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丘红色记忆】抗战中任丘的破交战

抗战时期,在党的领导下,任丘人民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同日本帝国主义者展开了形式多样艰苦卓绝的武装斗争,创造了具有冀中平原特色抗日游击战的战术战法。任丘的破交战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公路破交战

1939年3月20日,日军侵占任丘县城。为削弱广大军民的抗日活动,敌人采取了最残酷的“以水代兵”的手段。7月17日至20日,在冀中扒堤决口185处,致使冀中30余县、190万同胞受灾,损失巨大。同时也使日军第一次公路网计划中断实施。

大水过后,伪“河北省建筑总署”又公布了第二次公路网计划。1940年初,日伪军在任丘境内四处抓丁,强行修路。其形式有3种:一是修建主干公路,重新修复了平大公路任丘段84里,修复了津保南线公路任丘段,接界点向任丘城靠近;二是修平行路,在平大公路两侧、津保南线南侧各修一条宽4至6米的平行路,也称辅道;三是修建县镇之间、镇到据点之间的公路和各据点之间5至6米的“警备道”,作为军事活动和掠夺物资的运输线。妄图以这种方式来分割和蚕食抗日根据地。

据统计,在抗日战争期间,日伪军在任丘境内陆续建起日伪据点岗楼86个,修筑公路347条,总长5610里。日伪军利用这些公路和“警备道”对抗日根据地经常进行扫荡。为了进行反扫荡斗争,任丘抗日军民针锋相对,对日伪军展开了破交斗争。日伪军在哪里修,抗日军民就在哪里破。破了修,修了破,形成了连续性的公路破袭战。当时,根据地的党政机关、团体、部队和游击队发动群众开展破路,大搞破路竞赛。破路的方式分为战斗式和战役式两种。战斗式属于小型的、小规模的破坏;战役式则是有计划、有组织、大规模地进行破击。

从1939年破交战开始,到1943年9月,冀中行署关于“立即恢复交通建设,决定七七事变前所有省县公路一律保存,不再破坏”的指示下达为止,仅4年多的时间里,任丘抗日军民共破坏日伪公路3000里。抗日军民烧毁了任丘至高阳公路上的共济桥,破袭了任大公路和三眼桥。在平大公路上进行较大规模的破路斗争就有16次之多,沿路打伏击3次,破坏桥梁3座。任丘、河间、献县广大人民群众在冀中党政机关和八路军的领导下,对日伪军所修的任丘至河间、献县公路进行了破坏,先后破交7次,计70里;拆毁献县藏桥。

抗日军民的破交战,给敌伪以重创,使其反动的筑路企图彻底失败。群众性的破交战斗争,切断了敌人的交通联系,迟滞了敌人的军事进攻和经济封锁及掠夺,给冀中区的政治、经济、军事斗争以有力的配合和支援。

抗日交通道沟

抗日交通道沟简称抗日道沟,也称交通壕,是平原根据地在反封锁、反“扫荡”、反“蚕食”斗争中创造的一种特殊斗争方式。为了粉碎敌人的“囚笼政策”,阻滞敌伪军机械化部队的行进,截断敌伪军运输补给线和保持根据地的交通联络,任丘的广大抗日军民,在破坏敌伪公路的同时修道沟。在日伪军经常出没的公路和通往各村的大车道,都挖成了交通沟。这种道沟深1.5米-2米,底宽1.5米-2米,上口宽2米-3米。挖出的土堆砌在沟旁约一人高,沟内只能通大车,不能通行汽车和坦克,每隔300米、500米或1000米筑圆形土丘一个,围绕土丘整修好上下道沟以错车用,称为会车道,也称”安全岛“。会车道以土台相隔形成弯道,既便于错车,又可防止敌人顺沟射击。道沟多建在村与村、村与镇之间的公路上,形成了沟沟相通、村村相连、四通八达的抗日道沟网络。在抗战的7年中,任丘军民在党的领导下挖成各种道沟5600里,纵横交错的交通沟改变了平原地形,把平原变成了“山区丘陵”,筑成了人民战争的铜墙铁壁。当时任丘地区流传着这样的歌谣:

道沟弯弯一条线,十村八庄紧相连。

大车小车沟中走,鬼子白脖看不见。

敌人挨打不能还,日寇见沟心胆寒。

……

交通沟在抗日战争中,充分发挥了其特殊作用。在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上,抗日军队可以运输物资,安全转移,可以随时打击日伪军。1941年,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任丘县委发动民兵350名,赶着毛驴100头,推着小车120辆,夜间通过交通沟,穿过封锁线,通过平汉铁路给山区人民和军队运送粮食、衣服和物资,使山区人民和军队在大旱之年得到了粮食和衣物,渡过了灾荒。

(张子敬)

制作:任丘市融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