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述恐怖遭遇!25岁荆州青年逃出缅北的惊魂日夜

缅北,一个神奇的地方,但在公安民警的眼中缅北绝不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跨境赌博、电信网络诈骗,成为了缅北新的代名词

25岁的张某被高薪招工诱骗偷渡到缅北,备受折磨9个月后,终于寻得机会出逃,第一时间向家人发出求助信息。省市区三级公安机关联动,终于将他成功接回荆州。

工作是诈骗 门口有拿着枪的保安

2020年6月,张某在某游戏微信群内看到缅北这样一条招工信息,高收入,包机票,包食宿,这么好的条件,张某没有跟家人商量,就决定报名求职去缅北。

“他们跟我买的机票,从武汉飞昆明,在昆明又坐车,从昆明坐到普洱,然后从普洱坐车到西双版纳。”在西双版纳稍事休整后,“对接人”与张某取得联系,带着十几名和他一样怀揣发财梦想的 “工友”一路翻山越岭,从摩托车、换乘皮卡车,从不知名的小路躲开边境卡口。历时10多个小时,偷渡到达缅甸贺岛。

“厂区只有一栋楼,七八层的样子,旁边用铁皮栅栏围起来,把我们接到那个地方,一去就把身份证收了。请我们吃了一碗面条,一人发了一个床垫,要我们先休息。”张某的工作地点是一栋8层楼的房屋,门口有拿着枪的保安、近4米高的院墙和铁网、封闭式的大铁门,张某和同伴被安排在6楼。到了第二天正式上班,张某才知道,这是个专门从事外汇诈骗的团伙。

张某的工作就是冒充单身成功男士,用话术骗取女性信任,引诱对方一步步掉入“投资”陷阱。在这之前要先进行培训,必须熟记几十页纸的诈骗“话术”,包括嘘寒问暖、甜言蜜语、言语挑逗等各种技巧性用语。

“在国内有专门卖这种东西的人,他们那边喊的“号商”,微信、QQ什么号都可以找他们买,首先在网上找一个包装人物,然后盗用他的图片、照片还有他的朋友圈,就发一下自己在做什么,包装得很精致的那种。”张某说,这个团伙分工很明确,他只负责前期情感聊天,后面具体怎么骗有专人操作。工作期间,每个人都用公司发的三到四部手机,通过各类交友网站添加女性不停地聊天。

上厕所超过10分钟要罚款

张某说,他工作的公司有近300人,上班时间从中午12点到晚上12点,一天两餐饭,并且加班是常有的事。

“基本上要天天加班,从早上10点上到晚上两点,也不让我们休息,没有休息日,反正天天上。”张某工作的地方犹如一个封闭的世界,每个楼层都盘踞着不同的诈骗组织,并且分工各有不同。

上班不能聊天、上厕所要报告、不能吃东西、不能自由出入,上厕所不能超过十分钟,超过要罚款,第一次一百、第二次两百以此类推。”在工作期间,做任何事情都要打报告,并且都有时间限制。

规矩多,罚款多,不仅赚不到什么钱,而且楼下的小卖部物价却比国内贵了许多。

“烟特别贵,国内7块钱的七匹狼那边要卖20,10块的卖25。”待了一段时间后,张某了解到,他所在的公司其实就是一个专门负责“外汇投资诈骗”的团队。

“一个人手下面有一个团队,我们就归那一个人管,那个人又跟公司合作。”张某所在的这个区域,是一个大的公司,这个公司为这些团队提供场地、平台、保护。

辞职要赔偿5万块钱

“我们公司那一层起码有20几个团队,有一半是搞外汇叫人家投资的,还有一部分是搞代购的,具体怎么搞的我不清楚。”每天工作将近16个小时,没有休息,物价奇高,备受煎熬的张某提出“辞职”。对方“按惯例”要求赔偿其来缅北的路费、食宿费以及公司产生的 “管理费”,合计5万元。

想逃跑又不敢跳楼

“动不动就说把你卖到矿上挖矿,一边恐吓你,一边又说对你蛮好。我说不想给,他就把我拷到一个小屋里面,一天给我一餐饭,拷了两天,然后威逼利诱,要不就拿钱,要不就搞事,没有办法只有搞事。”不堪忍受折磨,张某想到逃跑。但是想逃跑哪这么容易,每次的逃跑经历都惊险万分。“一跳就跳到街上,大概有两层半楼那么高,我看太高了没有勇气跳下去,我纠结了十几分钟,跳不下去,就又爬回去睡觉。”

2021年春节后,由于中国警方加大反诈打击力度,诈骗公司风声鹤唳,张某所在的这个团伙觉得“外汇诈骗”来钱慢,决定换个“诈骗”项目。几次逃跑让张某无功而返,但是张某也一直没有放弃逃跑的渴望,这次工作地点更换,让张某重新看到了逃跑的希望。

他们的工作地点从贺岛搬到勐波。然后又周而复始地开始不停打电话。进来大半年,他们这些人吃喝拉撒工作全在围墙里面,很多同事忍受不了

终于找到逃跑的机会

“他们也不让我们剪头发,蛮长了像乞丐一样,硬要出去剪头发,他们就闹,他们看实在不行了,闹下去也不是个事,就把我们分批次带出去。”今年3月20号晚上,张某和另外2名同事,在一“领队”的带领下来到集镇,理发过后,嗜赌成性的“领队”自己跑去赌场,给了张某和同事1000元钱让他们自由活动,机会来了。吃完饭后,趁着2名同事娱乐的空档,张某跑到大街,拦下一辆的士离开。

“我跟的士司机说我是跑出来的,该怎么办?他就跟我出招,跟我找地方先躲起,然后再把我送到国门那边去自首,回国。”好心的哥开车近2个小时,将张某带到缅甸贺岛。现在去边境,很有可能被诈骗团伙拦截,找个酒店躲两天最安全。一到酒店,张某就想办法联系上了自己的母亲,并要母亲赶紧报警。

终于逃出魔爪

“我说我在缅甸,被别人绑架了,我现在跑出来了,赶快报警,让警察加我微信。”张某的母亲迅速跑到荆州区公安分局御路口派出所报警求助,接警后,民警迅速将情况向荆州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通报,荆州市区两级公安机关联动,联系湖北驻云南边境工作组。

3月22日清晨,好心的的哥如约而至,载着张某避开多个可能设卡的路段,一直来到孟连口岸附近。

“司机说只要一进隔离点就安全了,他们不敢去隔离点找你,把我送到隔离点,告诉我怎么报名,怎么隔离,怎么回国。”进行几天的隔离等待后,3月29日,张某终于踏入国门,结束了长达9个月的“噩梦”。

回国后,张某经过14的隔离观察以及核酸检测,4月13日,荆州区公安分局的民警将张某从云南接回。

通过张某的亲身经历

民警提醒

找工作一定要有正确的价值观

拒绝不正常的高利、高薪诱惑

一分耕耘才能有一分收获

素材来源:荆头条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络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