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女拳如何带节奏煽动年轻人不婚不育?

女拳作为网络暴力活动,与尊重保护女性权益以及支持男女平等的女权性质截然不同。但是女拳以女权为幌子,又具有相当大的迷惑性;其披着平权外衣包藏祸心,在网上多年来煽动男女对立,打性别牌,近年来操纵年轻小白,集中在中国人的生命延续——结婚生育这个问题加大了攻击火力。

我之前写过文章《万字深扒“极端女拳”组织,谁在互联网上“引战”》以及《揭露女拳洗脑的三个层次》中还说过,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是西方尤其是美国女权运动的祖宗和先河,但西方妇女解放运动本身有着蜕变,演变为分裂社会群体的工具;我也在之前两篇文章之中谈到了中国妇女的社会地位比如婚后无需改姓、掌握家庭财政以及国家政策保护上要比欧美国家女性要更好;在我们社会之中也不存在成体制的压迫女性的情况,但女拳的声量则显得异常尖锐,这是很不正常的;甚至已经形成了组织分工严格的网络据点。

今天我们来谈谈“生育”这个女拳密集攻击的靶点,谈谈为什么“他们”如此在意我们国家年轻人生不生孩子这件事?

国内生育率在2020年出现断崖式下跌,创下历史新低。很多人说低生育率背后是高房价、高教育成本导致的,这么说其实无法解释我国很多三四线城市房价不高、生育率也不高的现状;更无法解释很多西方国家房价不高情况生育率还是很低的问题。所以,很多文章并没有谈到点子上,和男性买不买得起房关系不大,而是女性自己想不想生的问题。我之所以这么认为,是看到了美国生育率之后才豁然开朗的。美国在上次世纪60年之后出现了女拳、性解放、多元主义、白左运动等所谓的“平权”运动之后,生育率迭到谷底,由于劳动力不足、出什么奖励政策也都没有用,只能大量引进外来有色人种,而在2020年美国生育率更是跌至百年以来历史最低点,在美国社会各个种族之间的矛盾和撕裂永远无法弥合。这实际上也能为大家观察女拳走向提供依据,请各位静待,在出生人口减少年青劳动力骤减的时候,女拳应该就要鼓吹引入外族人口了。

(上图为中国社会的出生率,下图为美国社会出生率)

金灿荣老师说过,“一个年轻人不愿意生育的民族是一个自杀的文明”,女拳在这个方面绝对可谓功不可没。

根据我以往是文青平台的豆瓣中的豆瓣鹅组、小象八卦这两个极端女拳社群以及其他恐婚恐育社群所看到,女拳看似在打不讲道理和逻辑的“王八拳”,其策略却相当明确:一方面带动女生鄙视男性、仇视男性、打性别牌,制造群体矛盾,即使不能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但能够消灭受洗脑的女性自身的生育意志,并且鼓励被洗脑女生去拉人头“打拳”和“支教”;另一方面实际上也是在挑动男性仇视女性,让男生觉得女性不那么可爱了、要求太高、贬损男性等等。我在之前文章有揭露过女拳背后的运营者很多男性,不少是台湾香港以及境外团队,这一结论在网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撑。因此我总是在文章中指代“女拳”组织时会直接使用“他们”,以免被他们冒充的女性发声所干扰。必须要强调的是,反对女拳就是维护女权(正当诉求正常化、人群避免妖魔化和被操纵的工具化)。

由于国家尚没有明确把女拳定性为邪教,使得他们依然在网络嚣张跋扈、狂带节奏。最近,流行的“躺平”话题实际上也是在年轻男生那里带来了节奏,女拳洗脑女性“不恋爱不结婚不生育”,躺平洗脑男生“不恋爱不结婚不生育”,二者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目标都是试图左右中国人的生育和人口繁衍;均可以理解为境外资本对国内年轻人在生育问题上兜售“自由”的毒药进行深层次的洗脑。

值得庆幸的是,第七次人口数据调查出来后,很多人口经济学家开始呼吁开放人口和鼓励生育政策,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共中央政治局5月31日召开会议,讨论如何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开放生育政策的目的旨在社会长远发展,由于生育大事在于公民个人的选择,就此大家在互联网上也展开了辩证性的讨论。

不出意外,在豆瓣鹅组、小象八卦可以看到激烈的反弹,“三孩政策”这一热点再次被“女拳”组织树成靶子来打,并借此散布极端观点;我上次写的文章把豆瓣鹅组和小象八卦作为极端女拳组织聚集社群进行运营和话术研究,得到了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以及研究国际政治老师的转发,当然在豆瓣女拳小组得到了回应,结合“结婚生育”这件人生大事,这让我想接着再写一篇,把女拳不良动机再扒一扒。

(女拳组织他们从来都是直接调侃有关女拳是受境外势力控制,并对女拳质疑的任何声音都有基于自身话术的回应,总能归结为一点:“打拳有用,他们怕了”,图片来自豆瓣鹅组)

01

“极端女拳”支教和打拳有着明确的组织目的

之前我有写过,极端女拳在互联网上搞舆论战主要是两种组织形式——“打拳”和“支教”,而这两种活动只需要再展开分析一下他们目的并不是为了争取女性权益,而是左右年轻人的生育观念。

女权本质是追求男女权利与义务的对等,为弱势女性群体发声,而极端女拳从反对男权演化为反对所有男性;所谓“打拳”就是无差别攻击和侮辱中国男性,看待一切问题都带有性别视角,以个体代表整体,以局部定义全部,在骂战极尽污秽词汇,引战网友,比如以“蝈蝻”、“蝈蛆”、“蝻性”、“xdz”、“骟人”称呼男性密集在评论圈灌水以及发帖。

这点在最近的刑事案件的社评中体现最为明显,比如近期热门的南京新街口伤人案,属于个别情节严重的刑事案件,案件还在调查过程中,但女拳却会因此而上升到整个社会男性的问题上来。

在豆瓣小象八卦小组中,就有人专门就此事发帖,并将打击面覆盖到所有男性群体,而在下方的高赞评论中,也都是对男性整体的群嘲和侮辱。

不能以偏概全是我们从小受到的基本教育,但在极端女拳主义者的有意煽动下,犯罪嫌疑人的问题就会变成全体男性的问题,如同评论里所说的“人均绿帽奴”这口大锅就扣下来了。就事论事是平等沟通的前提,在很多事件中我们应该抛开性别看问题,无论是南京新街口案件中的吉某某,还是轰动全国的劳荣枝案件,都是个人的问题,没必要上升到性别层面。

在豆瓣鹅组、小象八卦之中恶性刑事案件的曝光帖与宣传不婚不育帖子旗鼓相当,在这些案件解读之中帖子重点突出是男性群体,并进行以偏概全的极端打拳,目的就是要在女性小白心目之中埋下“恐男”、“仇男”的种子。极端女拳就开始对女性群体的“支教”,这种支教说辞是“拯救女生于水深火热”之中,实际上带有明显的洗脑色彩,并具备非此即彼的极端立场。在这些社群的讨论贴之中,极端女拳将温和女权嘲讽为“平权仙子”,攻击已婚女性为“婚驴”或“娇妻”,攻击正常恋爱女生为“福利姬”,不断在反人类道路上越来越走,而极端化又带来网络骂战,从而吸引更加激烈女拳抱团。

在豆瓣的小象八卦社群,也有理性的温和平权女性表达对于极端女拳的不满,“我生气的是某些人因为和别人想法不一样,就把别人打成仙子娇妻辱骂。”这本来是非常理性且不带攻击性的声音,但在下方评论区,最高赞却充满了戾气和偏见,“骂几句男的又怎么了”以及对男性进行污名化攻击。

有女生在我上篇文章的微博转发之中留言说自己就“被女拳打出的用户”。这就是典型的“沉默的螺旋”现象,极端女拳通过抱团对温和女权的攻击和孤立,让其难以发声,逐渐退出平台讨论,从而彻底控制整个舆论场,进一步形成普通女性进行更强势、封闭的洗脑环境,让其作为“工具”从事社会群体分裂和打性别牌的自发人员,用互联网运营话术说这叫“转化”了。

(有用户反馈,在豆瓣鹅组从此前八卦群组,变成了极端组织的打拳组,只有支持女拳极端主义才能进群)

02

“极端女拳”传播恐婚恐育和宣传不婚不育的策略

三胎政策讨论一出,豆瓣上的极端女拳也借此展开了恐婚恐育的舆论造势,借机宣扬不婚不育的观点,笔者通过在豆瓣鹅组和小象八卦等女拳集中阵地观察发现,极端女拳的说服话术和传播策略主要有以下三大点:

其一,婚姻本身对女性不公平的,忽悠女生终生不婚不育

女拳组织宣传“不婚不育”观念的起点认为,当一个女性走进婚姻时,她的悲剧命运就是注定的,无论你遇到的是怎样的人,都会面临婚姻带来的天然压迫,要为家庭付出全部且交出自我。

在我国法律中,婚姻对于男女的权力义务界定是对等的,比如男性在经济层面上也会面临很严峻的社会要求,丈母娘要房要车要彩礼的情况也是非常普遍,男性是家庭的“顶梁柱”和主要劳动力,女性和男性本身是相互合作、相互扶持的和谐家庭关系,但是在女拳的歪理邪说的怂恿之下很多被毒害的女性出现,导致家庭关系以及网络上男女关系紧张,这也间接推动了男性“躺平”呼声。

极端女拳还特别聚焦关注女性的不良遭遇,并将极端案例放大,把责任归为婚姻制度上,以此来激起普遍女性对于婚姻的恐惧;为了彻底贯彻不婚不育,极端女拳组织者密集灌水写伪装帖,主张信众向自己的父母打拳和支教,并称之为“抵抗父权社会”。女拳支配小白活动不是为了追求“权”,而是追求“乱”。

其二,贬低向往婚姻家庭的正常女性,女拳对于正常女性进行人格贬低和辱骂式“PUA”

在极端女拳那里,坚持单身、不育才是所谓的“好姐妹”,对爱情婚姻保持正常向往的女性都是“渴男的神经病”“娇妻”“仙子”“婚驴”,对于支教失败的女性,他们会竭尽全力进行嘲讽和贬损,言语极其恶毒。

在统计学中有个幸存者偏差的概念,即人们只会看到经过筛选后的结果,并将之作为整体情况,在极端女拳的引导和宣传下,出轨家暴的都是男性,而女性都是容忍接纳的一方,对爱情婚姻向往的女性都是脑子不正常,心甘情愿给人做奴隶。

这种反智和反人类的疯狂叫嚣近年来使得整个互联网上舆论乌烟脏气;女拳擅长于各种贴标签和侮辱话术,有人专门负责提炼这些词汇交由组织内部发文传播,也有人专门负责对正常女性进行打拳和支教,还有专门负责撰写辱骂男性和打压温和女权的内容,有专门账户进行评论和点赞等,我们不能排斥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女生迫于这种极端组织的洗脑话术和PUA进而屈从“女拳”们的网暴淫威。

其三,鼓吹生育会让女性沦为生殖机器,并且称一切传统道德和家庭观念都是封建洗脑,让女生跟女拳走,不要相信父母家人和社会价值观,更不要受放开生育政策影响。

在豆瓣鹅组、小象八卦之中,对三胎政策反馈,极端女拳在其中几乎发起了声讨,认为这将使得女性会沦为生育和赚钱机器。

(豆瓣鹅组关于三胎帖子讨论有504条,大部分都是在给女性带节奏)

(在小象八卦的极端女拳,一直在主张女性不生孩子,让男性肛生以及鼓励国内女性去使用国外精子库等即所谓“单身生育”,而发表这些观点账户基本上只发打拳内容,活跃时间基本为上班时间;这本身就是他们的工作)

在豆瓣鹅组和小象八卦女拳所带的节奏偶来看,女性独有的生育权一直都是被男性剥削的资本,女性的子宫只是男性的生产资料,生孩子只是为了给男性传宗接代,对自身而言只有损失毫无收益,所以必须要收高额彩礼,且无论多少钱都不能挽回自身的损失。即便政策优惠是给到整个家庭的,但极端女拳认为福利都是男性的,而责任都是女性的;一边在反抗男权和传统意识形态,一边又在自我物化和工具化,极端女拳完全无视男性在家庭中的付出,将自身塑造为受剥削者和压迫者,以弱者姿态无条件索取一切权利,将自身的义务全部等同于不公正对待。

从理性角度而言,一个健康的舆论环境,应该是容许多元化观点存在的,但在豆瓣鹅组和小象八卦这样的极端女拳集中的阵地,任何与自身观点不同的言论,都会被集中攻击。以“自诩正义”的姿态行者“网暴”的事实,对异见者实施挖坟、断章取义、人肉、挂人社死等各种暴力行为,对任何社会话题都采取性别差异对待,万物皆可打拳,一切皆可支教。

当然极端女拳组织歪理邪说,又有借鉴一些女权的理论支撑,以此蛊惑一些年轻女性:

一个是波伏娃的《第二性》,这本书本身就备受争议,还受到了很多女权主义者的批评,其敌视男性和无视男女差异特征十分明显。比如整本书中并未讨论女性工作,而只是将焦点放在了女性如何逃离家庭上。波伏娃认为女性在性活动中的被动地位导致她成为男人和自己的情欲对象,从而失去独立的主体性。有意思的事,作者波伏娃本身是萨特的情妇,并在萨特多次出轨、不婚之后依然与其保持关系,并和萨特其他的女友成为了朋友;而这就是女拳主义心目之中的“大师”。作为学习外哲过来人,我可以明确告诉大家,在存在主义流派之中,伏波娃并没有做出多少学术贡献,她即使和萨特加在一起,与胡塞尔、海德格尔等大师相比只能做学生,从思想原创性而言甚至不如其同辈的加缪。

二个极端女拳理由来源来自于批判学派也就是法兰克福学派,这一学派着重研究大众传媒对人心理和行为影响,并且批判现在工业化文明对人的异化以及消费主义,主张人本身的自由,并通过实验对于不同亚文化以及社会圈层人员进行社会偏见研究。但让人讽刺的是,正是消费主义把掌握家庭消费开支的女性捧上了神坛,而女拳又利用女性的自信地位在大众传媒主张仇视男性,从主张基于恋爱自由的婚姻变成不恋爱不结婚不生育的邪教组织。而一些本来比较隐秘的、小众的社群圈层比如同性恋群体等在经过研究之后借助大众传播在极力放大和鼓吹,在美国社会等所谓“政治正确”运动。

根据豆瓣鹅组、小象八卦等极端女拳集中阵地观察不难发现,对于某些温和理性的发生,在评论区都会见到集中火力的攻击,且高赞置顶;而极端女拳主义者的一些反社会、明显违反公序良俗的观点,也能得到大量支持,这已经走向了主流价值观的反面;很难让人不相信这是水军的迷惑操作;但对于很多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而言,看到这种极端观点的大面积散播,是否保持了清醒头脑和明确是非观呢?

03

极端“女拳”的阴谋不会得逞,但是他们不会放弃搞事情

极端女拳早已走向了女权的反面,20世纪著名哲学家以赛亚·柏林曾提出流传甚广的“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的概念,前者强调的是通过控制自己积极行动来定义自我和追逐自由,后者强调的是不被强迫和打扰的自由。极端女拳在争取女性权利和自由上,既配不上“积极自由”,又污蔑了“消极自由”。但是自由发声在网络打拳和支教,又构成了他们本身行为挡箭牌。

极端女拳以打拳和支教作为自身的主动出击,但却走向了群氓暴动,女权的崛起本意是为了扭转女性在社会不公对待和压迫中的客体性,但极端女拳一跃成为了压迫男性和其他女性的主体,以侮辱他人尊严来彰显自身“正义”,滥用和曲解了“积极自由”;已经成为互联网上的“网络霸凌者”和“引战者”。

极端女拳的打拳和支教攻占舆论高地的行为,其实也已经干涉了他人的自由选择,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对于婚姻和家庭的认知,而极端女拳否定一切和自身不同的观点,极力推销自身的极端观念,对于拒不接受者实行人身侮辱、PUA和网暴攻击。

用一个粉丝用户的话说,如果说不恋爱不婚不育是个人选择无可厚非,如果极力想周围人推销这种生活方式,不过和自己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就予以“打拳”和“支教”,这样的人应该进精神病医院。

极端女拳长期以来在互联网上打性别牌,鼓励女性不婚不育,挑起男女对立,散播反社会反人性的观念,其目的和行径十分可疑,不免让人联想到西方长久以来的文化殖民和和平演变。笔者在过往文章中也提到过,打“性别牌”是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常用的制造分裂手段,在FBI前翻译西贝尔·埃德蒙茨2015年一段曝光涉疆采访视频中,她在采访之中表情轻松说,“我们要逐渐在中国内部打性别牌、种族牌”(Play the gender and race card)。而极端女拳的所作所为不正是“性别牌”的典型代表吗?

美国中情局的“马甲”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以非政府组织为外衣,这些年来一直在资助东欧、中东以及东亚等威胁到美国通知地区的一些极端组织,以此来制造内乱。去年NED公布资助国内NGO(非政府组织)之中排名第一个就是中国的“女权组织”,NED在香港所设的“港美中心”在港回归之后就操办起了“妇女培训班”,专门培养极端女拳,并提供专项经费在内地以“公民项目”的外衣进行推广。除了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各种名义上的“女权”组织以外,还有福特基金会、索罗斯开放社会基金会一直对公开面向中国的“女权”和“人权运动”的各种NGO进行不断注资。

而具体执行女拳活动的人,则通过豢养水军,在互联网灌水的方式到处横行,唯恐天下不乱。

如何判断一个事物的始作俑者和推动者,最简单的逻辑就是去分析谁是最大的受益者;中国年轻人不生孩子难道是为国家好?家庭好?还是为个人好?本来是一个很私人的问题结果却被带起来了节奏,把很多年轻人转化成为消极抵抗的工具人,可见女拳本身毒害之烈。

从长远影响来看,极端女拳的邪教性质和极端行为,不仅对于女性的社会地位提升没有帮助,反而更容易激化社会矛盾和家庭矛盾。当前中国社会开始加剧的代际矛盾、男女矛盾、家庭矛盾,在中国人口老龄化的今天,女拳为祸人间、危害社会短期目标是鼓动年轻人不结婚不生育,长期是为了祸害中国年轻人自己断子绝孙,而当他们借助“女拳”组织深入年轻人社群中活动,有着无比精明的布局,假以时日,毒药攻心,最终必让整个国家付出沉重的代价。

【结语】

以史为鉴,远离走向极端的观念和行为,回归再正常不过的常识,有助于我们的理性和智慧增长,更有助于我们过好幸福的人生。

自由恋爱、养儿育女、成家立业本来是每一个人朴素的愿望,和人性中最美好的追求,也是大多数正常人的人生阶段。极端女拳不仅是反对、而且还伤心病狂的攻击,他们和女权毫无关系,而是货真价实、受美帝支配的极端组织,其长期利用互联网平台盘踞引战,影响年轻人婚恋观和人生观的负作用已经凸显。全社会陷入到人口停滞社会与他们长期数十年的经营、肆无忌惮壮大脱不开关系,而这种有组织有策略去操纵舆论和荼毒洗脑造成恶性循环,又配合着境外势力险恶目的,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从蔓延渗透明目张胆攻占一个舆论平台,煽动和利用不明真相的年轻人,如果不加重视,养虎为患,迟早会危害到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

▼作者简介

李星(靠谱的阿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外国哲学硕士,靠谱汇创始人,企业媒体化战略创立者与MCN化布道者,出版专著《媒体化战略》,专注于分析互联网商业模式和构建移动营销方法论体系,和你一起透过现象看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