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当上皇帝,父亲跪着见他,儿子想了一个办法,后世纷纷效仿

在古代,皇帝为天下之君,掌控着臣民的生杀大权,皇权也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力,没有任何其他的权力能够凌驾于其上。尽管古人同时也强调“百善孝为先”,但皇帝即使是和自己的父母也是君臣关系,万万不可逾越。

比如晚清时期,醇亲王奕譞那年仅4岁的儿子载湉被慈禧选为光绪皇帝的时候,醇亲王一家不见任何欢乐,而是恸哭流泪。从此以后,载湉便和自己的父母只能以君臣礼相见,还不能与自己的父母相认,他的父亲已经变成了咸丰帝,而他需要侍奉的母亲也成了慈禧太后。

公元1908年,不到两岁的溥仪被抱走成为皇帝的时候,他的父亲载沣即使是摄政王,那也只能下跪拜自己的儿子。这便是至高无上的皇权的严苛,但事实上,为免父子君臣相见,早在2000多年前,汉高祖刘邦就已经想出了一个十分巧妙的办法。

刘邦是大家相当熟悉的一个皇帝,他从最初的小吏亭长开始奋斗,最终于公元前202年2月登基为帝,也算是布衣皇帝了。刘邦能够从秦末众多农民起义的领袖中脱颖而出,击败声势震天的楚霸王,其手段不可谓不厉害,他与自己父亲之间发生的事情也可看出其狠辣。

刘邦的父亲名刘煓,一般被称为刘太公,出生于公元前282年,以务农为生。公元前209年,刘邦起事后,刘太公便只能靠着儿媳吕雉赡养。但是公元前206年楚汉之争进行到白热化的时候,刘太公和吕雉所滞留的丰县被项羽所控制,刘邦想迎回家人,项羽却提前控制了他们。

公元前203年,楚汉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项羽想利用刘太公威胁刘邦,谁知刘邦出人意料之外地回答:“吾与羽俱北面受命怀王,约为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幸分我一杯羹!”意思是,任凭项羽煮刘太公,到时候别忘了刘邦他分一杯羹就好。

项羽原本只是想利用人质,却没想到刘邦这么不要脸,他虽然震怒,但却也没有真的杀了刘邦的父亲泄愤,后来还把刘太公和吕雉、刘盈都毫发无损地还了回去。刘邦能够狠心地拋妻弃父,甚至说出吃父亲的肉汤的话,足够证明他比项羽更具备成为帝王的凶狠毒辣,不为情所困。

公元前256年,刘邦终于成就了一番帝业,也成为了史上第一个“草根皇帝”。为了使天下归心,得到世家的拥护,刘邦自然是要遵守礼教,恭敬细谨地对待自己的父亲,并每过5天就朝见刘太公一次。

但是“天无二日”,皇帝可是“龙种”,他人皆是臣,哪有龙拜人的道理,这是违背规制的。所以,刘太公在听完他们所言后也被吓住,刘邦再来拜见他,他就吓得连连后退。刘邦见此父亲如此,一开始也是觉得莫名其妙,但在听完解释后也恍然大悟。

此时,刘邦也面临着是继续拜见父亲尽孝,还是强化皇权的选择。俗话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刘邦却无需做选择,直接尊自己的父亲为太上皇。如此一来,不仅皇权稳固了下来,还能向天下彰显皇帝的孝心。

而刘太公也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太上皇,也是第一个没有当过君主,且还在世的时候就被封为太上皇的人。刘太公跟着自己的儿子也是享尽了荣华富贵,刘邦侍奉太上皇也是尽心尽力,但凡父亲表现出不愉的神色,他都会刨根问底。

刘太公不太适应皇宫中的生活,想念家乡的父老乡亲了,刘邦便直接将丰县“复制”了过来,房屋、街道等都和原来的丰县修建得一模一样。丰县原来的男女老少、房屋家具,甚至包括鸡鸭猪狗也全都搬迁到了“新丰县”。正是由于连鸡犬都能找到各自的家,所以便有了“鸡犬识新丰”的说法。

不过,想成为太上皇还是有一定的限制,像清末亲王的儿子成为帝王,亲王仍旧只能为臣子的情况估计刘邦也料想不到。只是这个难题随着封建王朝的覆灭,也不会再有人去想办法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