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世卫组织统计:中国人均预期寿命超77岁,五大健康风险要关注

▎药明康德内容团队编辑

近期,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了一年一度的《世界卫生统计》报告,提供了全球最新卫生统计数据。除了更新全球预期寿命和主要疾病负担、以及主要健康风险因素等信息,2021年报告还重点关注了新冠疫情的影响。今天这篇文章,我们分享这份报告的关键要点,并关注相关中国数据。

截图来源:参考资料[1]

1. 新冠疫情对全球人口健康构成重大挑战

报告指出,截至2021年5月1日,全球超过1.53亿人感染了新冠病毒,超过320万人因此丧生。

从全球来看,美洲区域和欧洲区域受影响最大,共占全球报告病例的四分之三以上;几乎一半(48%)的新冠病毒疾病(COVID-19)相关死亡报告发生在美洲地区,三分之一(34%)发生在欧洲地区。在东南亚区域迄今报告的2310万例病例中,超过86%发生在印度

▲全球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的分布(图片来源:参考资料[1])

从全球数据来看,男性和女性的确诊情况相似(48.7% vs 51.3%),但死亡病例中男性占比明显更高(57.6% vs 42.4%)。无论男女,30-39岁人群的病例数最多,约占所有病例的20%,大约60%的病例发生在20-60岁人群。死亡病例数则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80岁人群病例最多(占三分之一)。

新冠病毒疾病(COVID-19)已成为全球的主要死因,造成了相当多的额外死亡。WHO初步估计,2020年直接和间接归因于COVID-19的全球超额死亡总数至少为300万,远多于当年报告的180万COVID-19死亡人数。

目前,WHO与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疫苗联盟、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EPI)合作,共同领导COVAX倡议,以加快COVID-19检测、疗法和疫苗的开发、生产和公平获取。报告指出,“实现公平的全球疫苗接种势在必行,否则出现更具毒性或传染性更强的变异病毒的风险仍然很高:除非每个人都安全,否则没有人是安全的。

2. 预期寿命和预期健康寿命

全球人口的寿命继续延长,健康状况持续改善。全球预期寿命从2000年的66.8岁增加到2019年的73.3岁;健康预期寿命从2000年的58.3岁增加到2019年的63.7岁。尽管具有相似的增长趋势,但女性的预期寿命和健康预期寿命始终更长

这两个指标在低收入国家(LIC)的改善最快,主要反映在过去20年中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的减少。欧洲和西太平洋区域也取得显著进展,预期寿命分别达到78.2岁和77.7岁,健康预期寿命也在全球领先,分别为68.3岁和68.6岁。

在中国,2019年整体预期寿命为77.4岁(男性74.7岁,女性80.5岁),健康预期寿命为68.5岁(男性67.2岁,女性70.0岁)。相较于2016年数据有所延长,但主要体现在女性寿命的改善上,男性整体预期寿命和健康预期寿命甚至都还略有“倒退”。

▲2019年,全球不同区域人口,在一生时间中健康预期寿命的占比。每个圆点代表一个国家的数据。圆点越大,健康预期寿命越长。越偏右,一生中健康事件占比越高。(图片来源:参考资料[2],翻译:医学新视点)

报告指出,寿命的延长也反映了过去20年死亡率和发病率的变化。在全球范围内,传染病、非传染性疾病和受伤导致的死亡和残疾都有所减少。

3. 疾病负担:母婴和传染病死亡减少

寿命延长趋势的主要原因在于传染病的显著改善。因传染病、孕产妇、围产期和营养状况而导致的死亡持续减少。

2019年,全球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为37.7‰,自1990年以来下降59%;新生儿死亡率为17.5‰,自1990年以来下降52%;2017年全球孕产妇死亡率为211例/10万活产,自2000年来下降38%。在中国,2019年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为9‰,新生儿死亡率为4‰;2017年孕产妇死亡率为29例/10万活产。

艾滋病和肺结核均已跌出2019年全球前10死因,疟疾死亡率也大幅改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放松警惕,这些疾病仍然构成重大威胁。

结核病(TB)仍然是世界上单一传染源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在全球范围内,2019年估计有1000万人患结核病,这一数字近年来改善非常缓慢。中国是结核负担第三高的国家,2019年结核发病率为58例/10万人。

1998年之后,新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数减少了40%。2019年,新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数约为170万人,但这距离2020年新感染人数少于50万的全球目标相距甚远。

相较于2000年,疟疾死亡率降低超过一半(25例/10万危险人群 vs 10例/10万危险人群)。与2015年相比,2019年疟疾死亡率降低18%,还远未达到2020年降低40%的目标。

2019年约有2.96亿人患有慢性乙肝(定义为乙型肝炎表面抗原阳性);其中,只有约10%(3040万)乙肝患者知晓自己的感染状况,只有660万确诊乙肝患者接受了治疗。2019年,乙肝导致估计82万人死亡,主要死因是肝硬化和肝癌。疫苗可安全有效预防乙肝。全球5岁以下儿童慢性乙肝感染比例从1980年代-2000年代初(疫苗应用前)的约5%下降至2019年的0.94%。2019年中国5岁以下儿童慢性乙肝感染率为0.22%。

图片来源:123RF

4. 疾病负担:慢病死亡增加

随着人口老龄化,非传染性疾病成为越来越多人的主要健康风险。全球非传染性疾病死亡人数占比从2000年的60.8%增加到2019年的73.6%。

2000-2019年,全球各地区所有年龄段的四种主要慢病(癌症、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和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的死亡率变化趋势各有不同。在全球范围内,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的死亡率下降幅度最大,年龄标准化死亡率下降了37%,其次是心血管疾病和癌症,分别下降了27%和16%。然而,糖尿病的年龄标准化死亡率却增加了3%。

全球非传染性疾病过早死亡率(以30-70岁四种主要慢病的死亡率评估)从2000年的22.9%下降到2019年的17.8%,但2015年来改善缓慢。在中国,慢病过早死亡率为15.9%。

尽管四种主要慢病的整体死亡率正在下降,但由于人口增长和老龄化,总死亡人数仍在增加,仅这四大类疾病在 2019 年就夺走了 3320 万人的生命,比 2000 年增加了 28%。

5. 健康风险因素

报告指出,儿童营养不良(发育迟缓、消瘦和超重)、贫血、亲密伴侣暴力、吸烟、饮酒、肥胖、缺乏运动、反式脂肪酸(TFA)、安全用水和卫生设施、室内外空气污染和高血压都会造成相当的疾病负担,并导致过早死亡。其中,烟草和酒精摄入、高血压、肥胖和缺乏身体活动作为主要风险因素将需要紧急和有针对性的干预。

比如,2016年,全球肥胖(BMI>30)率上升至13.1%,27.5%的成人身体活动不足;2015年全球成人高血压(上压>140 mmHg和/或下压>90 mmHg)年龄标化患病率达到22.1%。

从中国的部分危险因素来看,预防慢病也十分值得关注:

2019年中国15岁以上人群人均饮酒量相当于6升纯酒精,高于全球平均数;

2018年中国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为24.7%,高于全球平均数;

2015年,中国成人高血压的年龄标化患病率为19.2%;

2016年,5-19岁儿童青少年肥胖率为11.7%,成人年龄标化肥胖率为6.2%

此外,2016年,中国可归因于空气污染(包括室内和大气)的年龄标化死亡率为112.7/10万人。

图片来源:123RF

此外,全球自杀、他杀、意外中毒和道路交通伤害造成的死亡率也在稳步下降,但仍有更多此类死亡可以被预防,男性死于这些原因的风险高于女性。

报告还指出,除了对传染病、慢病以及伤害的预防和控制,WHO也将继续关注医疗服务的公平获得,以及新冠大流行之下保障基本医疗服务,以促进健康相关的可持续发展目标达成。

WHO总干事谭德塞博士表示,“COVID-19不是第一次大流行,也可能不会是最后一次。为了更好地应对(未来的风险),我们必须有更好的健康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