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原料无法造车 没车不能运原料!全球为何“啥都缺”

参考消息网6月15日报道据马来西亚《星报》近日报道,一年前,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全球消费者拼命囤积生活用品。而今,随着世界经济复苏反弹,又变成了企业开始疯狂“买买买”以增加原材料库存。

从床垫生产商到汽车厂商,再到铝箔制造商,几乎所有企业都在购买远超需的原材料,以至于供应链不断吃紧。原料短缺、运输瓶颈和价格飙升正逼近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由此引发和加剧了人们对全球经济陷入通胀危险的担忧。

铜、铁矿石、粗钢、玉米、咖啡、小麦、大豆、木材、半导体、塑料、包装纸板……全世界似乎“什么都缺”。发动机和发电机制造商康明斯公司董事长兼CEO汤姆·莱恩巴格在5月份的一次电话会议上坦言:“没错,我们需要的所有东西都不够。”总部位于美国印第安纳州的另一家公司的总裁詹妮弗·拉姆西则说,客户“正设法获得所能得到的一切,因为他们认为这波强劲的市场景气将延续到明年。”

2021年的供应紧缩与过去相比在于其规模之大“前所未见”,而且波及范围甚广,几乎没有哪个行业能够幸免。欧洲最大的卡车货运公司Girteka Logistics表示,他们一直在努力寻找新的仓储库房。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怪兽饮料公司也在应对铝制易拉罐短缺问题。由于缺乏半导体,香港消费电子品牌MOMAX干脆推迟了新品的生产。

近几个月来,一些天灾人祸更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2月,一场寒潮和由此造成的大规模停电使整个美国中部的能源石化产业损失惨重。3月,苏伊士运河的一次巨型货轮搁浅事故令全球航运业雪上加霜。5月,巴西干旱、美国减产不断助推国际玉米价格上涨,黑客又通过网络攻击“掐断了”美国最大的燃料管道,使汽油价格自2014年以来首次突破每加仑3美元。如今,印度疫情的大规模爆发正威胁着该国最大的港口。

对于任何认为这一切将在几个月后结束的人,请考虑被称作“物流经理人指数”(LMI)的美国经济指标。LMI结合了与货运业相关的8个组成部分,库存成本、仓储能力、运输费用是其中的3大关键要素。目前,LMI处于2016年以来有记录的第二高水平,专家预测未来一年该指数都不会降低。而从以往经验看,LMI颇为准确,大约有90%的时间与实际情况相吻合。

参与编制LMI的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商学院副教授扎克·罗杰斯表示,随着电子商务需求激增,仓库已从租金便宜的郊区转移至市区的车库或空置的百货商店,尽管市里各项费用较高,但可以缩短交货时间,加快商品和资金周转。而运输成本比其他两个波动更大,只有需求增加时才会减少。罗杰斯说:“让供应与需求再次实现平衡并不容易,接下来的12个月,我们看到价格继续上涨。”

不仅是LMI,越来越多的经济指数都反映出美国家庭和企业的生活、经营成本在上升。4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不含食品和燃料)跃升至198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而美国制造业各项成本(特别是原材料)的上涨幅度是经济学家预测的2倍,除非这些公司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并提高生产率,否则就别想赚到钱。

丹尼斯·沃尔金就是这样一位陷入两难的美国企业主,他的家族经营一家婴儿床垫厂已有3代人的时间。虽然经济的复苏增长对婴儿床销售有利,但如果缺乏足够的聚氨酯泡沫(床垫主材),市场需求再多也没用。尽管聚氨酯泡沫的价格比疫情暴发之前贵了50%,但为防万一,沃尔金仍按照所需数量的2倍采购原料并到处寻找新库房。

不止是沃尔金床垫厂这样仅有35名员工的家族企业,就连那些拥有数字化供应管理系统的跨国公司及运营团队也在努力应对。家电巨头惠而浦公司CEO马克·比特泽表示,其供应链中有很多零部件和原材料价格“倒挂”,该公司不得不逐步提高产品售价。过去,惠而浦都是根据订单和市场预测安排生产,现在却根据还剩多少零件进行生产,“这样做的确不正常,但也只好如此。”

面对全球最大的2个经济体美国和中国的强劲需求,木材、铜、铁矿石和钢铁的价格近几个月均出现上涨。而原油涨价,更是直接推升了从塑料到各种化工产品的价格。美国雷诺厨房用品公司主要生产铝箔、垃圾袋和泡沫板,由于原材料成本上涨,今年其先后3次提价,眼下正准备实施新一轮提价。

食品成本也在攀升——全球消耗量最大食用棕榈油价格在过去一年里涨幅超过135%,大豆自2012年以来首次突破每吨588美元,玉米期货价触及8年来高位,而小麦期货价更升至201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联合国对世界粮食成本的衡量标准也在4月份大幅提升,达到了7年来的最高值。

而在位于东亚的世界制造业中心,半导体的匮乏已从汽车行业蔓延到了智能手机产业。约翰·郑是消费电子制造企业MOMAX的CEO,其工厂位于深圳,产品从手机无线充电器到空气净化器,可谓种类繁多。据他介绍,供应链瓶颈使他开发新产品和进入新市场的努力变得十分艰难,例如由于芯片短缺,他只好推迟了为苹果产品生产新的移动电源。

投资研究机构Gavekal Research认为,半导体危机对于整个电子行业的威胁或长期存在,并因此给亚洲众多外向型经济体造成冲击。正是由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韩国计划未来10年斥资约4500亿美元建立全球最大的芯片制造基地。

物流业的状态也很糟糕,全球产业链所需的各种原材料和零部件需要前者运输,并将制成品推向市场。但是目前,集装箱货轮已经在满负荷运转,海运价格创下历史新高,而各大港口也拥堵不堪。需要海运的货物是如此之多,以至于著名户外服饰品牌哥伦比亚的商品被推迟了3周,零售商则预测其秋季产品上市也会延后。

全球最大集装箱运输公司A.P.穆勒-马士基集团的高管说,他们估计下半年运费会逐渐下降,但很难再回到之前的低价。为增加运力,该集团正加紧订购新货轮,但船只建造完成需要2到3年时间。汇丰银行表示,过去一年集装箱价格的上涨或推升欧元区产品价格提升2%。

铁路和卡车的运费也有所提高。卡斯货运指数(CFI)的支出指标在过去5个月中连涨4次,美国卡车装卸服务的价格预计在第2季度将同比上涨70%。有分析称,一方面是卡车产能受限、合格司机不够,另一方面却是经济向好、需求增加,所以美国本土的卡车货运价格将继续上涨。而如何解决这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真是让人头疼。(编译/凌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