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械16军入朝,美军顿感压力巨大,说:现在和谈,你方要有诚意

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抗美援朝中的取得的胜利是一场巨大的胜利。

因为这一场战争,全世界对新中国刮目相看。

话说,西方各国进入大航海时代后,中国的清朝政府还在实行闭关锁国政策。

1840年,英国人用枪炮砸开了中国的国门。

中国猝不及防地全面敞开在列强面前,迅速沦落为半殖民半封建统治国家,积贫积弱,任人欺凌。

之后,太平天国运动、捻军起义、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入侵、辛亥革命、军阀混战……中国经历了太多苦难,人民饱受蹂躏。

鲁迅先生在黑暗中振臂疾呼,逆风呐喊,企图唤醒“睡在黑屋子”里的人。

他笔下的中国群像:麻木、贫贱、卑微。

他因此“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中国人的形象在外国列强看来,更像一群待宰的羔羊。

日本人也因此有了蛇吞大象的勇气,想要全面占领我大好河山。

真的是“长夜难明赤县天,百年魔怪舞蹁跹”。

即使“一唱雄鸡天下白”,新中国已经成立,仍然没有在世界范围内取得应有的尊重。

我们原本是联合国联合国的创始国之一,早在1945年4月,我们就派代表团参加了旧金山会议,中国共产党代表董必武参加了代表团,并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

但是,新中国成立后,美国政府千方百计予以阻挠。

更有甚者,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在强行介入战争的同时,不管我国抗议和警告,把第七舰队开入台湾海峡。

对于我们的抗议和警告,它的回应竟是挑衅性地派遣飞机飞入中国境内进行轰炸和扫射。

并且,这种轰炸和扫射不是一次、两次,而是接近了上百次。

孰可忍,孰不可忍?

为了保家卫国,新中国中央军委发出了抗美援朝的号召,我中国人民志愿军大军浩浩荡荡,跨过鸭绿江,与号称“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国一决雌雄。

当时的美国拥有数千架飞机,拥有绝对的制空权,地面陆军已经完成了机械化和摩托化,每一个师部署40辆装甲车和150辆坦克,每一个炮兵师级单位还拥有远程火炮矫正机,海军有航空母舰、战列舰、驱逐舰、巡洋舰、登陆舰、扫雷艇,武装到了牙齿。

中国人民志愿军没有空军,没有海军,只有“小米加步枪”的陆军,打仗全靠两条腿,没有装甲,没有机械化,没有坦克,虽然有火炮,但火力比美军弱得多,数量也少得可怜,仅有的几百辆汽车,全部投放于运送物资。

就因为双方装备太过悬殊,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无比轻蔑地说:中国军队来了,就要接受被屠杀的命运。

不用说,这些洋大人对中国军队的认识还停留在旧中国军队的层面上,以为光用飞机大炮一轰,就可以大获全胜了。

他们哪里知道?新中国的军队是用毛主席思想武装起来的队伍,身经百战,百炼成钢,无坚不摧。

抗美援朝战争第一次战役,中国人民志愿军一举将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驱逐到清川江以南。

紧接着,中国人民志愿军又展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第二次战役,诱兵深入,合围反攻,于西部战线的清川江两岸和东部战线的长津湖畔大败“联合国军”,逼迫其放弃平壤、元山,退至“三八线”以南,扭转了朝鲜战局。

这还没有完,我人民志愿军在1950年与1951年新旧年交替之际,发起抗美援朝战争第三次战役,彻底摧毁了“联合国军”依托“三八线”构建的防御阵地,将之击退至北纬37°线附近地区,占领韩国首都汉城。

不用说,中国人民志愿军创造了人间奇迹。

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地表最强陆军”。

早在1950年10月2日,也就是中国同意出兵朝鲜之前,毛主席曾起草了一封给斯大林的电报,开列了所需武器弹药的清单,请求苏联给予武器上的支援。但因当时中央领导内部对于要不要出兵的意见还没统一,这封电报没有发出。后来周恩来赴莫斯科与斯大林商谈出兵事宜,因在苏联空军出动问题上没有取得一致意见,商谈并不顺利,也没有提交所需武器弹药的清单。

一直到了1950年11月7日,毛主席才给斯大林发电报,要求苏联在1951年1月和2月这一时期给36个师供应步兵武器装备,包括步枪、机枪和手枪近17万支,以及配套子弹1.75亿发。

这批武器如期于1951年1月运抵中国。

我志愿军自此大大减轻了之前害怕缺枪支、少弹药的思想顾虑,打得更加勇猛了。

但是,在随后展开的第四、五次战役中,美军发现了我军的弱点:即志愿军虽然战术精当、执行到位,但轻武器的火力严重不足,根本不足以压制自己的重武器。

所以,他们一旦发现被包围,就马上以榴弹炮为核心围成圆圈,再利用坦克掩护四周,稳住阵脚,伺机脱困。

这样,在第五次战役后期,即1951年5月25日,毛主席派总参谋长徐向前率代表团赴莫斯科与苏联政府谈判购买以重装师为标准的60个师装备。

谈判从6月上旬开始,一直持续到10月中旬。

苏联同意在3年内完成60个师装备的供应,其中10个师的供应在1951年完成。

这60个陆军师的武器装备,是按照苏联的编制配备的:每个师有炮兵团、坦克自行火炮团、独立高炮营、独立五七反坦克炮营,装备有122毫米榴弹炮、76.2毫米野炮、120毫米迫击炮、坦克、自行火炮、高射炮、反坦克炮、汽车、特种车等等。

于是,从1951年8月开始,我军陆陆续续有部队换上了以重装师为标准的苏装。

最先完成换装的是11军的33师,之后是第1军、第16军。

这里重点说一下第16军。

第16军属西南军区暨第二野战军(原晋冀鲁豫、中原野战军)第五兵团。

它是由朱德领导的参加过南昌起义的起义军一部、彭德怀领导的平江起义武装一部等为骨干发展起来的英雄的部队,经历过南昌起义、平江起义及湘南暴动和闽西暴动等一系列波澜壮阔的革命烽烟。参与创建中央苏区,参加了历次反“围剿”战斗和长征。有过平型关大战、晋东南反“九路围攻”、百团大战、上党战役、邯郸战役、张家口保卫战、陇海路出击、千里跃进大别山、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大西南等等辉煌战史。毛主席、周恩来、朱德、彭德怀、刘伯承、邓小平等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都直接指挥过这支部队。

不过,它正式被改编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6军是在1949年2月19日,首任军长为尹先炳为,首任政治委员为王辉球。

对于抗美援朝,毛主席明确指出:要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敌人要打多久,我们就打多久,一直打到胜利为止。

为此,我军在朝鲜采取的是轮番作战的方针。

第16军是第八批入朝的军队,时间为1952年12月。

入朝前,第16军已完成了换装,是以“陆海空联合指挥所”的编成来建设的我军第一支合成军,战斗力空前强大。

入朝后的第16军斗志昂扬,战士们都想让美军尝尝自己手中利器的滋味。

但是,战争已经进入了边打边谈的阶段,英雄无用武之地,16军只能执行“冷枪冷炮”的战术,偶尔派出几辆坦克袭击敌人的炮场、车场和坦克场。

饶是如此,还是惊吓到了“联合国军”。

之前面对志愿军的低劣装备,“联合国军”已经苦不堪言,他们猛然间发现中国士兵已经鸟枪换炮,有坦克、有火炮,瞬间压力巨大。

美方谈判官在谈判桌上提出强烈抗议,说我方谈判没有诚意,把一支战斗力超强的军事武装开到分界线中段耀武扬威。

也正是这样,和谈的进程,被大大加快了。

眼看16军在朝鲜就要一无斩获了。

1953年7月17日,16军军长尹先炳接到志司命令,攻击美国步兵第2师第38团一个连据守的527.7高地。

16军牛刀小试,拉出83门各种口径的火炮,在5分钟时间内,就将敌方表面阵地夷为平地。

16军46师136团的第9连担任了攻击任务,该连战士仅仅一个冲锋,就占领了敌人阵地。

次日,16军136团10连负责攻击荷兰人据守的一处高地。

同样的戏码上演:一阵密集的炮火轰过,一个冲锋,就结束了战斗。

三天之后,16军第94团第7连对韩军第2师31团第2连驻守的248.8高地发动攻击。

韩军的这个连更加不堪一击,半小时不到,全部报销。

认真算起来,三次战斗的时间相加,前后不会超过两个小时。

也就是说,敌军的这3个连都不够给16军塞牙缝。

尹先炳大呼不过瘾,精心策划一场大规模进攻,准备把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部来个一锅烩。

但是,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字,仗不能打了。

尹先炳气得干瞪眼,骂了一句:“美国佬,真扫兴!”

尹先炳是1954年3月离开朝鲜回国的,1955年我军首次授衔时,其受生活作风问题的影响,没有被授予将军军衔,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职衔历史中唯一一位没有将军军衔的军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