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杀人无数,遭村民集体控诉,被士兵13枪打死,留下十二字遗言

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打地洞”,说明一个人的后期的行为基本上取决于父母对他的影响。一个好的父亲能将不太聪明的儿子培养的成人才,但一个行为败坏的父亲能将一个聪明的儿子影响成一个坏人。但历史上却有这样的一个人,他的父亲是一位热爱百姓的好官,可他却是一名穷凶极恶杀人如麻的恶官,此人便是曾国藩幕僚陈士杰的儿子陈兆棠。

我们先来说下陈士杰,陈士杰家境贫寒,二十四岁的时候才考取廷试第一,在京城当了一个七品芝麻小官。后来有幸成为了曾国藩身边的一名谋士,但他却是反对曾国藩其他部下的滥杀行为。在成为浙江一名父母官后,他更是热爱乡民处处为百姓着想,因此深的当地百姓的喜爱。哪怕晚年时期厌倦官场的黑暗,辞官回到了老家后,他还四处做善事,成为湖南有名的一位善人。

陈兆棠是陈士杰的二儿子,虽然他少有大志能文能武非常好学,但奈何他运气不佳,却无法通过科举取得荣誉,而他的几位兄弟都通过科举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陈士杰看到儿子这种状况,却没有任何帮助他的想法,而是教育其要通过自己努力取得官职。不知道是此事对陈兆棠刺激太大,他后来变得为达目的不择任何手段。

年满三十岁的陈兆棠觉得科举无望,便通过捐资的方式买了一个五品同知进入了四川仕途,准备赴任的时候又遭遇父母双亡,不得已有赶回湖南老家守孝。守孝期满之后陈兆棠急忙赴四川上任,上任之后发现当地匪患严重,便用了最有效的一招手段,那便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愿漏掉一个方法。在陈兆棠严厉的打击之下,当地的匪患很快被平息了,但陈兆棠的手段也让很多官吏不齿。

后来在清末教廷案中,陈兆棠保全洋人的做法深的岑春煊的喜欢,成为了岑春煊手下的一名红人。岑春煊调任两广之后,陈兆棠也得以来到了广东出任惠州军务办理。陈兆棠更是将惠州当成四川剿匪的升级版,他命令各地乡绅房族将本族匪徒押送到县衙,并且还给各房族指定数量限定日期。

陈兆棠为了在剿匪上取得政绩,但他这种做法害惨了当地百姓。因为很多匪首听到消息之后都已经逃走,而各房族为了凑够数量将许多良民押到了县衙,陈兆棠也不派人审问,而是凑够了一个数量之后一起处斩。据惠州当地的一些文献记载,陈兆棠莅任惠州知府一个月,所杀之人超过三千,他成了当地百姓眼中的草菅人命的刽子手。

陈兆棠的行为激起了当地村民的集体控诉,两广总督张人骏只得将其调离惠州,将他安排至潮州知府,但陈兆棠还是一如既往的嗜杀,来到潮州第一天便诛杀三百多人。武昌起义后清政府随之灭亡,陈兆棠也成了百姓讨伐的对象,他被潮州自己府中的革命士兵去所擒。

革命士兵历数陈兆棠的罪状,将他绑在竹梯上,梯顶挂着一幅大大的空诉状,上面写着“处决民贼陈兆棠以谢天下”,随即革命士兵连开十三枪将其打死。陈兆棠被抓之后,知道自己死罪难逃,便请求革命军将自己遗言带给子女,遗言上写到:“不死于君,不死于国,死于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