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万美团外卖员在“裸奔”?美团:没有办法,这会增加企业负担!

近日,北京市人社局副处长王林因为体验送外卖12小时赚41元受到关注。王处长通过自身行动证明了外卖员是有多么的不容易。

在体验了送外卖不易之后,王处长携巡视组又与美团公司代表进行了对话,其中包括:外卖员工的劳动关系、保险等问题。

美团公司的回应让在场的所有人尴尬不已。

1

近1000万外卖员在“裸奔

据美团代表透露,目前美团平台上的注册外卖员有将近1000万人。这1000万人都不是美团的员工,而是属于外包的关系。

巡视组追问:“(外卖员)发生问题后,是你们平台负责赔偿,还是供应商负责赔偿?”

美团代表:“这个是有商业保险来承担,每天3块钱,从外卖员的佣金中扣掉。”

王林纳闷问道:“这3块钱到底能保我什么呢?”

美团代表:“包含保额60万的身故伤残险,还有5万元的医疗费用。”

巡视组:“(前段时间,外卖小哥猝死)最后平台赔了60万元,这是在你们的商业险之外,还是迫于舆论压力?”

美团代表:“应该是后者。他们在工作中产生的行为,我们也没有办法完全直接负责任,这可能会增加一些企业的负担。”

巡视组反问:“你们平台还觉得挺委屈?但是舆论是不同意你们这种说法的。”

通过整段对话,我们可以看出,美团外卖小哥虽然穿着美团的衣服、戴着美团的帽子、送着美团的外卖,但是他们的劳动关系跟美团没有一毛钱关系。美团成功将接近1000万的外卖小哥甩给了第三方劳务派遣机构。

也正因为此,美团才敢让外卖小哥困在系统里,通过算法,美团可以让这些外卖小哥发挥出最大的潜力,把人像机器一样地用着。一旦“机器”坏掉,美团可以将“机器”扔掉再换一台。

可悲的是,这些外卖员并不能去告美团平台,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合同关系。就算有外卖员告了,照样无法在法律上获得胜诉的可能。

说白了,在外卖员不出问题的时候,美团平台跟外卖员属于合作关系。在外卖员出了问题之后,外卖小哥可能要自掏腰包,毫无安全感可言。将近1000万的美团外卖员全部都在“裸奔”。

可能有人会说:“外卖员每天不是交了3块钱的保险吗?怎么会是裸奔呢?”

首先,每天3块钱的保险只包括身故伤残险和医疗费用。医疗费用的保额只有5万元,一旦有骑手发生大病,这5万元是远远不够的;

其次,这些骑手没有必要的社保保障。不管我们在做什么工作,都要考虑到老了以后怎么办?外卖员有的主动,有的被动放弃了社保,最终成为了吃青春饭的一群人。

2

大公司不应该只注重利益

据了解,美团外卖员与第三方劳务派遣机构签的合同主要有三种,分别为:劳务协议、劳务合同和承揽协议。

三种合同有着巨大的差别,其中劳务合同相对比较正规一点,第三方需要为骑手交社保。如果是劳务协议,那么第三方就不需要为骑手交社保。如果是承揽协议,骑手就相当于是个体户,自己承担一切可能面临的风险。

有律师对此表示,如果骑手与第三方是劳动关系,骑手在工作过程中受伤就算是工伤,应该得到赔偿。但是骑手与第三方签订的是劳务关系,而且没有交社保,很难真正维权。

有些第三方恰恰利用了骑手不清楚三者之间的区别,糊里糊涂就签了合同,最终很难维权。

就算有外卖员猝死,美团也认为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之所以平台最终赔了60万元,还是因为迫于群众的舆论压力。

美团与巡视组的对话充分展示了一家企业的“精打细算”,丝毫看不出任何的担当。

与美团外卖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京东物流,旗下同样都有上百万的骑手,但是不少京东物流的小哥是跟京东直接签劳动合同的,该交的社保一样不会少,如果出了问题,京东还能给员工兜底。

当然,美团可能也有委屈,因为根据公司年报显示,2020年公司的净利润只有47.08亿元,如果公司给每个全职外卖员签劳动合同的话,那么公司每年可能会额外支出300亿元左右,这对于美团来说是不能承受之重。

不过,回过头来想想,京东物流也是连亏14年才熬过来的,美团为什么就没有这种勇气呢?

一家大企业不能为了讨好股东就将利润摆在第一位,而应该承担起自己该负的责任,让员工具有归属感,让企业具有使命感,众志成城,才能创造更美好的生活!

用媒体思维全网覆盖,让产品销售慕名而来!

未来所有的商业竞争,都会聚焦在媒体传播上。一家公司或一个老板,如果媒体思维短缺,注定会提前败下阵来。

请记住:没有传播度,就没有认知度;没有认知度,就没有美誉度;没有美誉度,何来知名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