择回农村耕田的重要原因。

心怀壮志,赴美学习新模式

2008年4月16日,石嫣来到美国,但她来到这的第一件事情却不是立即入学,而是来到了明尼苏达州的“地升农场”,这个农场实行的是新型的农场经营模式。她来到这里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将抛弃过去有些矫情甚至有些小资的生活方式,让自己的双手沾满泥土。”

她的目的是要在这里学习,以后回中国建立第一个“社区支持农业”,即CSA农场。后来她果真没有辜负她所说的话,在“地升农场”里,石嫣每天早上七点半都会从农场的小屋步行到种植园。

学习和了解温室种植到室外种植,学习浇水、种植、耕地、播种等等,每天都繁忙的劳作,但她从不喊累,也不会去向家人抱怨她的辛苦。

甚至她从小就是一个小公主,连做饭都不会,妈妈为了她能够更好的在美国生活,特地在去美国的一周前对她进行突击训练,而她也没有辜负妈妈的期望,她做的中国菜在农场里成为最受欢迎的菜。

在这个农场里,强调绿色和有机环保,禁止使用化肥、农药和除草剂、催熟剂等影响庄稼物正常生长的化学物品。

因此所有的农活都必须要自己干。石嫣刚开始受不了这样繁重的工作,但是每每想到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以及自己的理想,她就又咬咬牙坚持了下来。在熬过了开始那段不熟练以及不适应之后,石嫣干活愈发熟练了,也离她的目标更近了一步。

CSA的目的是实现永续农业,强盗生态系统的自我循环和可持续发展。在这里,农场实行严格的垃圾分类,循环利用各种资源。

一开始石嫣对这里的人上厕所不冲厕所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但当地人却表示这是常态,水资源对于他们来说异常宝贵,他们认为要把资源用到合适的地方上。

甚至在播种季节里,农场还没有蔬菜,她想去小镇买蔬菜都被严格禁止了,对于农场的人来说,宁愿食用蔬菜罐头也不能去吃反季节的蔬菜,因为这违背了蔬菜的生长规律,增加了消费成本和资源消耗,破坏了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而他们平时吃的蔬菜都是自己种植的有机蔬菜,平时吃的东西的材料和成品也大都是自己制作的。

石嫣对在这里生活一开始是感到不适应和委屈的,毕竟这里的农业发展和国内相比明显不同,很多地方她都感到很陌生,但这些动摇不了她的决心。在理解与习惯中她克服了一个又一个难题,收获到了CSA农场的种植经验。

这也让她对美国的农业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美国新型农场的生活理念和方式,使她对中国长期以来坚持的精耕细作的小农经济最后被商业的冲击而逐渐瓦解受到触动。

在当今不断发展的年代,我们应该坚持走什么样的农业发展道路,坚持什么样的生活方式,这是她一直思考的一个问题。

试验新模式,建立“小毛驴”农场

回国后,她的母亲去机场接她,看到她离去时那白皙红润的模样,到如今归来却变得又黑又瘦感到惊讶,而这也正说明了石嫣的改变,她也在地升农场收获到了丰富的经验和知识。她说:“如果我不去干的话,我就没法更深刻地理解他们的生活,虽然你说健康的食物非常重要,你不去培育这一次,你就不知道到底这对于生活有多重要。”

石嫣放弃了一些大企业给她的看起来还不错的职位,选择了回农村,当一位村民,运用她学到的知识,建立了CSA农场,引进了自己从美国学习来的先进的知识和理念。

关于“社区支持农业”,石嫣认为随着现在市场化的发展,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越来越凉薄,很多农民在种植蔬菜的时候为了让蔬菜变得更好看,获取更好的收益而大量使用化肥,自己吃的蔬菜却是一点化肥都不施。

这种情况如果发展的越来越严重,那么人们的食品安全则会受到更大的威胁,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则会更加破裂。因此她认为应该推进一种新模式,让农民在能够获取更大的收益的同时又不会导致卖出的蔬菜会危害人们的身体健康。这种新模式就是CSA模式。

她在北京凤凰岭建立了一个“小毛驴市民农园”,以生态健康作为根本的宗旨,农场的管理是科学和专业的,这里的蔬菜不施化肥,全部采取农家肥。

喂猪也不使用饲料,而是用剩饭剩菜,这样既环保又不浪费。同时以锯末和农作物秸秆为垫料,通过微生物的作用来分解粪便,使得猪舍既清洁又环保,还减少了人工的工作量。

对于很多人的疑问和不解,石嫣是很淡然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选择生活的方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梦想是不分高低贵贱的,即使是掏粪工,也是值得我们去尊重的。

选择回农村当农民虽然会让人觉得不值,但却也是一个发展的好机会。发展的好的话也不失为一条好路。

小结:

在现在社会里,越来越多的人想要走出大山,走向城市,但石嫣不同,她是从城市走向了农村,并且她是乐意这样做的。

尽管她现在和她的同学们聊天的时候感觉有了代沟,正像她不懂为什么社会上会忽然流行那种悲伤的风气,她认为每个人应该是积极而又向上的。在城市里她觉得和别人聊不下去,因为彼此的观念不同,而到了农村之后她才真正的感觉到自己不是孤独的,因为大家的想法都相似,活的也很快乐。

我们每个人一生总会做许多选择,但什么选择适合自己,自己又该怎样抉择又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石嫣的选择尽管会令人不解,但笔者相信那一定是她做的最好也最正确的选择,因为她选择了自己所热爱的事情并且也做的很好,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