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百年 红色清流】“红军临时借谷证”——借了谷子,得了民心

在红色革命老区清流县里田乡文化工作站工作多年的退休人员罗文森同志曾经收藏了三张红军临时借谷证,不慎遗失两张,现存一张,他说还有不少的借谷证散落在民间群众手中。

幸存的这张红军临时借谷证呈长方形状,白色毛边纸质,长16.5厘米,宽10.5厘米,由红色油墨单面印刷制成,红色象征着红色政权、象征着红军、象征着胜利。证上印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红军临时借谷证”、“乾谷一百斤”等字样。并注明:一、此借谷证,专发给红军流动部队,作为临时紧急行动中沿途取得粮食供给之用;二、红军持此借谷证者,得向政府仓库、红军仓库、粮食调运局、粮食合作社、备荒仓及群众借取谷子,借到后,即将此证盖印,交借谷人领去;三、凡借出谷子的人,持此借谷证,得向当地政府仓库或分支库领运谷子或打价还款,但证上注明在甲县借谷者,不得持向乙县领取。落款为:主席毛泽东印、财政人民委员部部长林伯渠印。此证正中盖着一个直径47毫米的红色圆章,印章外缘书写“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及财政人民委员部字样,正上方及左右两边各刻有一颗红心,内圈见两株嘉禾捧着一个地球,地球圈内有镰刀斧头图案。

1929年12月,古田会议召开,会议指示精神为思想建党、政治建军。会议期间,蒋介石发动了第二次三省“会剿”,为化解闽西之危,红四军决定回师赣南,转战江西去开辟和拓展革命根据地。1930年1月10日,朱德军长率红四军一、三、四纵队3000余人经行里田,在锅蒙山遭遇马宏兴民团设伏,这场战斗红军一举歼敌600余人,缴获一批军用物资。锅蒙山战斗是红四军在三明境内的第一场胜战,不仅扫清了回师赣南的通道,而且点燃了里田人民的革命烈火。不久后,里田李坊乡农民举行暴动,并建立了清流县第一个工农革命政权——李坊乡革命委员会。

1931年11月7日,在瑞金召开的第一次全国工农代表大会,宣告中华苏维埃中央临时政府成立。敌军为了扼杀这即将燎原的红色政权,在军事上、经济上进行了双重封锁,红军的粮食供给变得尤为困难,在这样的背景下,红军为了取得临时性的粮食供给,借谷证应运而生。

红四军进军清流后,清流的革命烈火呈燎原之势。继李坊乡革命委员会之后,清流域内苏维埃政权建设在红军帮助下如火如荼地进行。全城先后建立了8个区级、60个乡级苏维埃政权。鼎盛时期的清流是中央苏区21县之一,更是中央苏区的“东方门户”。红军在清流县驻扎期间,为了在执行紧急任务时,沿途取得流动粮食补给,给老百姓出具了不少借谷证。据罗文森同志介绍,大部分借谷证得到了兑换,有的得到了超出借谷证上借谷数量的兑换,他手上留下的借谷证的原主人遭到了国民党的迫害,几经流转才到了他手上。“与国民党反动派的巧取豪夺、无偿征用老百姓的财物不同的是,红军驻扎在我们这边时,给我们带来了安定,而且老百姓的借谷证都能够得到足额兑换,所以红军这个武装在民众心中就是信用的代表,借得了谷子,得到了民心。”罗文森同志说道。1934年10月,红军被迫长征后,国民党反动派对苏区根据地实行了残酷的清乡运动,叫嚷房要过火,石要过刀。借谷证持有人对国民党反动派来说就是眼中钉、肉中刺,得以保存的借谷证弥足珍贵,它代表着中国共产党从始至终对群众言出必行、有诺必践的至诚品质。

解放后,人民政府落实当年红军的承诺,兑现了群众手中持有的大量借谷证。极少数因为个别群众珍视军民情谊而得以留存至今的,虽历经八十余载,票证上的红色印章依然如此鲜红,正如中国共产党矢志不渝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一样鲜红。

来源|清流县里田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