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鬼市”,到底是不是海市蜃楼?这“鬼市”可比海市蜃楼高级多了

我们说的神农架鬼市,并不是那种古玩文玩练地摊的鬼市。

从凌晨两三点开始,商贩和玩家就不断入场,到了天蒙蒙亮,更是人潮涌动,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大家摸黑来摸黑走,反而到了天光大亮,无论买家还是卖家,都是尽兴而归——哪怕买卖不成,至少玩得开心!

我们要说的神农架鬼市,真的是那种充满灵异氛围、神鬼莫测的超自然现象。

湖北省西部边陲神农架,北纬31 度上的华中第一峰。

据说当年神农氏就是在这里,教化先民“架木为屋,以避凶险”,又“架木为梯,以助攀援”,采得良药400种,著就《神农本草经》。

所以,后人们为缅怀始祖恩德,便将这座高山称作神农架。

让人匪夷所思的“鬼市”,就是频繁在这里出现,很多当地人,甚至游客都曾经目击过这种神奇现象。

首先,“鬼市”自身的形式,就非常诡异。

有的时候“鬼市”挂在天边,就像看电影一样,远远的只能看不能摸;而有的时候,它会出现在身边,将人包括在一团幻觉迷雾当中,看着触手可及,但是伸出手又什么都没有。

其次是“鬼市”里面所发生的,总是让人意想不到。

有的时候,“鬼市”给人们展示出来的,就是单纯的风景,美美的亮亮的那种自然风景,有的时候则是千军万马的战争场面,甚至有的目击者说,曾被“鬼市”中出现的人,举着砍刀从山顶一路追到山脚。

或许有的小伙伴会说,这神农架的“鬼市”,会不会是海市蜃楼?

可以很肯定地说——绝对不是!

神农架“鬼市”,算得上历史悠久,源远流长。

湖北省宜昌市兴山县,和神农架接壤,《兴山县志》里,记载着大量的“鬼市”目击记录。

比如“山上常八月雨雪,至明年六月始清,又常见大人迹”,再比如“峰峦隐现,有如城郭村落,相传为山市”。

蒲松龄老先生在《聊斋志异》中,还专门写了一则《山市》——

忽见山头上孤塔耸起,高插青冥。相顾惊疑,念近中无此禅院。无何,见宫殿数十所,碧瓦飞壹,始悟为山市……又闻有早行者,见山上人烟市肆,与世无别,故又名“鬼市”。

不知道老先生的灵感,是不是来自这神农架,但是,无论称之为山市还是鬼市,都和所谓的“山中蜃景”无关。

因为神农架“鬼市”,有一个最与众不同的地方。

PS:这里多说一句啊,兴山县是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王昭君的故乡。

神农架“鬼市”,最与众不同的是,“鬼市”发生时,会有声音传出来!

我们都知道,海市蜃楼是光的折射作用,是只能看不能听的幻影;而神农架的“鬼市”,能真切地传来声音,能看又能听,比大片还大片。

就像《兴山县志》里所记叙,“每岁元宵、中秋夜、除夕,时闻爆竹鼓角声,车马人畜,人皆见之”。除了县志之外,数学家、天文学家祖冲之,不但在人类文明史上,第一次把“圆周率/π”精算到小数第七位,他老人家还写了一本《述异记》,其中记载神农架“鬼市”,“人马驰骤于烟雾之中,闻车旃兵马之声,几达且不绝”。

面对这种情况,除了“超自然”,我们还能说什么?

神农架“鬼市”能自带同期声,这种诡异离奇的声音属性,让“鬼市”和海市蜃楼彻底区别开来,而且,这也为我们开出巨大的脑洞。

“鬼市”是平行空间交叉点,还是激发了时间碎片,或者是虫洞入口?

希望有一天,对于“鬼市”要么有一个更科学的解释,要么让脑洞成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