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党史 悟思想 办实事 开新局·走过来时的路丨曲靖篇

曲靖素有“滇黔锁钥”“云南咽喉”之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1935年和1936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红一方面军和红二方面军(即红二、六军团),长征先后两次途经曲靖地区的富源、沾益、宣威、曲靖、马龙、会泽等地,先后在富源白龙山、车心口,沾益白水、曲靖关下村以及宣威虎头山等进行大小战斗数十次。红军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为人民利益不怕流血牺牲、英勇顽强、不畏艰难的大无畏革命精神,在曲靖地区各族人民心中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龙云献图” 助红军巧渡金沙江

领袖足迹光耀千秋,长征精神激励百代。中国工农红军军委总部首长宿营三元宫遗址,红色革命气息浓郁,每天都有市民前来学习,了解那段峥嵘岁月。

1935年4月27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在曲靖三元宫召开会议,作出了北渡金沙江的重要决策,成为继遵义会议、扎西会议后的又一次重要会议。

走进位于曲靖市经开区的三元宫,看着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召开会议的人物蜡像,仿佛把大家带回到了那个激情澎湃的岁月。

三元宫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负责人向大家讲述了发生在这里的故事:1935年4月,红一方面军在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人的率领下,由贵州进入曲靖;4月27日,红军在西山关下村附近,截获龙云派往贵阳送军事地图的专车一辆,缴获云南军用地图20多份,以及云南白药、宣威火腿、普洱茶等一批云南名贵特产。当晚,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来到三元宫,根据缴获的地图,召开了军委联席会议,作出了抢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根据地的重要战略决策。

“曲靖西山三元宫会议,是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继遵义会议、扎西会议后在红军长征途中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这次会议正确分析了中央红军当时所处环境及敌我斗争形势,作出了西进北上迅速抢渡金沙江,到川西建立苏区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保存红军有生力量,实行战略转移,顺利渡过金沙江,都具有重大的决定性意义。

三元宫不仅留下了中国革命的闪光足迹,成为曲靖人民学习革命传统,弘扬长征精神的场所,也成了日后曲靖市乃至云南省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自党史学习教育开展以来,三元宫接待学习参观人员36000余人次,通过参观陈列的大量历史实物、珍贵照片、纪念徽章和文献资料,开展专题党课、重温入党誓词,引导广大党员、群众从党史中汲取奋进力量,赓续优良作风。

宣威虎头山战役 长征精神代代传

1936年3月20日,红二、六军团由贵州进入宣威、龙潭一带地区。22日,在贺龙、肖克等率领下进抵宣威来宾铺一带,并派两个团到陡山坡阻击追敌郭汝栋纵队,占领宣威县城。23日,当红军行至宣威县城以北的来宾铺时,与敌在虎头山一带激战。

宣威来宾铺(虎头山)之战,是红二、六军团在云南境内进行的规模最大的战斗。在整个战斗中,红军指战员个个奋勇当先,反复冲杀,枪炮声、喊杀声响彻云霄,白刃格斗,肉搏拼杀,惊天动地。双方参战部队达四五万人,此次战斗重创了滇军刘正富旅,打击了敌中央军郭汝栋纵队,共毙俘敌近千人,缴获各种枪300余支(挺)。这一仗教训了龙云,打击了滇军的嚣张气焰,为后来红军再度进入云南,顺利抢渡金沙江创造了条件。

战斗给前堵后追之敌以沉重打击,红二军团四师十二团团长钟子廷、十一团政委黄文榜,红十八师五十三团政委段兴寿、十六师组织科长唐辉、十七师组织科长罗辉等400余名指战员壮烈牺牲。这次战斗,红军虽然未能完全取胜,但打掉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使敌军不敢穷追,从而为红二、六军团赢得了短期必要的休整时间和军事行动的主动权。

红九军团和红二、红六军团分别经过宣威,他们打土豪分浮财、开监释人之举深得宣威人民拥戴,在这片土地上点燃了革命之火。期间,400余名宣威青年踊跃参加红军北上抗日。此后,中共宣威组织不断发展壮大,领导宣威各族人民开展武装斗争,使宣威成为云南开展武装斗争和解放较早的县之一。

这场85年前的战斗中,坚定信念、艰苦奋斗、一往无前、不怕牺牲的长征精神,跨越时空从未湮灭,经时代浪潮而愈加昂扬。

会泽扩红潮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会泽县水城扩红文化生态园里种满了梨树,满眼是绿,花果飘香。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生态园纪念广场中央迎风飘扬,拾级而上来到扩红台,雄伟壮观的浮雕栩栩如生,生动展现了当年的扩红热潮,体现了军民一家亲的感人场景。

时间回溯到1935年5月3日,会泽县城,街上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城外的所有道路,熙熙攘攘,络绎不绝”,掀起了阵阵扩红热潮。在热闹的十字街口,“群众参军踊跃,真是应接不暇,成批成批报名的……”

当时不满16岁的王定国挤上前去,高喊着道:“给我挂个名,我叫王定国,也要当红军。”登记的同志看到他又瘦又小,便笑着问:“你几岁了?”他说:“十五啦!”登记的同志说:“我们北上抗日,要行军打仗,你跟不上。过两年,长大了再来吧!”王定国正要分辩,却被人群挤开了。他连忙跑了几个招兵站,得到的答复都一样。王定国急得又跑到西门的一个招兵站。登记的红军同志问“几岁啦?”王定国鼓起勇气说:“十八!”“不像吧?”“穷人孩子忍饥挨饿,长不高嘛!”“红军一天要走100多里,还要打仗,行吗?”“从小给财主当帮工,跑得动,也可学着打仗。”一问一答,硬是缠着不走。最后,红军同志拍拍他的肩膀说:“好,有志气,我给你登记上。”当天下午,王定国就和新参军的同志们一起入伍了。

扩红消息很快传遍乌蒙大地,方圆数公里的男女青年都踊跃报名参军。仅两天时间,红军在会泽就扩军1500余人,盛况空前,成为红九军团长征途中扩红最多的一次。

为什么会在此形成这样的扩红热潮?原来,会泽有着良好的革命基础。1927年8月陈祖武、蒋开榜等人在会泽建立了滇东北第一个党支部——中共会泽支部,积极筹划武装斗争,党的影响日益扩大。1933年11月13日,蒋开榜等地下党领导人被会泽县政府逮捕。蒋开榜的妻子探监时告诉他说,地下党组织准备营救他。但他果断地回答:“敌人监守严密,劫狱不是轻而易举的事,那样做损失太大,不能劫狱。我即使牺牲了,只一个人,却能保存党的力量……”

1934年5月18日,蒋开榜被敌人残忍杀害。正是他们这批有志之士,用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精神影响了大家,在会泽地下党和广大群众的支持拥护下,红九军团在会泽短短3天时间内,筹款10余万银元、粮食上千石、棉布400多匹,收缴枪支1800余支、手榴弹500多枚、子弹2万余发,骡马300多匹,补充了大量的军需物资。在水城成立1500多人的新兵营时,每个新兵都配发了一杆枪,发给每名战士生活费8块银元,增添了有150多匹骡马的运输队。

现在的水城扩红文化生态园,每天都迎接着来自各地党员干部、青年学子的瞻仰学习,他们重走红军小路、参观革命历史纪念馆、品读红军标语、聆听红军故事、观看抗战历史短片、瞻仰英烈纪念碑,深刻领悟“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的含义。

马龙区:让党史学习教育真正“活”起来

在三元宫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马龙公安分局全体人员面对鲜红的党旗重温入党誓词;在马龙区党群服务中心,区商务局的党员们认真聆听讲解员讲解红色经典故事等;在区老干部活动室,离退休干部们聚在一起开展党史学习……近段时间以来,马龙区广大党员干部以集中学、个人学、在线学等各种方式,积极参与到党史学习教育中来,推动党史学习教育升温走“热”。

“学党史、知党恩、跟党走”“共产主义精神永放光芒”“我们的战役”……这是日前马龙区纳章镇组织的主题演讲比赛中选手的演讲题目。“与其说这是个演讲活动,不如说是一堂精彩的党课。”该镇一名党员如是说。

在通泉街道杨官田社区、纳章镇曲宗村等基层一线,针对农村老党员文化素质不高的特点,宣讲员走上课堂、走入庭院,以通俗易懂的方言深入浅出地为老党员讲起了党的历史和国家的发展变化。区融媒体中心发挥自身优势,把一个个红色故事、一封封红色家书、一条条党史小知识录制成音频视频定期全媒体推送,方便党员干部学习,丰富学习教育形式。全区各级各部门按照要求,结合实际,创新学习教育形式举措,深入浅出、理论联系实际,让党史学习教育真正“活”起来。

陆良县:祭扫烈士墓

日前,陆良县社会各界在青山烈士陵园开展“我们的节日·清明祭英烈、学党史、悟思想”主题实践活动。

上午9时,900余名少先队员及党员干部来到青山烈士陵园,在英雄雕像前整齐列队,全场肃立,奏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向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共和国建设事业英勇献身的烈士默哀。随后,全体人员缓步绕行瞻仰烈士纪念碑,向革命先烈鞠躬敬礼并敬献鲜花。讲解员还为党员干部、少先队员讲解了陆良革命斗争史。

沾益区:追寻红军足迹

近日,沾益区组织全区130余名村(社区)党组织书记开展了“学中共党史、寻红军足迹”重走长征路体验活动。

在纪念馆内,全体党员参观红军长征中留下的文物,在红军烈士纪念碑前整齐列队,重温入党誓词。大家纷纷表示,要继承和弘扬红军不惧艰难的革命乐观主义和勇于战斗、无坚不摧的革命英雄主义,切实强化党性教育,争做讲政治、有信仰,讲规矩、有纪律,讲道德、有品行,讲奉献、有作为的合格党总支书记。

红军长征过曲靖

1935年4月23日,中央红军以一军团为左翼,中央军委纵队居中,三军团为右翼,五军团殿后,九军团在右后侧牵制敌人,进入曲靖地区。24日下午,红一军团前卫一师二团到达富源的羊场营与李嵩团遭遇,红军很快将敌击溃,歼敌一连多。25日清晨,红一军团先头部队配合三军团一部在沾益、富源交界的车新口一带包围了李嵩团残部,经过6个多小时的激战,敌人伤亡惨重全面溃败。25日,军委纵队及一、三、五、九军团均已靠近沾益、白水、曲靖。26日,红军各主力部队根据中央电令精神,集中在沾益、白水、曲靖一线,准备消灭追敌安恩溥旅。27日,为掩护中央军委纵队及其他主力部队顺利通过沾益、曲靖,三军团围沾益城部队午夜后对敌发起佯攻,天亮后收兵起程。当晚,在西山关下村的三元宫召开中央政治局和中革军委联席会议。

1935年11月19日,红二、六军团完成策应红一方面军长征的任务,从湖南桑植县的刘家坪和瑞塔铺地区出发,开始长征。于1936年3月20日和21日,分两路从贵州省的威宁县先后进入曲靖宣威。22日,红军向宣威城方向逼进,主力部队进驻徐屯、来宾铺一线。23日拂晓,二军团五师13团奉命从新田出发,袭占宣威城。在来宾铺、虎头山一线展开激战。面对云南境内的险恶局势,红二、六军团挥师东进,于3月28日和29日先后从宣威、富源再度进入贵州盘县,争取到了短期的休整时间。

抢渡牛栏江

1935年4月25日,红九军团由贵州省盘县进至云南省富源县,27日攻占了宣威县城。消息传到会泽,会泽地下党非常振奋,相互联络摩拳擦掌等待红军的到来。4月30日,红九军团进入会泽,短短7天,打土豪、开粮仓、壮队伍、强军需,在会泽大地播撒了红色的种子。

在红军渡过牛栏江的背锅石渡口,村民陈荣正指着江边的路口说,他爸爸告诉他,当年红军长征就是从现在这个地方过江,一个彭姓老人和一个蔡姓老人划了两天船送红军过江,由于人少船少过江速度极慢,于是动员老百姓把周边的船集中在一起,然后用绳子把船连起来,凑了些木板来铺在船上面给红军过。陈荣正还讲到,这个村子叫塘上,当年红军到这个村子时,陈宝昌就跟着红军到了者海。由于陈宝昌是家里的小儿子,他母亲就叫他哥哥陈甫昌把他追回来,但陈甫昌到了者海受到红军的影响,也没回来,哥俩一起跟随红军长征去了。

在陈甫昌的孙子陈国彦家中的墙上挂着两个相框,其中一个装着一张黑白的老照片,陈国彦介绍道:“这张就是我爷爷的,他叫陈甫昌。”接着他指向另一个相框中一张穿军装的老照片说:“这张是我二爷爷的,他们一起去参加了红军。后来,只从部队寄来了我爷爷的证件和这张照片,告诉我们他已经牺牲了。新中国成立后,二爷爷则一直在昭通工作,1983年也去世了。”

兄弟齐参军

1935年5月1日,红九军团大部队从会泽大井镇进入者海坝子。经犀牛到三家村后兵分两路:一路经新店子,夜宿者海湖畔的石头河;一路经赵家村占领者海镇,后经过鲁机、瓦窑、大桥、陈家村、五里牌、绿荫塘,当晚到达铜厂坡、三道沟、颜家店、中路卡、石桥沟、小铺子一带宿营。

石河村村民王美顺回忆说:“爷爷把红军带进屋内,两个人打了一个地铺睡在地上,其他大约有百多人就睡在廊檐下、过道上,有的睡在院子里。”

5月1日,红军在者海村武圣宫古戏楼院内召开群众大会,宣传红军主张,号召热血青年踊跃参军。听到宣传,老百姓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当即20多名有志青年报名参加了红军。正在为地主放马的黄少勇(原名李本善)听到红军的宣传号召,牵着地主的马参加了红军;为地主贩货的李正清,带着17个扛扁担的难友参加了红军;五里牌村的赵辉青、赵辉润参加了红军……

李本善的侄女李文会说:“当时我大爹受到了红军宣传的影响,受到地主恶霸的欺压,苦不堪言,一心一意想跟着红军革命到底,后来就跟着红军一起走了。受我大爹的影响,我三爷爷家李富善、李德善、李文艺、李文选哥四个都一起参军了。我大爹去世后我们把他的骨灰安葬在了会泽的烈士陵园,每年我们都去扫墓祭奠。”

者海镇的老人们说,他们记忆最深刻的是:红军说,我们一定能胜利,一定要回来的。1949年3月,中共会泽地方组织建立了以武圣宫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者海镇成了解放战争时期会泽革命斗争的摇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