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财阀“逼宫”速放三星太子爷,文在寅没辙了?

作为韩国政坛进步派的代表,文在寅一直期望继承好友卢武铉的遗志,推动对财阀的革新,所以上任之初就明确表示,他不会赦免涉及行贿、贪污这类经济犯罪的人。上任四年以来,他也确实从来没有跟财阀们吃过饭。

文 | 一 一

速速释放李在镕!

6月2日,韩国四大财阀负责人在青瓦台亲自向文在寅提出,李在镕对保持韩国半导体竞争力至关重要,他不应该待在监狱;6月3日,韩国五大经济团体负责人又当面向韩国总理金富谦提出,李在镕必须尽快回到工作岗位,否则对韩国经济影响重大。五大财阀的“逼宫”引发韩国各界激烈争辩。

韩国总理金富谦(左三)图:韩媒《京乡新闻》

韩国民间团体和学界对释放李在镕的提议坚决反对。

多所韩国大学的教授提出,所谓因为李在镕被关在监狱里,韩国疫苗供需和半导体产业竞争方面就将面临巨大困难,这种说法完全错误。如果李在镕被特赦,将是青瓦台、三星和韩国商界“串通好的纸牌”,意味着文在寅政府主动放弃自己强调的公平和正义。

文在寅到底该做何抉择?

四大财阀向文在寅施压

5月18至22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访问了美国。文在寅评价此次访美为“最好的访问、最好的会谈”,韩国媒体更是称这次访问使70多年间的韩美关系进入了一个 “新时代”,将被载入史册。

为了这次访问成功,文在寅带着韩国四大企业(三星电子、现代汽车、SK集团、LG集团)的掌门人随行,他们向美国送去了价值44万亿韩元(合384亿美元)的投资大礼包。

6月2日,文在寅邀请韩国SK、现代汽车、LG和三星电子的集团代表到青瓦台共进午餐,主要讨论文在寅上个月与拜登会面后的商业战略。这是文在寅就任以来第一次与四大集团总裁共进午餐。文在寅的用意也很明确——对四大集团总裁推动韩美加强合作表示感谢,并呼吁为发展韩美合作关系继续发挥作用。

会谈期间不可避免地提到了是否赦免李在镕的问题。文在寅上任之后,干的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把三星掌门人李在镕扔进监狱里——今年1月18日,在文在寅四年的追杀后,李在镕向前总统朴槿惠行贿罪名成立,被判入狱2年6个月。

文在寅作为进步派的总统,过去一直被称作是“反企业、反市场”的总统,屡屡为保守派所诟病。如今,他却面临一个比调查审判时更困难的抉择:是否该释放入狱还不到半年的李在镕?

“三星共和国”

三星对韩国经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三星一家企业,就占据了韩国GDP的22.1%,因此也有人将韩国称之为“三星共和国”,认为韩国人一生离不开三件事情:死亡、税收和三星。如果三星真的出现了任何问题,对韩国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韩国五大财阀:三星、现代、SK、LG、乐天

首先在午餐会上向文在寅总统建言的是兼任大韩商工会议所(KCCI)会长的SK集团会长崔泰源。他提出,后疫情时代需要有创意的人才,三星需要企业领导人在办公室里,而不是在监狱里,以便在与芯片制造业务有关的新投资上迅速做出决定。

耐人寻味的是,崔泰源本人就曾是被特赦对象。2014年2月,崔泰源因犯挪用公款罪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在2015年8月的韩国“光复日”前夕,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宣布大赦6527人,崔泰源也在赦免之列。

代替李在镕出席接见的三星电子副会长金奇南指出,当前半导体行业需要大量投资决策,有李在镕在才能迅速做出决策。另一位与会者也表示,在不确定性加剧的时代下,今后两三年对企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时期,赦免李在镕十分有必要。

财阀们的理由看上去挺充分:目前全世界芯片供应紧张,各国陷入芯片大战,纷纷推出巨额的补贴计划。而三星在全球芯片产业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在内存和闪存芯片领域一骑绝尘,在芯片代工领域的市场占有率仅次于台积电;三星和台积电更是全世界仅有的两家能够代工5纳米以下先进制程芯片的企业。

在目前芯片竞争激烈的紧要关头,三星的掌门人却身陷囹圄,这显然不利于三星做出及时有效的决策。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就担心三星会重蹈日本当年的覆辙:“曾是半导体强国的日本,就是因为没有及时作出投资决定而被大胆投资的三星电子超越,在半导体市场的地位从此倒塌”,“三星如果反复错失决策时机,可能也会重蹈日本的覆辙”。

某种程度上讲,财阀们的“逼宫”简直是底气十足。毕竟,在韩国,以三星、现代、LG为代表的大型集团在韩国政坛有着极为强大的影响力,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左右国家政治的走向。

作为韩国政坛进步派的代表,文在寅一直期望继承好友卢武铉的遗志,推动对财阀的革新,所以上任之初就明确表示,他不会赦免涉及行贿、贪污这类经济犯罪的人。上任四年以来,他也确实从来没有跟财阀们吃过饭,这次是因为访美大礼包全部仰仗四大财阀的支持,

得了人家的恩惠,不得不示好。

毕竟韩国总统5年一个任期,文在寅任期只剩下不到一年,手上可打的牌几乎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他所在的共同民主党,支持率暴跌,甚至连传统选区都没有保住,丢掉了首尔、釜山两个大城市的市长之位,共同民主党同僚纷纷请辞,就连前总理丁世均,也已经提交了辞呈……

表态微妙变化,到底该如何抉择?

媒体敏锐地觉察到了文在寅态度的微妙变化。

韩国《民族日报》报道指出,文在寅在上个月的表态中,“国民共识”是反对赦免的理由,而此次“国民共识”却被解释为理解赦免的必要性。

青瓦台的核心顾问也普遍解读称,“文在寅针对赦免李在镕的态度比预想有了很大改变”。

不愿公开姓名的韩执政党高层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听取国民意见’到‘很多国民也都对此形成了共识’,说明赦免的可能性变大”,“光复节(8月15日)特赦时很可能会把李副会长纳入赦免对象”。

这位人士还特别表示,“青瓦台内部分析称,文在寅倾向于把开展境外投资等企业活动当成赦免的重要理由”,“因此基本不会使用可能导致出国活动受限的假释方式,也就是说,李在镕很可能会被彻底赦免并恢复权利,回归经营活动”。

2020年2月13日,文在寅出席在首尔大韩商工会议所举行的经济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座谈会,与三星电子副董事长李在镕握手。

毫无疑问,从文在寅的本意来讲,肯定是不愿意赦免李在镕的。但当他在做要不要赦免决策的时候,还要考虑其他的因素:

首先是韩国经济和韩国芯片产业的发展。

韩国半导体产业界的担忧,其实也是有道理的。在芯片代工领域,台积电一家独大,这一现象已经引发了全世界的担忧和警惕,未来不排除美国会扶持名列行业次席的三星去对抗台积电。如果这样的话,对韩国的芯片产业肯定是一个利好。

财阀渗透韩国社会的各个层次,吞食社会基础,却也成为了韩国经济的顶梁柱。社会的发展无论如何也离不开财阀的支持。政府对财阀的打压,往往会造成大企业裁员降薪、工人失业、收入下降、生活水平降低、国家经济下行。

从民意来讲,也让文在寅左右为难。

一方面,普通人觉得财阀在经济中占的比重太大,普通人的上升机会都被堵住了;另一方面,普通人又都想进入财阀企业工作,获得更好的待遇和稳定的收入,提高自身的社会地位。

近些年,因为朴槿惠的丑闻、文在寅的上台和韩国民情的变化,财阀的行事风格越来越低调。三星在李健熙去世之后,将李健熙60%的遗产都捐了出来,同时还捐赠了韩国第一所传染病专科医院。除此之外,李健熙生前收藏的2.3万件艺术品也都捐给了国家。

李在镕在官司进行的前后多次向国民道歉,并承诺不会让子女继承经营权。在平息民众怒气方面做足了姿态。因此,目前韩国国内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赦免李在镕对韩国经济有好处。

另一方面,韩国民间团体和学界却对特赦李在镕持否定态度。

6月3日,韩国《京乡新闻》以《文在寅政府绝不能为了释放一个企业领导人而破坏公平正义》为题报道指出,学界和市民团体中,反对赦免李在镕的声音占优。有人批评称,这是文在寅政府主动放弃自己强调的公正和正义的行为,也是另一种形态的国家政权垄断。

当天,韩国经济改革联盟和参与联盟、民主工会、韩国工会等市民劳动团体聚集在青瓦台前表示抗议,反对将“赦免假释”作为经济投资借口而付出政治代价,或将其奉为经济发展的逻辑被财阀们恶意利用,从而使企业犯罪正当化。

《中央日报》指出,文在寅和财阀总裁的举动,为重现以赦免换取财阀投资的“旧习”营造了氛围,只能表明国家政商勾结的事实。

还有经济学人士指出,仅从三星股价来看,并没有证明李在镕不在会对企业价值产生影响的客观根据。而且也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三星集团的经营出现实质性的困难,要求释放李在镕不过是财阀们的说辞罢了。

此外,文在寅还得考虑美国的因素,特别是在韩美国商会的意见。

就在他上月访美之际,在韩美国商会向青瓦台递交文件称,“赦免李副会长,将成为加快总统拜登在美国国内构建稳定半导体供应链速度的契机”。该机构甚至警告文在寅,“三星如果不积极支持拜登总统的努力,韩国作为美国战略伙伴的地位将受到威胁”。

之前,三星已经在得克萨斯州开设了一家芯片工厂,最近又要在亚利桑那州和纽约州开设新工厂。在这个当口,美国当然希望李在镕出来主持大局。

显然,因为韩国特殊的地缘政治处境和三星的特殊地位,是否赦免李在镕成了一件颇费思量的事情。

眼下,是否释放李在镕这道难题,摆在了总统文在寅面前。文在寅之后能否成为韩国唯一得到“善终”的总统,或许就看此次的特赦结果了……

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 未经正式授权一律不得转载、出版、改编,或进行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