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又一个经济盟友开始去美元化,基辛格:美国若倒下,谁也别想好过

世界黄金协会(WGC)在6月8日发表的最新报告中认为,预计通胀担忧和维持低利率仍将是推动黄金需求上升的重要因素,21%的全球央行预计将在未来一年内继续增加黄金储备。

俄罗斯的一处金矿开采场/RT

WGC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个4月,全球央行官方黄金储备净增加达165吨,而2020年至2017年这四年全球央行的黄金净购买量已经达1780吨,创下了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以来那年的黄金购买速度最高纪录,以对冲美国债务赤字不断冲高后美元资产贬值的风险。

根据美国财政部6月10日数据,2021财年截至5月,美国预算赤字已经达到2.06万亿美元,预计全年赤字为3.7万亿,而就在一周前,美国当局已经宣布将增加6万亿美元的一揽子经济刺激方案,而在过去的54周内,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已向市场投放达超过20万亿美元的基础货币流动性和经济刺激方案来弥补系统的脆弱性。

正如下图所示,目前按GDP占债务的百分比计算,比例超过了1940年代达到的超常水平,从比例上讲,这将是美国经济和平时期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财政危机,简单换算表明,美国每1美元的增长则需要18.32美元的债务,目前美国人均背负的债务达10万美元。分析称,不断上升的债务负担对美国经济构成风险,尤其是在通胀压力上升并可能加重付息压力的情况下。

现在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正坐在老虎的尾巴上,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们目睹了美国正在进行无底线超级宽松的货币实验,将数万亿债务赤字进行现金化,或称之为“货币化”,直接为实验“战争”经济债券发行的一部分提供资金来源,这损害了储户的利益,迫使进行风险投资以寻求收益,同时,也损害了投资者对美元的信心,并加剧了不平等现象。

对此,美国议员亚历克斯穆尼一周前向美财政部提交的有关敦促美联储应恢复金本位的方案中提到,自1913年以来美元已经丧失了96%的价值,相对而言,平均每过一代人美元就会损失掉50%的购买力(具体细节可参考下图)。纵观货币史,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都没有是一成不变的,很明显,全球经济从当前的公共卫生危机中恢复后,将削弱美元地位和作用,最新的数据正在反馈这个变化和趋势。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4月公布的全球国际储备数据显示,2020年底美元在各国外储中的份额占比意外下降至25年来最低至59%,值得一提的是,2000年时该比例还高达73%,如果按照这个趋势,我们很快会看到这个数字接近50%。显然,美联储的超级宽松政策会透支美元的信贷,并促发全球寻找美元替代方案。

美元的地位跌至25年低点

紧接着,按国际清算银行的说明就是,新冠病毒在欧美持续蔓延促使各国加快采用数字支付和加密货币的速度,比如,就在一个月前,荷兰央行撰文暗示黄金可以作为再次建立货币系统的基础。

紧接着,匈牙利在稍早前公布的黄金储备一下从31.5吨提高到94.5吨,增加了三倍,让整个市场都为之惊讶,而就在两周前,波兰央行行长又表示,可能在未来几年至少再购买100吨黄金,以展示该国的经济实力,更是出乎全球市场意外。另一个因素是,现在的美元到了被数十个经济体抛弃或远离的地步,因为,聪明的全球央行已经意识到,美元是有保质期的。

波兰官员在金库前拿着从海外运回的黄金

最新进展是,据俄媒RT一周前援引资深经济学家伊利吉兹.拜穆拉托的观点认为,世界经济将不可避免地启用国家数字货币或由黄金、石油等支持的加密货币来替代或弱化美元的作用,并将成为全球货币的一大趋势。

该俄媒称,中国也正在寻求在与其他国家经济活动中引入数字人民币,这将使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内更受欢迎。数据显示,中国的购物者和商人几乎代表了全球数字钱包用户的一半,另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一周前称,俄罗斯也正在研究建立一个数字卢布货币的提案,以支持跨境商贸,并可能将于2021年在部分地区进行测试。

同时,欧洲、日本、瑞典、新加坡、俄罗斯、韩国、柬埔寨也一直在采取谨慎的措施,并称将在时机合适的环境中对数字货币系统进行测试,因为现在的美国正在不断地滥用美元支配地位。不仅于此,现在包括德国、法国等美国经济盟友在内的欧洲多国或已为赞同货币金本位或由黄金支持的欧元数字货币做好了充分准备,不过,事情到此没有结束,更加意外的事情还在不断出现。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俄罗斯、马来西亚、德国、瑞士、法国、英国和奥地利等几个国家已经与伊朗进行谈判,以开展数字货币的交易系统,另外,石油美元协议的缔造者沙特也在数月前,在与阿联酋相关经贸中,开启了研发加密货币进行交易的方式,来替代美元。

而让美元更加措手不及的是,早在1月,日本、欧洲、瑞典、瑞士英国和加拿大这几个国家的央行和国际清算银行也已经共同组成了一个开发加密数字货币的小组,旨在部分商品交易或金融结算领域实现去美元化。

紧接着,据知情人士一周前向日本新闻称,日本也正在研究布置一个全球主导的能用于加密货币支付的类似于SWIFT的国际网络,显然,连美国的经济盟友也要在部分领域去美元中心化,这个消息让市场感到意外。

事实上,早在2019年6月,现任欧洲央行行长,时任IMF主席拉加德就已经暗示IMF可以根据SDR推出一个全球数字货币IMF Coin取代美元,所以,仅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角色的重置过程已经开始,这也是为何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博士会在数周前向美媒做出了“如果美国倒下了,谁也别想好过”的这一阐述,而以上这些也意味着全球去美元化正在进入一个新阶段。

亨利·基辛格

同样,出乎市场意外的是,全球央行继续在国际储备资产中去美元化,比如,抛售美债而置换非美货币资产的趋势一直在持续,比如,新兴市场和欧洲的同行正在抛美债而置换黄金。据IMI国际委员一周前的数据,以匈牙利、波兰等为首欧洲东部的26个央行购买了自1967年英镑危机以来最大金额的黄金。

最新消息显示,值得注意的是,据美国石英网站和俄媒RT稍早前援引的专家观点分析认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央行们很有可能会卖出大量美债,如果随着美国债务隐形违约风险的增加(比如美国出现持续的高通胀),也存在清零美债的可能性,比如,俄罗斯已经在一周前宣布计划在国际主权储备资产中完全剥离美元份额,这些新消息都在说明,全球利用数字货币技术或数字黄金钱包等去美元化的新举措进程正在美联储的极低利率和超级宽松的进程中加快,而这也是需要我们的读者朋友们所重视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