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大洲环游记(二):中东云计算,异口同韵

一直以来,“中东”这个词所承载的印象,是极复杂的。

四大古文明之一的发源地,丰富的石油资源令阿联酋等国家的财富为全球所侧目,与此同时,恩怨纠葛的民族宗教矛盾与冲突也时不时出现在新闻里,提醒民生的水深火热。

不同国家的背景,也导致想要用同一个词来概括中东地区各个国家的情况,总会显得有点异想天开。举个例子,在新冠防疫工作中,就很难用“效果显著”或“严重失利”等词来总结,一些国家严重反弹,也有一些国家确诊数显著下降,无法“一言以蔽之”。

不过,如今却有了一点变数。那就是,云计算。

市场调研机构ResearchAndMarkets的《中东地区云和数据中心增长报告》显示,中东六个海湾国家,包括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尔、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无一例外,开始以云服务来作为经济发展的新趋势。诸多云厂商大举部署数据中心,截至2020年底,该地区有近13万平方米的数据中心建筑群,并且未来四年还将以25%的速度继续增长。

要注意哦,作为新兴市场,中东地区的数据中心和云服务相比欧洲和北美可是有着不小的溢价。相当于明知道五一酒店机票餐饮集体涨价,打工人依然义无反顾地踏上旅程。

假期之于打工人来说是珍稀而宝贵的,以至于承受溢价也要出发,数据中心及云服务之于中东国家,又是怎样一种存在呢?

奶与蜜的宝藏

《旧约·创世纪》上记载,上帝与以色列人祖先亚伯拉罕立约,应许其后裔将拥有流着奶与蜜之地。

而如今,一种变化正在让这片土地产生永久性的变革,找到新的“应许之地”,那就是数字化。

新冠疫情的爆发,引发了大规模的社会变革,出现了新的工作模式、新的隐私与数据监管法案,以及新兴技术的突飞猛进。

在疫情封锁和限制的推动下,中东的全体劳动力转向远程工作,电子商务活动猛增,从医疗预约到家庭聚餐,社会几乎每个方面都转移到了网上,这直接刺激了云的采用。

IDC驻沙特阿拉伯和巴林地区总监哈姆扎·纳克什班迪(Hamza Naqshbandi)在一份有关沙特市场的声明中表示,仅在沙特阿拉伯,2021年IT支出就将增长4.2%,达到111亿美元,其中云服务和基础设施占市场一半以上。

大家可能会问,这是不是意味着疫情结束,中东国家就不用再积极拥抱云服务?一切增长故事就将停止?

或许,我们可以把云计算看做是新的、流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

一方面提供安全的营垒。和传统生活方式相比,疫情之后的数字化程度更高,这就使得社会更容易受到网络安全的威胁。卡巴斯基报告说,在疫情高峰期,阿联酋的消费者和企业遭受了超过 600000 次网络钓鱼攻击。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就在整个中东地区检测到超过 257 万次网络钓鱼攻击。

而随着IoT和迪拜、阿布扎比、马斯喀特(苏丹)等智慧城市的发展,以及GDPR等隐私法案的影响,敏感数据及企业关键数据的安全性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显然,借助云厂商来提升数字安全是一种极具效率的解决方案。

另一方面,则承载着未来的希冀。即使疫情随着多种疫苗上市而行将结束,但对于中东的企业来说,远程和混合工作模式很可能像硅谷一样继续保留。据海湾地区最受欢迎的就业网站之一Bayt.com,90%的中东和北非专业人士希望远程工作继续增加。

另外,阿联酋、卡塔尔等国家的正不遗余力地向数字化、智能化项目投入巨资。巴林信息与电子政务管理局(iGA)表示,巴林政府希望关闭72个实体办公室,将近70%的服务运行在云上。自从巴林实施“云第一”政策以来,70个巴林政府实体中,已经有5个完全迁移到云,35个服务部分转移。以色列政府也于 2018 年 5 月发布了一项云战略计划,以实现“公民生活的真正差异化改变,同时实现成本效益和 IT 灵活性”。

毫无疑问,未来的“新常态”将包括混合工作环境和数字经济的持续增长,都将直接决定云市场的发展。

正如IDC中东、土耳其和非洲地区副总裁Jyoti Lalchandani所说:“虽然COVID-19给该地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破坏,但它也揭示了数字化转型所起的关键作用。”

战与火的交织

技术的“应许之地”,自然也是云厂商的逐鹿之所。目前,云市场的大多数主要参与者都将其扩张战略押在了中东。

中国头部云厂商中不乏早期推动者,有的2016年就在中东地区部署了自己的数据中心,微软早在2019年6月在迪拜和阿布扎比开设了数据中心,认可了当地数字化转型的巨大机遇;亚马逊(AWS)在2019年7月就在巴林开设了第一个AWS中东分部,并与科威特工商部(MOCI)、信息与电子政务管理局在内的一系列地区政府机构签订了协议。

谷歌云的布局要晚一点,但步子却不小,在2020年相继拿下了“中东最大土豪”卡塔尔,正是与卡塔尔自由区管理局合作,推出了第一个云计算中心,很快又与沙特阿拉伯开设了第二个云区——很有一种“富婆,饿饿,饭饭”的既视感。

目前,AWS、甲骨文、微软、SAP和谷歌,以及几大中国云服务商,都在这片土地上拿到了项目标的,但距离中东云市场格局进入了激烈变革期,恐怕还为时尚早。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尽管中东云市场增长强劲,但相比其他,中东地区的云支出仍然是全球最低的。此外,云服务进入社会产业依赖于大量拥有相关专业知识和技能的企业人员,中东地区人才与欧美市场的技能差距严重。

这些都使得把脉市场、打造代表案例、培养长期动能,成为风云变幻中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

异口同韵的诗篇

中东这个欧美国家昔日的“势力范围”,似乎机会距离中国企业还很遥远。但正如前面所说,中东地区的复杂性、发展的不均衡性,也决定了其云市场是极为碎片化,长期而灵活的市场策略自然也意味着无限的可能。

那么,中东云市场究竟有哪些特征是值得注意的呢?

一是应用。

受疫情刺激的云服务市场并不仅有中东地区,但主流市场基本都是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市场增长最快,全球同比增长达到33.9%,也是AWS、微软、谷歌等头部厂商刺刀见红的拼杀之地,而SaaS市场占比最小。

但中东地区却略有不同,SaaS市场(软件即服务)占据了中东地区公有云服务收入的半壁江山,其中客户关系管理(CRM)和企业资源规划(ERP) 是最主要的细分赛道。

基于云的CRM和ERP应用,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可以避免高额的前期建设成本,并且易于访问、快速部署、可扩展性,带来了极为明显的成本效益。

这就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与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由于中小企业希望借助云来加速业务,这就让具有AI的商业智能应用成为中东公共云服务的新兴增长领域,成为该地区SaaS 产品中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将云与智能联合输送到产业,正是中国云厂商所擅长的。

当然,坏消息就是因为CRM等市场相对固定,甲骨文、微软等一些在中东市场有积累的供应商更容易得到客户的信任。

如何让云帮助中小企业做出更明智的决策,有效优化业务运营,在生产和商业场景中证明自己,将成为破局的关键。

二是多云。

一般来说,公有云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首选,可以提供灵活、可扩展且经济高效的 IT 基础设施。在中国云计算市场中,公有云的市场规模也是最大的。IDC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公有云市场同比增长了49.7%。

但中东地区,混合云/多云环境却占据着主导地位。GDPR等隐私法案也在中东地区有着直接的影响力,这就导致许多中东企业更希望将数据和业务部署在私有云和自建数据中心上,以满足合规的要求。

IDC的调查结果显示,超过25%的沙特阿拉伯企业计划使用私有云、公有云和传统IT设施的组合。

中东的企业可以选择来自不同云服务商的服务,让多云架构的普及出现增长势头。但需要注意的是,云内、云间的迁移及技术挑战,并不是所有企业都能够充分评估的。帮助企业客户在多云时代制定分阶段的上云路线图,做出适当的云决策,对于云厂商来说或许是一项不得不与他人分蛋糕的挑战,但也是距离成功最近的一条路。

3.均衡

中东地区各国家有着不同的国情与复杂的关系,也让云厂商不得不思考技术与区域整体发展的关系。

以谷歌云为例,在与沙特阿拉伯等经济发达国家积极展开合作的同时,也对被其封锁的卡塔尔等地区有相应的云计算中心计划。亚马逊也一直与世界银行和阿卜杜拉·古海尔教育基金会合作,在中东开展云技术培训。

这些来自科技平台的努力,凭借着数字化趋势的来临,或许也将弥平这片土地上的鸿沟与裂痕,带来变革与新机。

谁也不能预知,接下来的中东云市场会鹿死谁手、有一番怎样的风云际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要去的地方,有山有谷、雨水滋润,有数字文明在奔涌着、滋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