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珍珠奶茶里可能真的快没有珍珠了

《纽约时间》原创文章,转载须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编辑:SUN

文: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艾比·博(Abby Boeh)走进洛杉矶回声公园的一家奶茶店,跟往常一样点了一杯冻咖啡奶茶,加了奶油和珍珠。

店员提议她试试当季的特色新品,比如加了鲜芋的印度奶茶。艾比婉拒了。

对她来说,喝奶茶没有珍珠是万万不可的,一粒粒用黑糖煮出来的珍珠粉圆非常有嚼劲,咬起来很有饱足感,艾比经常拿这么一杯珍珠奶茶顶一顿顿午饭。

然而,她可能很快就要失去它们了。艾比从新闻上得知,珍珠短缺即将冲击美国,这让她有点发慌。

“我甚至不想去想这件事,”32岁的艾比说。她是一名配镜师,在工作间隙会来这家名为Hey Hey的奶茶店。

HeyHey的老板克里斯托弗·郭(Christopher Kwok)说,他们店现在珍珠粉圆的库存量还够用两个月。他不知道下一批货什么时候到。

美国正进入一场珍珠危机。由于珍珠粉圆的原材料和半成品基本完全是从亚洲进口,而受疫情影响,美国客户需求量极高,而国际航运仍然严重滞后,导致珍珠粉圆到货延误。

1990年代末,波霸珍珠奶茶开始从加州南湾华人城市的几间街边小店发展成为全美的主流饮料。对很多粉丝来说,买一杯珍奶就像去星巴克买一杯拿铁一样司空见惯。珍珠奶茶起源于台湾,原本主要在亚裔年轻人中流行。现在,喝珍珠茶的白人、拉丁裔或黑人与亚裔一样多。从俄勒冈州到内布拉斯加州再到北卡罗来纳州,珍珠奶茶店在各地的大学城随处可见。

这意味着,美国许多地方的珍珠奶茶爱好者都会跟艾比一样,感受到珍珠粉圆短缺带来的痛苦。

不仅如此,受全球供应链中断和港口拥堵等影响,美国在从海外进口的其他东西时也都遇到了麻烦,仅仅是一间小小的奶茶店,除了珍珠,店家可能还会发现从咖啡到茶叶,从吸管到萃茶机都会面临供应不畅。

完美风暴

在Instagram上发布的一段视频上,Boba Guys的创始人Andrew Chau和Bin Chen呼吁顾客们不要因为他们最喜欢的珍珠奶茶店没有珍珠而发火,他们说,到下周他们旗下的一些奶茶店可能就不再供应珍珠了。

在美国,奶茶店使用的珍珠粉圆绝大多数是从台湾进口,也有少量公司或大量连锁店自制,这当中就包括了Boba Guys旗下的U.S. Boba Company,但粉圆使用的原材料木薯淀粉也需要依赖进口,没有木薯就做不出珍珠,而这种植物只在泰国和太平洋地区生长。

现在,珍珠粉圆从生产供应到物流都遇到了麻烦——这折射出了全球供应链现在经历的各种问题。

首先,台湾遭遇了56年来最严重的旱情,许多公司都遵照政府命令限制用水,生产粉圆的企业也难以幸免。

接下来,即使继续向美国发货,供应商也会遇到集装箱吃紧的问题。Boba Supplier是一家位于加州圣盖博的小型奶茶供应商,老板Herrick Lam告诉《洛杉矶时报》:“他们把所有这些产品都放在台湾港口等待装船,因为没有集装箱。”Lam指出,即使这些物品在集装箱中找到了空位,从台湾到长滩港的旅程也至少需要两周时间。

当台湾的粉圆半成品和泰国的木薯粉原料终于来到了洛杉矶和加州长滩的港口呢?仍然需要等待。洛杉矶和长滩这两个加州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占美国进口集装箱总量的三分之一以上,从去年末开始,两个港口开始看到大量集装箱货船抵港,这个势头在2021年还在继续加速。根据南加州海洋交易所(Marine Exchange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数据,今年平均每天有30艘船被困在洛杉矶港口外,这些船平均要等8天才能在其中一个港口获得开放泊位。这比去年11月花的时间大约长了三倍。

除此之外,在通过美国海关时,目前货物可能也会出现额外的延误。因此一些业内人士估计,间歇性的珍珠短缺可能还会持续几个月。

与此同时,对于珍珠奶茶的需求却在不断上升。据《财富商业洞察》(Fortune Business Insights)预测,该行业将会持续增长,预计到2027年才会放缓。虽然疫情影响了无数的企业,但奶茶是个例外,根据Yelp的数据,在新冠疫情期间,珍珠奶茶是加州、密歇根和夏威夷最受欢迎的外卖商品。加上美国疫情缓解,越来越多接种了疫苗的消费者恢复堂食,许多餐馆和奶茶店重新开始,冻珍珠奶茶的旺季开始来临。

北美一些最大的珍珠奶茶连锁品牌目前还比较镇定,因为他们的库存比较充足。

功夫茶(Kung Fu Tea)在美国拥有250家门店,预计今年还将开设70家门店,是美国最大的全国珍珠奶茶连锁店。该公司的市场营销和公共关系负责人Mai Shi告诉《今日美国》,“我们在东西海岸都有仓库,所以与其他珍珠奶茶品牌相比,我们的短缺没有那么严重。”但Shi女士说,该公司预计今年椰子粉和芋头也会出现短缺。她预计,随着夏季的临近,短缺情况将进一步恶化。

在加州,奶茶网红连锁店日青良月(Sunright Tea)的老板Tomas Su告诉Eater,通常大型品牌一次会订几个月的货,所以不必担心。同样,鲜芋仙、老虎堂、一芳、Junbi和丸作(Onezo)的公司代表都表示,他们的粉圆库存充分。

但一些小型奶茶店已经非常恐慌了。U.S. Boba Company的独家经销商Fanale Drinks为全美数千家奶茶店供货,公司业务发展经理迈麦克·比加森(Michael Bigasan)表示,公司现在只能给老客户供应粉圆。

“上周一我们收到了200箱粉圆。到周三,这200箱都卖光了。到周五,我们已经没有珍珠了。顾客们疯狂地打电话来,希望一次买50到100箱珍珠。”

问题只会变得更糟,而且可能几个月都不会缓解。

“未来六周将是最糟糕的,对于一些企业,我可以说,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到9月或10月,”比加森说。

同样的疯狂抢货也出现在其他供应商那里。西海岸连锁品牌Milk+T公司的共同所有人Stacey Kwong告诉Eater,一些公司在得知可能出现短缺后,开始疯狂地囤积珍珠粉圆。Kwong解释说,她的供应商Tea Zone是美国最大的珍珠粉圆分销商之一,他们广受欢迎的A2000粉圆已经卖完了,不过相对没那么Q弹的A1000粉圆还有货,喜欢吃珍珠的消费者可能会注意到在质地上略有不同。

Kwong女士说:“一些店主感到非常恐慌,这种情况跟去年3月份时疯狂抢购厕纸非常像。”她还提醒顾客说,“如果一家小店没办法提供珍珠,你要知道这不是他们的错。别在点评网站上给他们差评。这是一家小企业,也是社区的一部分。”

不止是茶杯里的风波

奉茶在德州、内华达州和加州有10家门店,供应目前稳定,但供应总经理Yan Chen表示,如果确认的发货下周不来,就会出现问题。

奉茶已经考虑过自己生产珍珠粉圆,但珍珠粉圆的制造机器也在亚洲生产,仍然需要考虑到货运时间问题。

在Hey Hey奶茶店,店主Christopher Kwok说,他囤的专门用来吸珍珠粒的粗吸管也快用完了。

而奶茶供应商Herrick Lam说,他在3月中旬订购了八台萃茶机。机器本应在周四到达,但已经推迟了至少一个月。

还有一些奶茶品牌表示,他们收到了咖啡供应商的通知,得知咖啡批发价格也将上涨。尽管巴西的咖啡产量创纪录,但由于从拉丁美洲到美国的运输成本已经增加了一倍多,美国的咖啡库存降至六年来低点。

事实上,受影响的不只是珍珠粉圆,也不只是奶茶店,就连星巴克的燕麦牛奶、纸杯、糖浆最近都碰到了供应危机。

《华尔街日报》最近的一篇文章的标题是:“放眼望去,全球供应链一片混乱。”混乱的一大表现就是加州港口积压的货物。

延迟的原因有很多。洛杉矶港的执行董事吉恩·塞洛卡(Gene Seroka)说,“有几个因素在起作用:每个人都把钱花在有形的商品,而不是服务上;新冠导致我们的工人减少了,这意味着我们的货物分类速度变慢了;此外,由于缺乏向国外的出口,这使得依赖往返经济的航运公司更加困难。”

疫情前,洛杉矶港每天只有不到10艘船进入,现在每天超过15艘。2020年下半年,每个月处理的出货量为90.8万件,比上半年增加了50%以上。在圣诞节期间,洛杉矶港口的进口比去年增加了94%。

塞洛卡说,在洛杉矶港,出口下降了20%,进口上升了11%。等待时间也在增加,从平均两天的货物处理时间增加到超过八天。

塞洛卡预计,这个港口不会有什么喘息的机会,“整个春季和初夏,进口量将继续保持强劲,”塞洛卡周二说。

长滩港口的情况一样,今年3月,长滩码头工人搬运的集装箱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62%。

这些问题都被各大品牌深深感受到了。像Peloton这样的美国公司为了应对运输延误已经将生产转移。上个月,Peloton收购了一家美国工厂,并开始将生产从亚洲转移到美国。一些物流专业人士认为,运输延迟的情况至少会持续六个月甚至一整年。

这种情况也影响到了运费。以前,一个40英尺的集装箱产品可能需要1200美元,但如今同一个集装箱的价格可能超过4000美元。这或许意味着,未来即使有珍珠,同样的一杯珍珠奶茶也会涨价。

对于西罗斯·罗耀拉(Sirose Loyola)来说,珍珠太重要了。

罗耀拉是菲律宾裔,在加州长大,她说,无论是独自坐着还是听朋友们聊天,嚼珍珠都会让她保持活跃和专注。

她每周喝一次珍珠奶茶。

“不能吃到珍珠粉圆真的会很难过,因为这是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罗耀拉说,“它能让人平静,让人放松,你现在需要这些。”

纽约华人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