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COVID-19为巴西出现入侵性“超级真菌”创造了理想

据外媒报道,重症监护病房人满为患、身心俱疲的卫生工作者、混乱拥挤的医院,这些以及COVID-19在巴西大流行造成的类似问题为耳念珠菌(Candida auris)的出现创造了理想条件。由于这种微生物产生耐药性的速度之快,一些人将其称为“超级真菌”。

据悉,前耳念珠菌两例于2020年12月在萨尔瓦多(巴西东北部巴伊亚州)的一家医院确诊并由圣保罗联邦大学(UNIFESP)特别真菌学实验室主任Arnaldo Colombo领导的研究小组发表在《Journal of Fungi》上。这项研究得到了FAPESP的支持。

Colombo告诉Agência FAPESP,另9名耳念珠菌患者在同一家医院被确诊,“虽然巴西没有其他病例报告,但我们有理由担心。我们正在监测来自萨尔瓦多医院患者的真菌分离株的进化特征,我们已经发现了对氟康唑和棘白菌素敏感性降低的样本。后者属于用于治疗侵袭性耳念珠菌的主要药物类别。”

Colombo解释称,除了耳念珠菌,念珠菌属真菌是人类肠道微生物群的一部分,只有当机体失衡时才会造成问题。这些感染包括阴道酵母菌感染和鹅口疮(口腔念珠菌病),它们通常由白色念珠菌引起。

然而在某些情况下,真菌进入血液并引起被称为念珠菌病的全身性感染,这是最常见的侵袭性念珠菌病的形式,类似于细菌败血症。血液的入侵和免疫系统对病原体的反应加剧会导致多个器官受损,甚至导致死亡。根据科学证据,真菌感染的念珠菌患者死亡率可达60%。

Colombo说道:“这种物种很快就会对多种药物产生抗药性,并且对医院和诊所使用的消毒剂不太敏感。因此,它能在医院里持续存在,在那里它占领了医护人员并最终感染了严重COVID-19患者和其他长期住院的危重患者。”

有几个因素会让感染SARS-CoV-2的患者成为耳念珠菌的理想目标,包括长时间住院、尿路和中心静脉导管、类固醇和抗生素。

“这种病毒可以破坏COVID-19重症患者的肠道黏膜从而使患者容易患上念珠菌病,”Colombo指出。

另外他还补充称,有几个国家报告了COVID-19大流行期间出现的耳念珠菌,这使得加强巴西全国医院获得性感染控制的必要性更加迫切。与此同时,ICU中抗菌药物的合理使用同样重要。自大流行开始以来,阿奇霉素和其他抗生素被广泛使用,但大多没有真正的理由。

此外根据Colombo的说法,跟在委内瑞拉和其他南美国家检测到的变种相比,在萨尔瓦多分离出的分枝更接近于亚洲的原始变种,这表明超级真菌是第二次独立到达非洲大陆。他说道:“另外一种可能是当地环境造成的,因为感染这种真菌的巴西患者都没有出国旅行也没有亲属感染过这种真菌。”

针对这种情况,Colombo给出建议,除了加强卫生保健外,还应加强监测工作以发现疑似病原体。确认样本中是否存在耳念珠菌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它需要特殊的设备。最广泛使用的技术是基质辅助激光解吸/电离飞行时间(MALDI-TOF)质谱,这在微生物实验室中相当普遍,但在巴西的医院并不总是可用。

“如果使用传统的自动化方法进行分析,那么耳念珠菌可能会跟其他物种相混淆如C. haemulonii或C. lusitaniae。理想情况下,任何显示出耐药性的念珠菌菌株都应该被送到参考实验室进行分析,”Colombo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