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驻华大使:国际社会应呼吁哈马斯停火,而非以色列

作者|徐亦凡

编辑|漆菲

哈马斯向以色列多个城市发射数千枚火箭弹,以色列对加沙发动数百次空袭开展军事报复——自2021年5月10日以来,巴以之间的流血冲突步步升级。近一周后,事态依然严峻,尽管国际社会呼吁克制冷静,但双方迄今未有让步停火之意。

从加沙地带射向以色列的火箭弹

冲突的后果无疑是惨重的,截至今日发稿前,巴勒斯坦加沙地带卫生部称已有145名巴勒斯坦人死亡,以色列政府表示以方有10人丧生,双方亦有大量人员受伤。

这场冲突会升级成战争吗?巴以之间还有和平的可能性吗?以色列政府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以色列驻华大使潘绮瑞(Irit Ben-Abba Vitale)于5月15日接受《凤凰周刊》专访,就外界关切和近期事态表达了以色列的立场与观点。

以色列驻华大使潘绮瑞

“哈马斯也在杀害自己的平民”

问:本轮巴以冲突被认为是2014年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你认为此次冲突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什么?为什么冲突仍然不断升级?

答:是哈马斯再次造成了冲突升级,即占领加沙的组织。他们的目标是将以色列彻底摧毁,这就是哈马斯的意识形态。尽管哈马斯称其领导是为了照顾人民,但最终,很多流向哈马斯的钱都被用于军事建设和打击以色列。这就是他们的目标。如今,这些导致了我们所见的新一轮的暴力循环。

而一个很可能的重要原因是巴勒斯坦总统、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推迟原定于下周进行的选举,哈马斯领导层对此感到非常失望。他们原本预期可以赢得选举,不仅领导加沙,还能接管(约旦河)西岸,而西岸目前处于巴勒斯坦政权的控制之下。所有的愤怒和失望现在都指向了以色列。哈马斯想向世界,特别是阿拉伯世界证明,他们是耶路撒冷圣地的保护者。

最近是斋月(注:2021年斋月为4月13日至5月12日),很多人在斋月期间来阿克萨清真寺(Al-Aqsa mosque)祈祷,因为这是穆斯林的宗教活动。他们在阿克萨清真寺的圣殿山(Temple Mount,穆斯林称“尊贵禁地”)囤积了大量石头和棍子。而从圣殿山也可以看到西墙(Western Wall,也称哭墙),这是对于犹太人非常重要的地方。这些人向前来西墙祈祷的犹太信徒投掷石头,以色列警察想要阻止他们,事件随之升级为来阿克萨的祷告者和试图平息局势的以色列警察之间的对抗。

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警察在阿克萨清真寺爆发冲突

然后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出最后通牒,声称如果以色列在周一(5月10日)晚上6点之前不从耶路撒冷(阿克萨清真寺以及另一处冲突点)撤离,他们就会开火,并且的确在下午6点开始向耶路撒冷发射火箭弹。

这是史无前例的。我们以前从未见过哈马斯向耶路撒冷发射火箭弹。这就是事件开端,自此陷入残酷的暴力循环。

从周一开始,他们发射了超过2500枚火箭弹。从以色列中心到南部,每个城市几乎每天都遭到火箭弹打击,比如特拉维夫、阿什克伦、阿什杜德、贝尔谢巴,还有非常靠近加沙边境的城镇和小村庄。

这些火箭弹部分被铁穹(Iron Dome)系统拦截,但还有大量掉落在加沙境内,导致加沙的巴勒斯坦儿童和平民伤亡。他们从平民区发射,我们则追踪其发射器位置并进行攻击。大约30%的火箭弹落在了加沙,所以哈马斯不仅在杀害以色列人和犹太人,而且也在杀害自己的平民,杀害无辜的巴勒斯坦儿童、妇女和男性。这种暴力循环是巨大的悲剧。

以色列铁穹防御系统

但哈马斯针对以色列的持续袭击才是主要问题,他们不会罢手。如他们自己所说,除非以色列被完全摧毁,否则永远不会罢休。

我们在边界上一直与恐怖主义作斗争。在2014年,以色列曾有地面部队行动摧毁了这个恐怖组织的很多基础设施。可这些年来并不平静,哈马斯不时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但我们并没有进行报复。

这一次,我们不得不进行还击。以色列瞄准的目标是这个恐怖组织的总部、哈马斯的头目,而非平民。我们的目标还有他们在加沙周围建立的隧道、制造火箭弹的车间。恐怖分子的所有基础设施都是以色列想要摧毁的。我们没有任何摧毁居民区的想法,但需要明确的是,哈马斯制造和发射火箭弹的地方都在平民区,他们将平民当做人肉盾牌。

问:交火对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平民都造成了伤害。以色列接下来计划如何行动?

答:我们要严厉地、强力地摧毁恐怖组织哈马斯的基础设施,我们绝不针对加沙的巴勒斯坦人民。我们只是针对这个组织的头目,针对其基础设施和制造火箭弹的车间。我们希望一劳永逸地尽可能地摧毁这些设施。

问:巴以冲突接下来是何走向,何时才能偃旗息鼓?巴以之间是否会爆发战争?

答:不,我们和巴勒斯坦人之间不会有任何战争。肯定不会。但我们有针对恐怖组织的战争,这才是我们的战争。我们要摧毁时不时攻击我们的恐怖组织的基础设施。我认为,马哈茂德-阿巴斯很清楚,如果哈马斯接管拉姆安拉(Ramallah,约旦河西岸城市),将是一场灾难,将会是巴勒斯坦政权的终结,西岸将变成和加沙一样。阿巴斯因此决定推迟选举,这却让哈马斯受挫,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本可以赢得选举,然后在西岸制造和加沙一样的恐怖政权。

“巴以冲突与以色列选举无关”

问:舆论认为,此次冲突背后有以色列选举的因素,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想通过打击巴勒斯坦获得更多选民支持。你如何评价这样的看法?

答:并不是这样。我们一个月前刚刚举行过一次选举,目前仍在努力组建联合政府,并不急于开启另一次选举。而且这已是两年内的第四次选举了,无论是政治家还是人民,没有人想看到又一个选举周期。因此,这绝对不是事态升级至今日我们所见的原因。

问:我们看到,以色列方面在发动袭击前会通知巴勒斯坦平民。这是一贯做法么?

答:是的,这是真的。因为加沙是一个非常小的地方,而哈马斯的军事设施都在城市内部。每当要针对哈马斯的设施进行轰炸时,我们通常会打电话给楼里的人,告诉他们进行撤离,避免伤及无辜。

但要打击这个组织并不容易,因为他们一直在城市建筑里扎根,比如会从学校发射火箭弹。当我们瞄准这样的地点时,需要确定这些地方没有无辜的平民,所以会给他们打电话。

问:有视频显示,加沙的医院、学校和银行都遭到了轰炸。如何能确保不伤及无辜呢?

答:哈马斯是一个很会藏身于城镇中心的恐怖组织。有时候,我们想要摧毁他们的某个建筑,但这个建筑与另一个不该被摧毁的建筑距离很近。这个地区很拥挤,要在距离非常接近的建筑物之间进行瞄准并不容易。如果我们要轰炸某个建筑物,会确保掌握所有的信息和事实,确定这是应该被摧毁的地方,比如制造火箭弹的车间。只是当打击特定建筑物时,它旁边的建筑物也可能遭到摧毁,这很难控制,但我们努力做到尽可能精确。

加沙一栋建筑物被以色列击中

“国际社会应施压哈马斯”

问:国际社会一直呼吁停火,以色列计划如何回应国际社会?

答:我认为国际社会应该呼吁哈马斯停火,而不是以色列,我们在进行回击,但是他们仍在不断攻击以色列。就在5月15日一大早,他们在几小时内发射了大约200枚火箭弹。需要停火的是他们,而不是我们。

加沙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

以色列只是对攻击作出回击。如果国民受到袭击,任何国家都会采取同样的决定保护人民、报复恐怖分子,这毫无疑问。国际法也认同这一点,如果遭到攻击,你可以报复,可以打回去。如果哈马斯停火,我们就会停火。所以国际社会应该对哈马斯施加压力,而不是对以色列施加压力。

以色列对加沙发动空袭

问:所以停火与否取决于哈马斯?

答:是的,哈马斯必须停止这种暴力,停止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那样我们就不必采取报复行动。但哈马斯想继续下去,这就是他们的目的,他们并不关心国际社会,只想摧毁以色列。所以国际社会应当向哈马斯施压。

问:巴以冲突是个老问题,为什么它在当下会演变成为新的冲突?

答:因为有哈马斯存在,他们不认为存在放下枪、进行和平沟通的可能。在他们看来,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与以色列斗争。所以你才会看到暴力的不断循环。但不是所有巴勒斯坦人都如此,只是哈马斯才这样。对于西岸的巴勒斯坦人和巴勒斯坦政权,我们会延续一切努力与他们达成协议,得到解决冲突的最终方案。

过去的60年里,我们一直试图坐下来与西岸的巴勒斯坦人谈论和平协议,但我们永远不会与恐怖组织作此讨论。如果哈马斯决定停止对以色列的军事斗争,变成一个不同的哈马斯,假如有一天他们说,我们正在改变意识形态,不再是一个军事恐怖组织,希望与你们和平相处。那可能是另一种情形。但眼下并非如此。

问:所以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不会有谈判的可能性?

答:对,现在没有这种可能性。但存在与西岸巴勒斯坦政权进行谈判的可能性。我们希望以某种方式与他们达成谅解,但不幸的是,过去几年来我们未能做到这一点。这是另一个话题,但这是我们想要的——能够达成“两国方案”(Two-state solution,即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各自建国),通过双边谈判解决巴以冲突。但并不是和哈马斯进行谈判。

“以色列人的生活被彻底打乱”

问:据你所知,以色列人对最近的冲突是什么态度?

答: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要经历这些,而且为什么没有尽头。事态持续快一个星期了,人们的生活完全被打乱了,他们不能去工作,无法送孩子上学,因为军方要求他们必须待在避难所里。每隔几分钟警报就会在全国各地响起,因为有火箭弹被发射过来。

圣殿山与西墙

截至目前(5月15日),我们有8人死亡、数百人受伤,一些人被火箭弹炸成重伤,还有大量的财产损失。人们希望这一切能够停止,但另一方面,他们也会期望政府和军队做些事情使之不会重演。如果我们能够摧毁哈马斯的军事基础设施,人们就不会再陷入这样的暴力循环。国际社会应该意识到这一点,哈马斯组织必须被彻底摧毁。

问:所以以色列人支持政府正在做的事情?

答:是的,当然。特别是那些在以色列南部、非常接近加沙边境的城镇和村庄,它们持续遭到袭击。你不能过正常的生活,人们和孩子们都很害怕,每隔几分钟就会有警报声响起,然后不得不跑去避难所。这不是我们所乐见的事情。

(杜欣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