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国企数字化转型的进程、挑战与思路

作者

牛福莲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陈维宣腾讯研究院博士后、研究员

程 曦腾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也逐渐展开。为了明确判断当前国企数字化转型的进程,在转型过程中遇到的挑战,以及推动国企高质量转型的思路,近日由腾讯研究院联合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国务院国资委干部教育培训中心联合展开问卷调研。

本次调研共向60余家中央企业重要子企业及地方国有重点企业部分领导班子成员,以及来自国企科技创新与管理、生产研发、信息化管理等相关部门的中高级管理人员发放问卷160余份,其中有效回收问卷127份,有效回收率约为79.38%。

【核心结论】

从调研结果来看,一是当前绝大多数国企已开启数字化转型进程,但仍处于起步或初期转型阶段。国企数字化转型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并非来自缺乏领导支持或资金支持,而更多的是来自缺乏对数字化转型的深刻理解。其中,企业内部存在较大认识分歧、无法找到数字技术与业务场景融合的切入点、组织内部协同困难且难以打破原有部门边界和利益壁垒,成为企业内部数字化转型的主要阻碍。对于数字化转型的成效,有一半及以上的受访者认为目前的初期转型暂无明显效果或收益。

二是分行业来看,不同行业在推进数字化转型过程中,表现出不同的进度与特征。在制定转型战略规划并开展行动方面,制造类国企起步较早,同时也在向转型深入化迈进。相比而言,能源类国企的数字化转型行动相对缓慢(注:因本次调研中能源类企业样本量较少,故该结论仅供参考,请读者酌情把握)。在数字化转型内容方面,能源类企业主要侧重通过数字化转型提高生产运营智能化水平,如智能制造、智慧园区、智能场景等。而制造类、建筑类以及服务类行业则更偏重于基础数字技术平台的建设,重在推进企业管理体系的数字化。未来,需要根据行业异质性采用不同的转型策略。

三是大多数国企已经意识到数字化转型不能单打独斗,而是需要积极联合数字科技企业与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多方协同构建数字生态共同体。不过,当前仅有不超过三分之一的国企受访者表示已经或正在展开跨界融合数字生态合作。未来,积极学习与借鉴典型或先行企业的经验示范,开展数字化转型相关内容的交流培训,与数字科技企业联合开展跨界合作与创新等,将成为推进国企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助力。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本文中提到的所有数据均以受访者认知为基准,受访者的认知与国企的实际推行是不同的概念,比如约有49.6%的受访者认为所在国企已制定转型战略并开展相应行动,不等同于已有49.6%的国企已制定转型战略并开展相应行动,请读者注意区分,不要将受访者数据混淆为国企实际数据。

国企数字化转型的进程与挑战

通过调研发现,目前近半数(49.6%)受访者认为所在国企已制定数字化转型战略并开展相应行动,已制定战略但是尚未开展行动和尚未制定战略但是已实际开展行动的占比分别为18.9%和26.8%。在数字化转型所处阶段方面,绝大多数受访者(71.1%)认为所在企业尚处于启动阶段,少量受访者则认为企业已进入深入阶段(15%)或成熟阶段(1.6%),认为尚未转型的受访者仅占11%。比较印证两项指标可以发现,95.3%的受访者认为企业已制定战略或开展行动,88.3的受访者认为企业处于启动阶段、深入阶段或成熟阶段,两者相差不大,因此,基本上可以认为目前绝大多数国企已开启数字化转型进程。

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组织形式存在两种主流方式,一种是在集团层面成立新的数字化领导部门(34.6%),另一种是由原有的信息技术部门或业务职能部门作为数字化转型的领导部门(49.6%)。在数字化转型内容方面,主要集中在建设基础数字技术平台、推进企业管理体系数字化(83.5%),推动产品和服务的数字化改造与创新(59.8%),提高生产运营智能化水平(64.6%),加快建设数字营销网络、推进用户服务敏捷化(32.3%),推进跨界合作、加快构建跨界融合的数字化产业生态(24.4%)。对于数字化转型的成效,近半数(50.4%)的受访者认为目前在转型初期,尚未取得明显效果;两成以上(23.6%)的受访者则表示转型遇到障碍,正在努力寻求突破;认为能够顺利开展数字化转型并取得明显成效的受访者仅占18.9%,意味着当前国企数字化转型仍处于起步阶段。

在国企的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遇到的最大挑战并非来自缺乏领导支持或资金支持,如图1所示,在受访者中这两项分别占30.7%和29.9%,更大的困难则是来自缺乏对数字化转型的深刻理解,企业内部存在较大的认识分歧(52.0%);无法找到数字技术与业务场景进行融合的切入点,不知从何下手(64.6%),以及组织内部协同困难,难以打破原有的部门边界和利益壁垒(58.3%)。

图1 国企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存在的主要挑战

国企数字化转型的行业比较

国务院国资委在2020年8月发布的《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通知》中,提出在四类行业中打造数字化转型示范样板,分别是制造类、建筑类、能源类和服务类,本文将进一步对这四类重点行业中国企的数字化转型进行考察。调研中受访者在不同行业的分布分别为,制造类占40.9%,建筑类占18.1%,能源类占7.9%,服务类占22.0%,其他行业占11.0%,四类重点行业中的受访者占比总和为89%。

通过进一步分析数据发现,目前超过半数的制造类国企受访者(67.3%)认为企业已经制定转型战略规划并开展行动。建筑类和服务类行业中也已有接近一半的受访者认为企业已经制定转型战略规划并开展行动,分别占47.8%和35.7%。而能源类国企中虽然也有三成(30%)的受访者表示企业已制定规划并开展行动,但是也有40%的受访者表示企业已制定规划却未开展行动,数字化转型脚步稍显滞后。

在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进展方面,相比于制造类行业(15.0%)、建筑类行业(13.5%)以及服务类行业(17.9%)均有进入深入阶段的企业,能源类行业和建筑类行业大部分企业仍停留在启动阶段,分别仅有10%和8.7%的受访者认为企业进入深入阶段。比较印证两项指标发现,能源类国企的数字化转型相较于其他行业,发展也相对较慢(注:因本次调研中能源类企业样本量较少,故该结论仅供参考,请读者酌情把握)。而制造类国企起步较早,同时也在在向转型深入化迈进,这可能与国家较早地实施《中国制造2025》和智能制造战略有关。

在数字化进程组织形式存的两种主流方式中,大部分受访者表示目前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由原有的信息技术部门或业务职能部门领导,受访者在不同行业类型的国企中的分布分别为制造类有44.2%,建筑类有60.9%,能源类有50.0%,服务类有53.6%。在数字化转型内容方面,除大部分能源类企业的受访者(70.0%)认为主要集中在提高生产运营智能化水平外,制造类行业(86.5%)、建筑类行业(87.0%)以及服务类行业(85.7%)的受访者均表示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以建设基础数字技术平台,推进企业管理体系数字化为主要内容。

对于数字化转型的成效,建筑类行业(60.9%)、能源类行业(50.0%)以及服务类行业(50.0%)都有一半及以上的受访者认为目前的初期转型无明显效果或受益。除建筑类行业(13.0%)外,制造类、能源类以及服务类均另有近三成的受访者则认为转型遇到障碍,并正努力寻求突破中,受访者在各自行业类型中的所占比重分别为28.8%、30.0%和28.6%。

从各行业数字转型的数据来看,如图2所示,数字技术与业务场景融合困难,不知从何入手为各行业最主要挑战,制造、建筑、能源以及服务类行业分别有59.6%、73.9%、60.0%、71.4%的受访者持有这一观点。根据调研数据,制造类、建筑类、能源类和服务类中分别有55.8%、56.5%、70.0%和64.3%的受访者表示组织内部协同困难,难以打破原有的部门边界和利益壁垒也是一项不容忽视的挑战。除此以外,服务类国企中有64.3%的受访者同时认为企业内部对数字化转型的认识存在较大分歧也是企业科技创新与数字化转型过程的巨大障碍

图2 不同行业类型国企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存在的主要挑战

国企数字化转型的思路建议

第一,加快国企管理数字化转型。当前正处于国企进行管理数字化转型的机会窗口期,就在5月28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委员、副主任翁杰明在国家电网江苏电子公司召开的对标世界一流管理提升现场推进会上指出,央国企要推动企业管理的数字化、智能化升级,更好地发挥为业务赋能、促进管理变革、实现价值提升、提高运营效率等重要作用,打造数字化、智能化驱动管理提升的新引擎。通过调研也可以发现,一方面,国企领导已高度意识到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战略意义,缺乏“一把手”领导的支持不仅不再是国企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面临的最主要挑战,而且在“一把手”领导的支持下,83.5%受访者表示推进企业管理体系数字化是当前国企数字化转型中最主要的内容,这在制造类、建筑类和服务类国企中都得到显著体现。

另一方面,管理数字化转型也是应对转型过程中“不知从何入手”和“内部协同困难”两大最主要挑战的重要途径,不仅提供了数字技术与企业转型相融合的应用场景,为国有企业指明了数字化转型的切入点,而且能够通过构建以人为中心的数字化管理体系,建立人—事—物—态之间的连接体系,提高企业内部的连接效率、数据效率和决策效率,为国企管理理念、管理方式和管理体制改革实现重要支撑。

第二,构建数字生态共同体。国企数字化转型不能依靠单打独斗,而是需要秉持开放融合的原则,积极联合数字科技企业与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多方协同构建数字生态共同体。调研中发现,仅有24.4%的受访者表示所在企业正在推进异业合作并构建跨界融合的数字化产业生态,在转型工作内容中占比是最低的,在制造类、能源类和服务类行业中比较的非常明显,这也可能是导致当前国企数字化转型进程缓慢、收效甚微的原因之一。

根据调研数据,未来在推进国企数字化转型与建设数字生态共同体过程中,可以考虑积极学习与借鉴典型或先行企业的经验示范,开展数字化转型相关内容的交流培训,与数字科技企业联合开展跨界合作与创新,这在受访者中分别得到85.8%、66.1%和73.2%的支持率。

第三,根据行业异质性采用不同的转型策略。不同的行业门类在推进数字化转型过程中,表现出不同的特征。比如在制定转型战略规划方面,制造类、建筑类和服务类国企中占比最高的是已制定转型战略规划并开展相应行动,在各自行业中分别得到67.3%、47.8%和35.7%的投票率;但是在能源类国企中占比最高的则是企业已制定转型战略规划,但尚未并开展行动,表明能源类国企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行动相对缓慢。

在数字化转型内容方面,制造类、建筑类和服务类国企中占比最高的是通过建设基础数字技术平台,推进企业管理体系数字化,在各自行业中分别得到86.5%、87.0%和85.7%的投票率;但是在能源类中则有70.0%的受访者认为目前企业转型中最主要的工作内容是提高生产运营智能化水平,如智能制造、智慧园区、智能场景等。因此,在未来的国企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需要根据国有企业所处的不同行业类型,制定与行业属性相匹配的转型战略,设定不同的转型目标与考核体系,规划不同的转型路径与解决方案,提供不同的转型支持与协调机制。

/往期文章

“在看”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