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峰会:一场名为团结的“演出”

也许,美欧都希望从“展现西方坚如磐石的团结”中获得安全感,但这恰恰是眼下最稀缺的东西。

英国康沃尔郡,以海滩、冲浪和大西洋美景闻名。两百多年前,那里曾是一片矿区,与工业革命历史紧紧相连。

如今,英国人希望在此创造彰显西方世界团结的新历史:11日至13日,来自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加拿大和日本的七国集团(G7)领导人将就一系列全球问题展开讨论,应对新冠疫情和气候变化、促进经济复苏和自由贸易被认为是重点议程。

精心挑选“舞台”

英国时隔8年举办G7峰会,首相约翰逊精心挑选了“舞台”。这是疫情暴发以来G7领导人首次面对面会晤,是美国总统拜登和日本首相菅义伟的首次G7峰会之旅,也可能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卸任前最后一次峰会亮相。受邀出席的还有欧洲理事会、欧盟委员会主席,澳大利亚、韩国、南非等国领导人。

康沃尔郡有着绵延数英里的沙滩。来源:Dailymail

但当拜登、马克龙和默克尔等领导人在卡比斯湾上空透过专机舷窗往外看时,能期待看到什么?

大西洋两岸,曾是世界最发达的区域之一。从伦敦、巴黎到纽约,人们用“大西洋灯带”形容大西洋两岸星罗棋布的繁华。但如今,人们再度凝视这条“灯带”的时候,看到的恐怕是日渐褪色的景象:“脱欧”冲击了英国的政治经济,美国在社会撕裂的梦魇里徘徊,“黄马甲”击碎了法国的骄傲……

G7国家各有各的烦恼,G7机制本身也面临着类似困境。近年来,由于在一系列全球事务上没有拿出有效应对方案,G7的辉煌时刻一去不复返,美国特朗普政府的上台更引发了“西方缺失”的大讨论。与此同时,新兴经济体正日益走向世界舞台中心。

尽管如此,美国总统拜登仍然需要这样一个场合,告诉世界“美国回来了”。他临行前发表文章称,欧洲之行是为了实现美国对盟友及伙伴的“新承诺”,以团结“民主国家”。

裂痕短期难补

问题是,新承诺能弥补旧裂痕吗?

为了营造团结气氛,七国集团在峰会前展示了一些“诚意”。上周举行的七国集团财长会就全球税收改革达成协议。此前,七国集团还同意共同努力,确保强大的、可持续的、平衡的和包容的全球经济复苏。

但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的复苏之路,恐怕并不乐观。一些人期待的“拜登效应”并未发生。美欧两家智库联合发布的民意调查显示,德国人和法国人对美国国际影响力的看法并没有因美国政府更迭而改善。

尽管拜登高喊“美国回来了”,但《纽约时报》指出,欧洲无法确定美国前进的方向。隔岸见证了国会山骚乱、疫情防控失利等一系列乱象后,欧洲人不知道四年后美国又会选出怎样一位总统。他们担心,美国社会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事实上,大选后美国社会仍在继续分裂:社会阶层固化继续加速,政治极化催生“认同政治”反过来进一步撕裂社会。

拜登(左)和约翰逊。来源:路透社

另一方面,除了被上任美国总统伤害的盟友感情有待修复,美欧在经贸、防务合作和大国关系等方面也存在分歧。美国和欧盟领导人希望通过下周在布鲁塞尔的会晤结束贸易争端,但能否在谈判桌上取得突破仍是未知数。

放弃盲目热情

美国重塑盟友体系的一大目的是应对大国竞争,但欧洲的目标,正如法国总统马克龙所言,应当追求“以结果为导向的多边主义”。慕尼黑安全会议9日发布的年度安全报告称,眼下全球在抗击新冠疫情、应对气候变化等议题上需要多边合作。而近年来欧洲地缘政治局势的变化,美国奉行“美国优先”,更令欧洲不得不重新审视此前依赖美国的防务政策。

某种意义上,欧洲已经放弃了对美国盲目的热情,日前曝光的美国对盟友的“窃听门”更让这种热情碎了一地。连美国媒体都认为,拜登团队“在表面的礼貌之下,对欧洲的关切毫不在意。”而在欧洲人看来,特朗普式写在脸上的美式傲慢似已一去不复返,但熟悉的“友好而客套”的美式傲慢正在回归。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右二)和夫人凯莉·约翰逊(右)与美国总统乔·拜登和第一夫人吉尔·拜登在康沃尔郡卡比斯湾举行双边会晤前散步。来源:BBC

也许,美欧都希望从“展现西方坚如磐石的团结”中获得安全感,但这恰恰是眼下最稀缺的东西。G7峰会,也只是一场以团结为名的“演出”。

出品 深海区工作室

撰稿吴宇桢编辑 深海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