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病人”1600岁

产 哥 说

敦煌石窟就像一个1600多岁的老人。它在活着,同时也在老去。

一群90后年青人,使用多媒体技术研发出为敦煌壁画“治病”的智能病害识别技术,让洞窟中的斑驳壁画重现光彩。他们用科技,让考古不再孤独。

作者:亚婷

编辑:西瓜

86年前,“敦煌守护神”常书鸿先生从巴黎发愿回国,用尽毕生的心血打开了世人对敦煌艺术的崇敬;

10年后,“大漠隐士”段文杰从四川奔赴而来,倾尽后半生让敦煌学回归故里,将敦煌学展示给全世界;

“敦煌的女儿”樊锦诗舍半生扎根大漠,搭建了“数字敦煌”的宏伟蓝图,永久保留了莫高窟的“容颜”。

……

三代人的传承、近一个世纪的守护,从青春到白发。不同时代造就不同人生,他们对敦煌的虔诚与执着始终薪火相传。

如今,一群90后从冰天雪地中走来。他们带着好奇和敬畏,踏上了这场跨越几千年的文化传承之旅。

在活着,也在老去

2021年1月4日,在零下20多度的严寒天气的迎接下,腾讯多媒体实验室的产品经理芸莹和同伴来到了敦煌。

敦煌,对于芸莹来说,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传说。她只在课本、电视上看过敦煌的身影,却从未真正踏足过这片土地。

敦煌莫高窟,735个洞窟、2400多身彩塑、45000多平方米的壁画,将北凉、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西夏、元等十个朝代一千多年的绵长历史、近十个世纪的灿烂文明永存。

遥远的传说,在这次旅行中长出血肉。亲眼目睹敦煌时,芸莹深感震撼:“敦煌的美是无法描述的。之前在书本上读过那么多次,但只有真正接触它,才感受到绵长历史沉淀的魅力。”

然而,在震撼之余,她也倍感焦急。

随着时间流逝,自然及人为的伤害使得很多壁画都受到明显的破损。过往明亮的色泽已然不再,绚丽的色彩逐渐老化斑驳,有的壁画甚至已经毁坏脱落、残缺不堪。

敦煌莫高窟第85窟保护修复工作现场

敦煌,就像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正以人们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衰微、退化。它在静静地活着,也在默默地老去。

随着整个团队对敦煌文物保护工作了解的加深,芸莹渐渐明白,敦煌专家们为什么会甘愿为敦煌奉献一生。她也希望,自己能参与到保护工作中,重现敦煌千年的光彩。

和芸莹和一同前来的同伴,都是腾讯多媒体实验室的成员。这次来敦煌,他们有一个重要的目的:与敦煌研究院的专家老师们一起,探索如何用数字科技,协助解决壁画保护及修复的难题。

与时间赛跑

敦煌壁画保护和修复中,“快”与“慢”的矛盾非常突出。

莫高窟位于三危山与鸣沙山的交接处,开凿于石质疏松的砾岩之上,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其饱受风沙侵蚀。天气、水分、光照等任何一点的环境变化,都会导致酥碱、起甲、粉化、空鼓、脱落等病害滋生,而这些病害的损耗都是不可逆的。

“如果今天不来,再过十年,可能就再也看不到现在的画面了。”说起这些,芸莹流露出失落。

这种不可逆的结果就要求,壁画的保护与修复工作要快、更快。所以,敦煌壁画的保护一直是“与时间赛跑”。但,现实情况是,壁画的保护及修复无比的“慢”。

壁画修复界的“一代宗师”李云鹤扎根敦煌64年,才修复了4000多平方米的壁画;而修复莫高窟第161窟60多平方米的起甲壁画,他一个人花费了2年时间。这种“慢”,完全打破了芸莹的认知。

“慢”是因为,壁画病害的类型非常复杂,很难有一种方案能够修复所有的壁画。同时,就像医生看病时需要根据症状判断病因,才能对症下药一样,在实施壁画保护修复之前,壁画病害的现状调查也必不可少。但仅仅是针对壁画病害的识别,就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洞窟的顶上、墙上全都是壁画。要将这些壁画上的病害全部标记出来,区分是哪种病害后,再制定相应的修复方案。45000多平方米的壁画,只靠人力全部考察好、再制定好修复方案,最快也需要几年时间。而这几年间,又会有很多壁画变成这种“癌症状态”。

“这已经不是敦煌的损失了,而是中国和人类文明的损失。”叶聪表示,“如果我们能将识别病害的时间大幅缩短,后面就会容易很多。”他是腾讯多媒体实验室敦煌项目的负责人。

基于这个想法,多媒体实验室的研发团队,基于敦煌研究院老师提供的少量人工标记病害的CAD图片及深度学习算法,推出了智能壁画病害识别技术,对壁画病害进行“对症下药”。

敦煌研究专家在昏暗的洞窟内修复壁画

壁画残损、颜料层脱落是两种最广泛的病害特征。目前,上述技术已经在识别这两种病害上有了不错成效,通过实现自动化、高效率的壁画病害分割与识别,节省保护研究工作者的人力。“未来,我们希望能用智能识别技术解决掉90%以上的病害识别。”叶聪说。

另一大痛点在于,文物资深专家身处各地、无法汇聚一线。传统二维视频技术方案视角固定,远程接入的专家们无法自由对现场进行勘察。

为了解决这一痛点,腾讯多媒体实验室推出“沉浸式远程会诊”方案。通过4K高清360度沉浸式画面展示,全方位、无死角、高清晰地展示会诊现场和文物细节,远程专家可以通过手指滑动自由选择勘察视角,让不同地方的专家都能实时、清晰地查看现场情况,实现无障碍远程文物会诊。

莫高窟的一份子

如今,芸莹的敦煌之行已经过去近3个月。但莫高窟九层楼檐下的铁马风铃还在耳边传响,敦煌研究院门口成群结队的野猫也时常在脑海中浮现。

芸莹觉得,自己仿佛成为莫高窟的一份子。她所在的腾讯,也同样成为了敦煌文化传承工作中的一员。

腾讯团队与敦煌研究院老师在莫高窟前合影

早在2017年,腾讯就与敦煌研究院达成了战略合作关系。腾讯与敦煌研究院先后推出了数字供养人、王者荣耀飞天皮肤、QQ音乐“古乐重声”音乐会、敦煌诗巾、“云游敦煌”小程序和敦煌动画剧,受到了全社会的关注。

三年间,累计有超过2.5亿人次参与了“数字供养人”相关线上互动;超过4000万人在王者荣耀中遇见了敦煌飞天;40多万用户设计了自己专属的敦煌丝巾;24万用户在腾讯公益平台为敦煌石窟保护项目捐款;15万用户在线用声音演绎敦煌动画剧。

今年3月,腾讯与敦煌研究院共同签署新三年战略合作协议,更进一步发挥腾讯在数字科技与新文创领域的专业能力和平台资源,助力敦煌文物深度数字化保护。

2021腾讯与敦煌研究院新三年战略合作正式启动

数字与文化碰撞,不断探索更多可能。

从2016年开始,腾讯的20多个产品团队就与故宫博物院的研究专家、数字化团队合作,共同开发落地了“数字故宫”集成型多功能小程序、“故宫:口袋宫匠”建筑文化类小游戏等颇具影响力的项目,从音乐、动漫、游戏等新文创方面,及智能导览、文物数字化展示等数字科技方面,共同助力推动打造中国优质传统文化连接互联网科技的中国范例,守护故宫的下一个六百年。

这一切,都离不开技术的发展。多年探索下,数字与文化的碰撞,有了更多方向与更大想象空间。越来越多的传统文化IP开始通过“文创”实现传承、保护甚至造血的目标。

在叶聪看来,互联网技术进入文保行业,将存量的技术和信息带进来,无疑能够真正帮助到文物保护工作,支持文物保护及文化传承,其背后蕴含的文化意义和商业价值远远超过这件事情本身。

敦煌研究院的一面墙上,写着这样一句话:“历史是脆弱的,因为她被写在了纸上,画在了墙上;历史又是坚强的,因为总有一批人愿意守护历史的真实,希望她永不磨灭。”

近一个世纪的守护,一代代人故去老去、又一代代人前赴后继。“守住前辈的火,开辟明天的路”,这是他们的信仰。

如今,这群90后也加入这延绵不绝的文化传承里。他们用科技,让考古专家们不再孤单。

- 欢迎关注我们的视频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