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海内外的沈阳3.8大案

在1996年3月8日上午9时3分,几名从银行取回工资款的员工还未走下汽车,尾随其后的一辆轿车里冲出三名蒙面歹徒。伴着罪恶的枪声,取款员工倒在血泊里,十几万工资款瞬间被抢,犯罪分子扬长而去,整个血案发生过程不过一分十几秒……

在和平的日子里,现场的目击者被惊呆了,整个城市沉默了。这就是震惊全国的“三八大案”。

提起“38”案件,许多人扼腕吞声,怒发冲冠,又有几许苦涩。我们姑且回溯到24年前,去领略曾经令众多警界英雄为之气短的“38”串案——

1995年9月10日,辽中县的田晓光、田明宏驾驶那辆挂着河南省临时牌照的红色桑塔纳轿车,来到皇姑区机动车交易市场卖车。

第二天早晨,人们发现那辆桑塔纳轿车停在机动车交易市场附近,田晓光、田明宏横尸车内。经勘查,二人遭枪击毙命,警方在车里找到三枚“五四”式手枪弹壳和五枚弹头。

1996年1月31日,在于洪区杨士乡金沙村东头又发生一起杀人案,出租车(辽A03777)司机被枪杀。警方从现场发现“五四”式手枪弹头、弹壳各一枚。

1996年2月2日,两名歹徒开着微型客货车窜入和平区南五烟市开枪打伤业主,抢走现金200元。

1996年3月8日上午8点30分,位于铁西区兴工街的沈阳第一饲料厂两位出纳员和保卫干部刘明忠和司机王峻,驾驶一辆白色伏尔加轿车到工商银行北三支行提取现金20.7万元。

一个小时后,人们在铁西区应昌街二段居民楼内,发现司机王建刚的尸体被塞进后备厢里,系被勒死。

这起令人发指的,在光天化日之下持枪杀人抢劫巨款的特大暴力案件,经新闻媒体报道后,震惊了省城。由于这起案件是该系列持枪杀人抢劫案发生以来杀人最多,抢劫钱额最大的一起,因此,沈阳市公安机关将这组案件定为“38”串案。

“38”案件给人们心头投下沉重的阴影,作案人员气焰如此嚣张,手段如此残忍,实属建国以来沈阳市罕见的大案恶案。

短短半年时间,连续发生4起暴力涉枪案件,7人死亡,2人重伤,歹徒心狠胆大手黑,危害极大。它成为市民街谈巷议的焦点,对沈阳市的社会治安构成重大威胁。

公安部将此案列为全国重点案件,沈阳市把它定为沈阳特号公案,责成公安机关尽快破案,给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答复。

1997年10月26日和11月19日,又有两人惨遭杀害,14.7万元现金被抢走;1999年10月19日,又发生一起。10月23日,沈阳电视台在晚间新闻节目中播出了“1019”案件中歹徒的体貌特征。

不久,一个叫老周的人的出现,为警方掀动“38”串案的铁幕助了一臂之力。

据老周说,发案那天下午4点多钟,他在“1019”案现场附近看见两个穿崭新蓝工作服、带红色安全帽的男人,其中那个50多岁的人他多次见过。

专案组请刑侦画像专家按老周所描述的体貌特征,为被目击的那个50多岁的男子画像,又经中国刑警学院电脑合成,描绘出一张嫌疑人的面部画像,10月25日,各大新闻媒体公布了专家为歹徒画的模拟像。

时隔一天,警方在和平区南四马路发现“1019”案件作案人丢弃的两辆摩托车,一辆为红色八达牌100号摩托车,一辆为红色长虹牌摩托车,无牌照。这条消息理所当然成了各媒体争相报道的新闻。

一石激起千层浪,杨加林局长这个大胆的决定引起社会强烈反响,各界群众纷纷给“38”专案组打电话、写信,各方面提供的消息每天都记录两大本子。

杨加林、于凌舜两位局长的手机、BP机更是响个不停,应接不暇。

群众的举报线索源源不断汇集到“38”专案组,其中有一条线索给整个案件的侦破工作指点了迷津。

宏发的王经理夫妇看到警方通过新闻媒体刊播的歹徒画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夫妇俩商量一下,于10月25日双双来到铁西区公安分局兴华派出所,向警方提供一条线索。

王经理做合成板材生意,今年四五月间,他曾发现一高一矮两个男人跟踪过他。王经理的库房对面是一个小市场卖肉的摊位。那几天,他们先是看见一个50多岁的人骑红摩托车买肉,眼睛却朝他们的库房里窥视。

过几天,又有一个大个子骑蓝摩托车也来买肉,也不断窥探他们库房的动静。

王经理立即警觉起来,他想起了在1997年10月16日发生的铁西家俱城一业主被歹徒枪杀在家中,抢走1.3万元钱和一条金项链的案件,王经理吩咐家里人小心防范。

紧接着,他的司机又发现那两个骑摩托车的人又来了,就暗暗记下车牌号:蓝色为辽A83977,红色为辽A97649。

最后一次,王经理的妻子正在库房点货款,猛然发现那两个人开一辆出租车来了,她赶紧把钱交给姐姐,从后面转移,自己空手从前门走出,只见出租车“嗖”地擦她身边而过,吓得她赶紧躲进一家棋牌社。她清楚地记得,那出租车牌号是辽AE4729。

兴华派出所立即把这极为重要的线索反映给铁西区公安分局,分局批示刑警大队介入调查。他们从摩托车、出租车牌号入手,顺藤摸瓜,曲曲折折,终于查出居住在皇姑区昆山中路134号的汪家仁(54岁)和胞弟汪家礼(42岁,住于洪区兴凯乡大堡)有重大嫌疑。

分局领导马上召集有关人员研究“二汪”,把他们身上的种种疑点与“38”串案的几名歹徒的特征及作案细节对比分析,发现有许多吻合之处。

经请示市公安局同意,决定传讯“二汪”。

10月29日凌晨,铁西分局调兵遣将抓捕二汪。8点40分,汪家仁被擒,9点钟,汪家礼落网。

杨加林、于凌舜两位局长坐镇指挥审讯工作。

汪家仁长着鹰勾鼻子,单眼皮,面色阴沉,与模拟画像很是相像。为稳妥起见,于凌舜打电话叫刑警支队专案一大队请“国宝”老周来辨认一下。

办案人员把汪家仁、汪家礼分别夹在人群中让老周辨认。老周一眼就认出站在第三位的就是案发时到过现场的汪家仁。

接下来,办人员很快攻破了汪家仁、汪家礼的心理壁垒。他们交代了和孙德林(46岁)、孙德松(36岁)兄弟等人结伙作案的犯罪事实……

这个恶贯满盈的犯罪团伙形成于1989年。汪家仁曾因抢劫被判刑,出狱后成了无业游民。他在东陵区开了一家肉食犬养殖场,还承包过鱼塘。

汪家礼原来是沈阳果酒厂的货车司机,曾因盗窃被判刑,现停薪留职,汪家礼在沈阳南站货场做力工时结识孙德邻(住铁西区贵和街),便密谋抢劫钱财。

1989年的一天,汪家礼说,大东区有个警察总带枪上下班,不如抢台车,开车撞那个警察,把枪抢到手。孙德林心领神会。几天后,汪、孙二人带着铁棒窜到抚顺市,租一辆黑色伏尔加轿车返回沈阳。

行至东陵区马官桥,二人打死司机,但轿车怎么也打不着火。二人只好弃车逃走,抢枪计划成了泡影。抢枪不成,汪、孙选中了抢夺车辆,然后作案的手段,便一发不可收,连连作案。

为壮大力量,汪家礼把哥哥汪家仁、朋友王维旭拉来人伙,孙德林也把弟弟孙德松介绍到犯罪团伙之中。起初他们作案都是用铁棒和尖刀作凶器,孙德林觉得这些家什不顺手,经过密谋,汪、孙四兄弟分别前往吉林市买回四支双筒猎枪及若干子弹。

有了“先进”的武器,这伙歹徒作案更加频繁,由于分赃不均,他们之间产生了矛盾,1994年夏天,王维旭被排挤出了团伙。

1995年,汪氏兄弟到广西买回两把手枪和一批子弹。有枪就是草头王,汪家礼成了这个犯罪团伙中的“老大”。这个团伙隐藏很深,他们作案时临时勾结到一起,作案后立即散伙。抢得钱财挥霍一空之后,就再去作案。

在“38”案以后,孙德林与汪家礼的矛盾也逐渐显露出来,矛盾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干大干小”上,汪家礼几万元、几千元、几百元都想抢,而孙德林认为应该“干大的”。他们经常为此而争吵,险些火并。

1998年5月,孙氏兄弟南下广西买枪,准备“单干”。不料孙德林因涉嫌买卖枪支被广西警方抓获,判刑五年,送到廖平劳改农场改造。

孙德松侥幸漏网,逃回沈阳。孙德松千方百计张罗钱搭救哥哥,1999年6月份,孙德松发现和平大街的曹伦很有钱,便勾结汪氏兄弟预谋抢劫。

经过多次踩点,于10月19日抢劫曹伦、张德敏100万元。

分到32万元赃款的孙德松,于10月25日赶到广西宾阳县看望哥哥。汪氏兄弟把分得的64万元和两把手枪藏在于洪区兴凯乡大堡汪家礼的家里,打算消停几年再说……

专案组根据“二汪”的供述,马上通过省公安厅致电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请求协查在广西境内监所服刑的孙德邻。

20分钟后,广西回电,他们已经采取措施控制了孙德林,并根据孙德邻的交待,很快在宾阳县黎塘镇一家小旅店里,将策划“营救”孙德邻的孙德松抓获。

1999年11月2日,警方将孙氏兄弟从南宁押解回沈阳。11月3日,警方将王维旭从哈尔滨押解回沈阳。随着预审工作的不断深入,汪家仁等人的罪行一一披露于世:

这伙穷凶极恶的歹徒,他 们是孙德林、孙德松、汪家礼、汪家仁、王文绪。10年来,这5名杀手作案40余起,凶残地杀害了21名群众。庄严的法 庭里,回荡着公诉人王新充满凛然正气的声音,沈城建国以来罕见的特大持枪杀人、抢劫系列案件"3.8"串案的案情昭然 天下:

在5名罪犯历时10年之久的犯罪生涯中疯狂作案40余起,使21名无辜百姓惨死在他们的魔爪中,抢劫财物价值人民币300万余元。其犯罪气焰之嚣张、性质之恶劣、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综合全案,5名罪犯经有证查实故意杀 人10起,抢劫18起,盗窃2起,故意毁坏财物2起,诈骗1起。在作案中致死21人,致伤4人,抢劫机动车辆11台, 盗窃车辆2台,毁坏车辆2台。抢劫财物202.7万余元,盗窃财物价值1万余元,故意毁坏财物价值5.1万余元,诈骗 财物价值7.2万余元。案发后,公安机关依法追缴赃款84万元,已返还被害人。检察机关认为,"3.8"大案犯罪集团 的犯罪特征如下:其犯罪集团的作案工具主要分三个阶段、三种类型。1987年至1993年初为第一阶段,作案工具主要 以铁棒、尖刀为主,按罪犯的说法叫"冷兵器";1993年至1995年第二阶段增添了4支双筒猎枪,他们称其为"热兵 器";1995年后为第三阶段,汪家仁、汪家礼又从广西购买了手枪,称之为"强兵器"。

据了解,被害司机大多是农村的,家境困难。如被害人吕庆安,家中三个孩子,生活拮据,好不容易东挪西凑了 点钱,买了一辆"132"车,准备搞出租挣钱,改变一下困境。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到南塔干活仅四天,就遇上了汪家仁 来雇车,从此一去无回。当执法人员询问吕庆安的妻子时,她痛不欲生地哭诉到:"我永远也忘不了1994年3月21日, 在春分那场小雪中,一个戴着口罩、三角眼的老头雇走了我家的车,那双三角眼到啥时候我也认得出来。为了找到这双三角眼 ,我走遍了沈阳的大街小巷,整整找了5年呐……"

公诉人和5名律师围绕检察机关起诉5犯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各抒己见。

孙德林略微沉思说道:"对社会、被害人及其家属和亲属表示深深歉意!"汪家礼什么也没说;汪家仁说:"我 对不起被害人及其家属,更对不起我的老婆、孩子";孙德松什么也没说;王文绪则强调:"对过去犯的罪表示悔意。"最后 ,除王文绪外的4犯均大言不惭地宣称,惟一的生活来源就是"抢劫",其凶残可见一斑。

在休庭间隙,数名被害人家属因即将看到杀害亲人的凶手被依法严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而痛哭流涕。尤 其是"3.8"案那天被杀害的沈阳市第一饲料厂保卫干部韩国玺之妻更是痛哭得几乎昏厥过去,她用异常颤抖的声音不断念 叨着:"老韩,你在九泉之下就安息吧……"闻者无不落泪。

也许深知自己罪重难逃,重新被带上法庭的5名罪犯神情倒平静,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17时40分,审判长 庄严宣判,判处5名被告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