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看不惯欧洲杯场边出现大量中企赞助商广告,竟还硬扯涉疆问题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推迟一年后姗姗来迟的2020年欧洲杯,正在欧罗巴大陆如火如荼地进行,本届赛事球场边的LED广告板上,出现了不少中国赞助商的身影,可这却让一些欧洲媒体“嗅到了危机感”,开始挑刺、抨击甚至是污蔑抹黑。

当地时间6月18日,德国最大的商业与经济类报纸《商报》(Handelsblatt),以“欧足联的危险游戏:三分之一赞助商来自中国”为标题,对不少中资企业被纳入赛事赞助商阵营的现象表达不满,还妄称这些中企涉嫌“强迫新疆维吾尔人劳动”,欧足联却对此视而不见。

同时,也有欧媒客观分析,认为中企在欧洲杯上大做广告,是希望通过足球接触吸引到国内消费者,而全球经济重心向东方转移,这些拥有数亿用户的中企对外扩张,也的确是一大现实。

本届欧洲杯,赛场内外的中国赞助商广告已成另一大“焦点”,许多外媒纷纷对此“大做文章”。此前,FT中文网就已发表了一篇极具争议的文章,事后被证实是一篇内容不实的假新闻。

德国《商报》报道截图

在欧足联官网所公布的12家顶级赞助商中,中资背景企业4席:分别为海信、支付宝、vivo和TikTok。这些顶级赞助商享有的是全球范围内的曝光和传播权益。中国因此成为本届欧洲杯顶级赞助商最多的国家,历史上首次占据三分之一顶级赞助商席位。

本届欧洲杯12家顶级赞助商(第一级和第二级)

不过,这一景象在部分欧洲媒体眼中,却是无法接受的。德国《商报》18日发文提出了质疑:“中企在足球赛场投广告让人怀疑”、“欧足联过度贪婪”、“钱从哪里来看起来并不重要”……

《商报》称,在2020年欧洲杯因疫情被推迟后,欧足联开始不遗余力地吸引赞助商和合作伙伴,可当德国队和法国队在慕尼黑竞技场展开“死亡之组”的焦点大战时,却发现12家顶级赞助商中只有大众汽车这一家欧企,除了4家中企外,其余的则来自美国、俄罗斯和阿拉伯世界。

“欧足联确实发挥了一些好的作用,比如在国际理解、人权、宽容和反种族主义等方面。但这些钱从哪里来?赞助商和‘欧洲价值观’并无多少共同点。”

当地时间6月19日,德国慕尼黑,2020欧洲杯小组赛F组第2轮, 葡萄牙VS德国。图为C罗和TikTok广告。图自东方IC

此后,报道便将矛头直接对准中俄,声称这些国家企业是“有问题的赞助商”。

一如一众西方媒体老调重弹,《商报》宣称海信和vivo这两家中企和新疆地区所谓的“强迫劳动”有关系,涉嫌从“强迫维吾尔人劳动”这一过程中获利。

对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报道则声称这家能源巨头在俄领导层圈子中发挥这核心作用,“那里的政治自由和少数民族保护存在争议”。殊不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早已赞助欧足联旗下的欧冠联赛多年,而德国知名足球俱乐部沙尔克04多年来的球衣胸前广告赞助商也正是该企业。

报道中,《商报》还为德国安联保险集团(Allianz)“鸣不平”,称德甲豪门拜仁慕尼黑的主场安联球场,本届欧洲杯将承办4场比赛,在欧足联的要求下,赛事期间球场不能被称呼为原名,而是改称“慕尼黑竞技场”,球场外露出的“Allianz”字样也已被拆除。

安联球场外景 图自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官网

“中国企业的集中出现引发了更多问题,本次赛事展示了远东赞助商的‘宣传大杂烩’,有时候,中国汉字甚至都会在欧洲观众的眼前闪亮。”报道援引一名媒体评论员的话,如此写道。

德国联邦议院体育委员会主席弗赖塔格(Dagmar Freitag)污蔑称,欧洲杯赛场正被越来越多“来自专制国家的赞助商占领”,欧足联这些国际组织,在乎的是金钱,口中的“人权”最多也就是说说而已。

德国基民盟籍的联邦议员贾宗贝克(Thomas Jarzombek)也发出怀疑:“足球比赛涉及的仍是足球,但对一些赞助商,例如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赞助商而言,战略政治考量或许更加重要。”

与此同时,另一家欧洲媒体,瑞士读者量最大的报纸《20分钟报》,在看待这一问题上得出了不同的观点,并在18日以“这就是中国企业在欧洲杯上大做广告的原因”为标题发文。

瑞士《20分钟报》报道截图

报道指出,许多欧洲人并不理解中企在欧洲杯投广告的做法,随着全球经济重心从西方转向东方,这些拥有数亿用户的中企的确希望吸引新目标群体的注意力,以推动国际扩张。但此举,不一定针对欧洲球迷。

“几乎没有哪个国家比亚洲国家更热衷于足球。”虽然这一观点略有夸张,但报道援引咨询公司“WPuls AG”合伙人克里斯塔(Christa Janjic-Marti)的观点称,中国观众喜欢足球,喜欢曼联和皇家马德里等欧洲豪门俱乐部的球星,中国企业希望接触和吸引到这些喜爱足球的国内消费者,广告上的汉字证明了这一点。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商报》发文之前,此前就已有欧洲媒体围绕本届欧洲杯出现大量中企赞助商和广告一事,对此“大做文章”,但最终却“翻了车”。

6月15日,FT中文网发表一篇题为“眼见为虚——从足球赛的场边广告谈起”的文章,该文称“中国观众看到的场边广告牌内容很多都是‘虚拟的’,是针对中国市场专门定制的,和现场观众看到的广告牌并不完全一致”。这一说法,引起了了广泛质疑。

15日,FT中文网默默修改了原文措辞,该网编辑李军@我是二姐夫 称“本文经过编辑修改,原有欧洲杯虚拟广告的部分还在查证,其它部分无误”;16日又在其微博道歉称“原有欧洲杯虚拟广告的部分经过查证,绝大部分中文广告为现场广告”,这才承认发布了不实信息。

据香港《南华早报》介绍,在四家欧洲杯中企赞助商中,海信是最早参与其中的,此前就是2016年欧洲杯和2018年世界杯的在赞助商。

支付宝紧随其后,于2018年11月与欧足联签约,双方达成为期8年的欧足联国家队赛事全球合作伙伴关系,合作范围包括2020年、2024年两届欧洲杯,四届欧洲国家联赛决赛,以及期间全部欧洲杯预选赛和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等赛事,此举被认为是支付宝进入欧洲市场的首个重大举措。

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集团的“蚂蚁链”(ANTCHAIN),目前也宣布了与欧足联建立为期5年的全球合作伙伴关系,它也是本届欧洲杯的官方全球区块链合作伙伴。

中国手机厂商vivo在去年10月成为第三家中国赞助商,而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应用软件TikTok也于今年2月正式成为欧洲杯的最新赞助商,此款软件的中文版“抖音”,则在一个月后成为本届欧洲杯官方合作伙伴。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