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检察官吴莎龚宏亮违法强买他人房屋引纠纷

本报湖南长沙讯(记者李剑锋、段海燕)2021年初,长沙市叶惠玲女士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腐资讯》和法治日报及其新媒体投诉,反映长沙市检察院检察官吴莎和益阳市检察院检察官(现驻赤山监狱检察员)采取索贿手段诱买她和她丈夫共同所有的房屋,之后他们又串通法院少数人非法确认丈夫张晋菘与上述两名检察官非法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从而严重侵害了她的合法权益,请求媒体介入调查披露两名检察官的违法行为以及相关法官的违法作为问题。近日,记者南下益阳和长沙对此案进行了详细调查,证明叶女士所反映的问题基本属实。

张晋菘是国内多家公司的董事长兼法人代表,因工作需要,经人介绍,他认识了同是益阳老乡的沅江律师曹晓彬(当时为湖南天见律师事务所律师)。从2011年开始,曹晓彬便成为张晋菘的法律顾问。为了搞好与法律顾问的关系,张晋菘应允将他与叶惠玲夫妇共同购买的位于长沙市岳麓区的盛大泽西城4栋的1801和1802等四栋房子借给曹晓彬开办律师事务所。

2012年初,曹晓彬私自安排他的情妇吴莎(曹晓彬为有妇之夫,吴莎身为检察官充当第三者,有张晋菘和该房原住户陈金付向记者证实,也有该对男女自己公开承认,更有长沙市天心区干部黄某等多名沅江人的证明)住进了1801房。张晋菘发现后要求其搬出,曹晓彬便以吴莎是长沙市检察院的,将来对他的事业帮得上忙为由,说服了张晋菘。

几年后,曹晓彬作为张晋菘的湖南九奎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奎公司)和湖南捞刀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合同纠纷的代理人,见张晋菘的九奎公司即将败诉,曹晓彬和吴莎提出,如果张晋菘愿以市场价一半的价钱将吴莎已居住的1801房屋卖给吴莎,她保证:“以市检察院的名义提起抗诉,二审法院会逆转一审的判决结果,从而让张晋菘获胜。”此事有多名知情人向记者证实,包括原住户陈金付说:“吴莎和曹晓彬挤他走时就是用这个理由压他,”据记者了解,长沙河西房屋同类均价,该1801房可卖超过100万元,而吴莎许愿购买的房屋仅50万元。熟悉此案的张晋菘的法律顾问范小东告诉记者:“吴莎采取诱骗的手段购买张晋菘房屋的行为是一种典型的索贿行为。”

为了合同纠纷案的逆转,张晋菘被迫与吴莎签订了1801房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张晋菘对记者说:“吴莎不仅无能逆转法院判决合同纠纷败诉的局面,她至今仅给了30万元,令我夫妻直接损失100多万元。有意思的是,吴莎为了回避自己检察官的身份,又与张晋菘“沟通”用弟弟吴坚作为购房者,补签了一份吴坚根本不知情的《房屋买卖合同》。”

2017年底,吴莎“购房”后不久,曹晓彬又带着益阳市检察院检察官龚宏亮(据知情人告诉记者,龚宏亮和吴莎为亲戚关系)来到张晋菘办公室,要求以吴莎所购的1801房同等条件购买1802房。此时曹晓彬深知张晋菘缺少资金周转,便告诉张晋菘:“龚宏亮可通过其兄龚明亮(益阳市某建筑公司老板)帮他低价融资300万。”深信检察官说话算数的张晋菘又以50万的价格与龚宏亮达成了购买1802房的共识,于是龚宏亮同样为了回避检察官的身份,唆使其兄龚明亮违法以儿子龚诚意的名字与张晋菘签订了该房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据范小东告诉记者:“龚宏亮以超低价向张晋菘购买房屋,同样是典型的索贿行为,对此,龚明亮在庭审时亦承认了此过程。”

叶惠玲女士对记者说:刚开始,她并不知道张晋菘背着自己出售夫妻共同资产,后来得知张晋菘上当受骗后,坚决要求废止买卖合同,中止房屋出售。为此,张晋菘正式通知吴莎和龚宏亮:“我的房子不卖了,大不了按合同规定赔偿10%的违约金。”对此,吴莎和龚宏亮气急败坏,合谋采取法律手段,坚决要求强买张晋菘夫妇两套房屋。2018年6月6日,吴莎和龚宏亮向长沙市开福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他们与张晋菘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有效并责令张晋菘将两套房屋过户给他们。

如果说检察官强买他人房屋是定位这出“违法剧”的上半场的话,那么法院随后保护他们的非法利益应定为下半场。据记者查阅,开福区法院受理两人的“买卖房屋合同纠纷案”起诉的传票上注明的审判长为夏记香,而后面却无缘无故地换成了刘珊担任了审判长。为此,张晋菘和他的法律顾问范小东告诉记者:“刘珊原是从长沙市检察部门调到开福区法院的,她与吴莎是检察培训班时的同学。”范小东补充说:吴莎通过与之有特殊关系的同是由检察部门调往开福区法院任副院长的某人的“指示”,将该案由夏记香转给了刘珊审理。

由刘珊和两名人民陪审员于2019年4月底出具的两份判决书认定,张晋菘与吴莎及龚宏亮签订的两份房屋买卖合同有效并责令张晋菘在规定时间内过户给买家。对这两份判决书以及刘珊与长沙市中院有关法官“沟通”(知情人说:刘珊不断打电话要求中院维持原判)后出具的几份维持原判的判决书,记者组织长沙市原副检察长刘某某、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律师林艳芳(该案叶惠玲的代理人)和张晋菘的两名法律顾问进行了细读分析。他们列出了判决书中的十大错误。

记者这里仅归纳几个重点:一是违法认定张晋菘单方面出售夫妻共同财产的事实,严重侵害了叶惠玲的合法权益。林艳芳律师说:“法律有明文规定:数额较大的夫妻共同财产,任何一方均无权单方面处置。本案中,张晋菘已根据叶惠玲的意见,决定终止买卖该两套房屋合同并且正式通知了对方。刘珊等人仍要判决合同有效,不知为何。”

据查,开福区法院认定:”该两套房屋确系张晋菘与叶惠玲夫妻共同财产,但第三人叶惠玲未在合理期间内对被告张晋菘卖出房屋的行为提出异议,可认定第三人叶惠玲对被告张晋菘卖出房屋的行为的认可”。记者反问刘珊法官:该两套房屋未形成正式买卖(未交足钱、未公平交易、未过户)前,张晋菘本人就已终止买卖,叶惠玲也知道张晋菘不卖房屋了,还需要向哪里向谁提出异议?吴莎等人初次向法院起诉要求确定房屋买卖合同有效时,叶惠玲就已请律师向主审法官提出了异议,请求法院依法保护她的合法权益。请问什么时间才算“合理时间内提出异议?”

二是吴莎和龚宏亮等人采用违法手段诱骗张晋菘以明显大大低于市场价的金额出售房屋,刘检察长认为,这种明显的违法买卖,法院是不应当保护的。法院是保护合法利益的公共场所,而不是被人利用关系保护非法利益的地方。

三是本案中吴莎等人一方明显是强买强占他人房屋的非法行为,几份合同要么是以他人违法代理购房者签订或代签名,要么是更改购房时间,要么根本未实际付购房款。而刘珊法官通通不采纳张晋菘方面的任何意见,全部认定吴莎等人方面的意见和诉求。张晋菘的两名法律顾问均认为:刘珊法官的一切作为,不是乱作为,而是明知违法而为之。他们还举了一个例子:刘珊为了迫使张晋菘夫妇把房屋卖给吴莎等人,还对每天都要在全国奔走的商人张晋菘进行“消费限高”,让他坐不了飞机等交通工具,住不了好酒店,并冻结了他所有银行卡,包括退休工资卡,让他无法生活。张晋菘气愤之下,将此事告到了长沙市中级法院纪委,在纪委监督下,刘珊法官才纠错,给张晋菘“松绑”。张晋菘夫妇对记者说:“刘珊等法官已成为吴莎等人违法诱购他人房屋的帮凶,她和她“活动”的上级法院出具的对该两套房屋的判决书,应当叫中国司法史上罕见的“黑色判决”。有关上级部门应对这些黑心检察官和黑心法官的违法行为进行认真查处,将这些害群之虫清出政法界。”

记者将持续关注本案的发展并做追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