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佩纶迎娶李鸿章小女儿后说:我再也不能靠李鸿章当官了

李鸿章有3个儿子1个女儿。

儿子分别叫李经方、李经述、李经迈,女儿叫李菊藕。李菊藕生于1866年,作为李鸿章唯一的女儿,得到了李鸿章的宠爱,被当作“掌上明珠”。古代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李菊藕从小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辞言娴雅,能诗善文。

转眼之间,李菊藕已经长大成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那时候,李鸿章是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权倾朝野,深得慈禧太后信任。在习惯门当户对的年代,李鸿章的女儿,一定会嫁给王公大臣的翩翩公子,才符合大家的心理预期吧?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1888年,李鸿章将自己最宠爱的女儿李菊藕嫁给了一个40岁的中年男人。夫妻年龄相差18岁。

如果光是年龄大一点,也没有什么,在古代老夫少妻也是常有的事情。可这位中年男子此前已经结婚两次,加上这次是第三次结婚了。

退一步想,年龄大一点,结了两次婚,都不是大不了的事情,如果这位中年男子是大富大贵之人,依然是可以谅解的。可是,这位中年男子偏偏是刚刚被释放回家的朝廷罪臣。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这位被李鸿章选择为东床快婿的中年男子,名叫张佩纶。

张佩纶,字幼樵,号篑斋,直隶丰润齐家坨(今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人,生于1848年。张佩纶的前半生,是开挂的人生。他23岁考中进士,点了翰林;34岁署理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官居正三品。他以“清流”自居,在朝廷里犯言直谏,弹劾了许多朝廷重臣。在他的弹劾下,包括户部尚书王文韶在内的一二品大员纷纷落马。张佩纶一时之间声名鹊起,与黄体芳、宝廷、张之洞并称为“翰林四谏”。

不幸的是,1884年慈禧太后扳倒了恭亲王奕訢,张佩纶仗义执言,为恭亲王说话,称赞他“勋绩既懋,又际时艰,在两宫宜存无故不弃之心,在醇邸宜怀阋墙御侮之训”,得罪了慈禧太后,因而失势,被派往福建会办海疆事务。福建是中法战争的前沿阵地。当年,法军发起马江海战,重创福建水师,张佩纶见势不对,赶紧撤退,逃了出去。战后,张佩纶被革除职务,发配到张家口。

1888年,张佩纶从张家口返回内地时,第二任妻子边粹玉早已病逝,儿子张志潜年仅9岁,昔日的好朋友绝大多数与他断绝了关系,正是人生中最落魄、最失意的时候。这时候,李鸿章没有抛弃他,聘任他为自己的幕僚。当年冬天,李鸿章更是将小女儿李菊藕嫁给了张佩纶。

当时,人们对张佩纶与李菊藕这段婚事表示不可思议。有刻薄的人,甚至写打油诗讽刺。通情达理的人,也颇有微词。

张佩纶有一个好友叫黄体芳,黄体芳儿子黄绍箕致信父亲时说:“丰润为合肥馆甥,现已下定,冬间成礼。闻者无不诧异……此举成则昔日之清望扫地矣。”这里的“丰润”和“合肥”,分别指张佩纶和李鸿章。他们分别是直隶丰润人和安徽合肥人。“馆甥代指女婿。”黄绍箕认为,张佩纶迎娶李鸿章的小女儿,有攀龙附凤的嫌疑,当年他在朝廷赢得的清高声望将全部丧失。

这不仅仅是黄绍箕一个人的看法。但是,张佩纶自己却不这么看。他在写给一位友人的信件中解释说:“不婚犹可望合肥援手,今在避亲之列,则合肥之路断矣。”

张佩纶认为,自己没有与李鸿章小女儿结婚之前,还可以请李鸿章在慈禧太后面前美言几句,没准能够重返仕途。现在,自己当上了李鸿章的女婿,为了避免任人唯亲的嫌疑,李鸿章已经不可能帮助自己了。换句话说,张佩纶依靠李鸿章来当官的道路,基本上断绝了。

果然,如同张佩纶预料那样,张佩纶与李菊藕结婚后,虽然一直住在天津李鸿章府里,充任李鸿章的幕僚,为李鸿章出谋划策,但李鸿章真的没有推荐他到朝廷里任职。1901年,张佩纶应李鸿章的一再邀请,前往京城参加了《辛丑条约》的谈判,出力不小。《辛丑条约》签订成功后,李鸿章借此机会保举张佩纶,朝廷以四品京堂起用,却被张佩纶坚决辞掉了。

这样,直到1903年病逝于南京,张佩纶的身份都是一名平头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