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杂字话晋商

近日,《清至民国山西杂字文献集刊》(20卷本)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心和热议。

杂字是一种什么样的读物?它在社会上具有什么样的作用和价值?山西杂字怎么会跟晋商联系在一起呢?请民间文献收藏家刘涛先生为您娓娓道来。

“杂字”是一种与《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相辅并行的民间识字课本,属于古代“字书”的一种,明清以来广泛流传于市井乡野。与“三百千”不同的是,“杂字”的编写目的主要为了满足社会底层百姓如农民、商人、士兵、学生等的识字需要。

所以,“杂字”的内容一般是选取当时日常生活经常使用的文字,分类编排成句,从三字句到十几字句不等,偶句押韵,读来朗朗上口,容易记诵,字数少则几百,多则上千,通俗易懂,突出注重实用。

我国幅员辽阔,因受气候、地域等自然因素的制约,形成了各具特色的风俗文化,所谓“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杂字一般是因地制宜、因事制宜、因人制宜撰写的识字教材,多为当地乡村塾师或市井中人方便百姓应对生活所需编写,因此较多方言口语,带有明显的地域性,其传播局限于特定地区。

从地域上看,不同的地域有不同的杂字,有北方杂字、南方杂字,有山西杂字、山东杂字、河南杂字、四川杂字、温州杂字等。

杂字带有显著的地方色彩,有着极浓的乡土气息。正因如此,“杂字”才能够满足特定地域底层百姓应对日常生活的识字要求。

山西杂字的最大特点是什么

通过以上条件所判定为山西的杂字,其内容反映了山西地域文化,展现了山西特有的民俗民风、民性民情、吃穿住行、生产活动、农业生产、商业特点、文化娱乐等,犹如一幅展现山西百姓历史生活的画卷,堪称山西地域文化的百科全书。

山西在明清时期商业比较活跃,流传广泛的《山西杂字必读》及《俗言杂字》等民间识字教材的一大特点是重商气息浓厚。这里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方面是山西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

明清时期山西随着商业经济进一步发展,城镇中出现了大量与此相关的人物,如商人、伙计、账房先生及小手工业者,他们每天都不可避免地要卷入一些商业活动。例如计算成本与利润、购买生产资料、出售货品、订立合同契约、纳税、租赁、借贷等,而进行这些活动都需要起码的读、写、算能力。

为了适应社会发展的趋势,他们必须掌握与他们职业相关的基本读写能力。因此识字学习的需要特别强烈。而山西杂字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他们的需求。这也是杂字产生的社会经济基础。

另一方面,明清商品经济发展深深地影响了山西百姓的价值观,明万历年间已有“士农工商,各执一业,又如九流百工,皆治生之事也”的说法,人们不再荣宦游而耻工商,而在“古四民异业而同道”的旗帜标榜下,纷纷走上了商途,民间弥漫着浓烈的重商主义气息。

山西具有丰富的煤、铁、盐丝等物产,其采煤业、陶瓷业、染织业、冶铁业等在明清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展,同时明朝政府为抵御外族侵略,在北部边境重镇派兵把守,山西商人利用独特的地理之便,在各边镇进行交易,促进了北部边贸活动繁荣,获利甚多。

加上山西自隋唐以来就是交通要冲,尤其是明代以北京为都城,山西成为西南、西北与京城往来的交通枢纽,内地、边塞和全国各地的物资都在这里集散、流通,有利的天时地理促进了山西工商业的繁荣,特别是平遥、祁县、太谷一带城镇农村经济发展较快,从事手工业及商业的人数较多,为适应这种形式,山西民间流传着与商业有关的教材并渗透着重商主义的思想。

山西杂字对经商过程及致富后的生活极尽描绘,这一方面是明清时期山西商业活跃的真实写照。人们耳濡目染着商业经济发展带来的变化,而这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另一方面,流传在民间的山西杂字对当地的百姓又起着潜移默化的教育作用。

自17世纪以来,在清王朝统一全国的同时,山西商人的商务触角即伸向全国各地,并开设了许多商号,涉及的行业有颜料行、染坊行、茶庄、珠宝行、铜匠行,瓷器行、票号,平祁太地区的男性青少年一般到了十四五岁左右,便于父辈介绍到商店当学徒,而那些乡下文人耳闻目睹当地日常生活变迁,为便于当地孩童,尤其是商店学徒及成人识字记账掌握技艺之需,把相关农业及商业知识编成杂字教材“留与后人”,促进了当地商业教育的发展。

再一方面,山西杂字商业气息浓厚跟明清时期山西民间崇商的社会风尚密切相关。明清时期,在山西,“求富”崇商的观念根深蒂固,养儿去经商成为家家户户的第一夙愿。农村少妇哼唱小儿催眠曲时唱道:“我娃娃蛋,我娃娃亲,我娃娃大了走关东。”这说明当时人们对从商做买卖的向往是多么强烈。“看来总是有钱强”成为百姓普遍的思想观念,并深入人心。要求富去经商在山西民间蔚然成风。

“当个富翁”成为百姓的理想和人生追求。山西又有商谚云:“生子可作商,不羡七品空堂皇。”“有儿开商店,强如坐知县。”他们认为经商做买卖要比走仕途做官强得多。这种崇商建业的思想,作为一种社会风气而渗透于广大民众的意识之中,成为广大民众一种自觉的行为准则和价值追求。这也是山西杂字中“有钱强”“做富翁”思想观念的社会基础。

山西明清商人认为,经贸活动为社会提供了方便、舒适、文明的物质生活,经商是创造财富的社会实践,是人实现人生价值的重要手段,是大丈夫建功立业的有效途径,也是值得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

山西人求富崇商的思想观念何以如此根深蒂固,由于自然环境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山西人在本土上地贫人稠,难以维持生计,度日艰难,于是把目光投向了家乡之外的辽阔天地,走上了闯天下谋生计的经商之路。

另一方面,山西历史上有经商的传统,自古以来就有不少从商致富的先辈,受先辈致富后的荣光诱惑,山西人逐渐形成“求富益货”“以商致财”“用财守本”的立业经商的思想观念。因此,在山西杂字中“有钱强”“当富翁”这样的思想观念处处可见。这种观念也就成为具有商业培训功能的课本山西杂字的指导思想,激励和影响并指导着山西中下层百姓的生活追求。

山西杂字中商业内容有哪些?

山西杂字反映晋商的文化是多方面的。

山西杂字首要的功能是满足各个商行的小伙计识字所需。而晋商经营的范围非常广泛,上至绸缎,下到葱蒜,种类繁多。

因此,山西杂字在编写体例与内容上就突出地体现了服务经营各种不同买卖的小伙计。比如平邑梁家堡光绪二十三年的“杂言杂字抄本”的分类就非常有特点。

先是五代祖宗,介绍人与人之间的称呼。

接着就是颜料店、绸缎行、银匠铺、穿衣服戴帽子脱靴子、海味吃用、用油果子、集上买水菜、水果供献、毡货、开皮房办皮货、置房买地、一年二十四节气、明朝一统十三省、清朝治国二十一省、山西一省管辖、来往书信活套等分类。

从这本杂字的分类来看,编者服务于不同商铺小伙计识字的目的非常明确,可谓用心良苦。颜料店的小伙计可以从杂字中集中认识各种颜色名称,绸缎行的小伙计可以从杂字中知道到底有哪些种类的绸缎,银匠铺的小伙计从杂字中知道银饰品的种类,开皮房办皮货的小伙计从杂字中可以了解各种皮毛的写法,而杂字就列举了50多种动物皮毛名称。

再比如笔者从山西文水书商手中购到的佚名杂言杂字,分类除了飞禽、走兽、宅舍修理材料、菜蔬、寺庙、执事、果品、树木、肉面、花草、颜色、饮馔五味等一般常见杂字分类类别外,还有南京衣服类、珠宝玉器时花首饰类、杂货南果类、赁铺青家居类等类别,颇具商业色彩,这些反映晋商的经营门类及进货渠道。

其中南京衣服类,用了大量的篇幅,列举了上百种南京衣服种类。服务南京衣服店的小伙计最基本的职业知识是要会认会写这些物货名称,杂字满足了小伙计的需求,为他们将来从事或者正在学习的经商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只有会认会写所经营的货物名称及专门的商业用语,才能进一步学习记账、写信、写契约、开票据等必须的商业技能,山西杂字这种“因事制宜”的编写特点,使得山西杂字成为我们能够探寻晋商文化的地方民间文献。

其次,山西杂字还包含有反映晋商的经营模式、经商心态、经营理念经验、职业道德、行业规则、艰辛悲苦、成功失败等内容,这些内容或集中呈现,或零星穿插在杂字书中,在晋商子弟或底层百姓孩童识字之外,又潜移默化地受到经商职业的启蒙教育。

这些杂字反映了山西人为什么要经商,怎样对待经商,如何来经商,经商过程中的磨难及经商成功之后生活等内容,教导了晋商子弟在经商过程中应该坚守的职业道德,应该学习的经商经验,应该必备的经商谋略,应该清楚的经商磨难与艰辛。山西杂字无疑促进了山西经商职业教育的发展。

作者:刘涛,1975年生,山西襄汾人。供职山西省文联,任山西省戏剧家协会副秘书长,业余爱好故纸收藏。出版有《山西杂字辑要》(上下)(合作)《山西杂字藏谈》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