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又一寄宿学校旧址发现751个无名坟墓,特鲁多道歉

【环球网报道 实习记者 颜玥】据加拿大“全球新闻”网站报道,加拿大寄宿学校旧址发现多达751个无名坟墓后,加总理特鲁多当地时间25日为政府 "难以置信的有害 "的政策道歉,表示加拿大的行为令加拿大人感到“惊恐和羞愧”,并承诺采取行动纠正问题。

“全球新闻”网站报道截图:特鲁多为 "难以置信的有害的 "寄宿学校道歉,为原住民谋利益者呼吁问责

"特别是对科韦赛斯社区和第四条约社区的成员,我们很抱歉。这是过去我们无法挽回的事情,但我们可以保证用现在和未来的每一天去解决这个问题,"特鲁多称,“这意味着要意识到伤害、影响、代际创伤、周期性挑战,由于联邦政府和其他合作伙伴有意、自愿地采取了行动,这个国家有太多的原住民面临着这些问题。”

特鲁多还补充说,加拿大的行为令加拿大人感到“惊恐和羞愧”。

特鲁多 资料图

据“全球新闻”网站报道,特鲁多还承诺采取行动纠正问题。

然而,不少网友对特鲁多的道歉行为并不买账。

“他的道歉毫无意义。他发誓‘提供资金和支持’,但什么也没发生。他真的不在乎。有显示出(这一点)。”

“道歉是不够的。我要看的是人们的行动而不是他们的言语。如果特鲁多在法庭上与试图获得一点点正义的原住民对抗,那么特鲁多的行动并不能表明他‘抱歉’。”

“多像小丑。”

“特鲁多不关心原住民和少数民族,他只关心自己和他的政治议程。”

此前,据加拿大电视网和路透社等多家媒体6月24日报道,加拿大一处印第安寄宿学校旧址发现多达751个无名坟墓,媒体惊呼“令人惊骇”。加拿大原住民部族首领愤怒地表示,接连发现的印第安遗骸、坟墓充分说明原住民口口相传的加拿大种族灭绝黑历史绝非夸大其词,这揭露了加拿大当局对原住民犯下的恶行。《纽约时报》认为,关于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学校的接二连三的“发现”,势必令加拿大陷入进一步的舆论漩涡,令该国压迫原住民的罪恶史受到充分聚焦。

在此之前,今年5月,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一处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发现了多达215具儿童遗骸,其中年龄最小的仅3岁,这一发现被原住民组织痛斥为时任当局实施“种族灭绝”的力证。事件曝光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5月28日发推称,这一消息“让他心碎”,并形容这是对加拿大历史“黑暗而可耻的一章”的警示。

环球时报社评:加拿大的种族灭绝史决不能用道歉了之

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本周在一所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附近发现了751座无任何标记的坟墓,再次震撼了这个国家和国际社会。在5月底,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刚发现了215具原住民儿童遗骸,这些遗骸同样出现在原住民寄宿学校附近。

一个令人惊骇的巨大问号在冲击全球舆论:加拿大还有多少这样的坟场,以及到底有多少原住民的孩子在被强行同化的过程中遭受了极端虐待并且死去?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一份声明中很煽情地表示了他的难过。他的声明乍一看充满了人道主义同情心,然而它也飘散着这种人道主义同情在政治上的投机和将事情化小化了的口吻。

特鲁多的声明逃避了一个根本性问题:该如何对这些可耻的虐杀进行追责,以及该如何对至今幸存的加拿大原住民进行赔偿?

众所周知,加拿大这块土地原本属于印第安人和因纽特人等原住民,欧洲移民通过杀戮和驱赶剥夺了原住民的土地和财富,并且用武力和强制同化建立了白人主导的秩序,形成了加拿大这个国家。直到今天,白人占据了加拿大从土地到物产的绝大部分资源,原住民继续遭受系统性歧视和排斥。加拿大这个国家是通过真正的文化和种族灭绝建立起来的,今天的加拿大政府如果真有良知,他们就应该给予原住民彻底的补偿。

他们需要偿还从原住民手中剥夺的土地,已被公共设施占用或因复杂原因无法偿还的土地应当以其他经济方式补偿。如果依然难以清算,也应做具体说明。这一系列措施的最终结果应当是原住民生存状态的根本改变。

历史上犯下这么多罪恶,而且它们的后果至今充满伤痛,加拿大政府不能试图通过简单的道歉就实现所谓“和解”。加拿大政府成立“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本身就有将殖民史草率了结、让原住民跟着签字画押的企图。加政府最希望的是,通过道歉感化原住民,让后者接受历史造成的现实,加政府反而落一个“好人”,不用付任何实际代价就让那悲剧性的一页翻篇。

其实,特鲁多政府至今保持着对原住民的文化和权力傲慢,他们继续强势主导“和解”的过程和方式,要求原住民对政府做的一切感动并感谢。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和资源,对原住民的幸存者进行实质性补偿。他们甚至想通过这个过程在政治上额外捞一笔,让道歉变成加拿大政府“高尚”的最新标志。

就是因为这种傲慢,特鲁多政府在本国种族灭绝丑闻迭出的时候,还觉得自己因为“处理得当”而在道德上更有底气了,竟然对中国新疆事务指手画脚起来。

这样的政治无耻才是特鲁多政府对加拿大新发现原住民遗骸的真正态度。特鲁多的谦卑完全是装出来的,他没有说出来但谁都能够感觉得到的真实态度是:加拿大一直都是对的,虽有过种族灭绝但“瑕不掩瑜”,他们从过去到现在一直牢牢站在道德高地上。

然而加拿大的原住民没那么好骗了,他们在为自己的尊严和权益进行抗争。重要的是,国际社会需要支持他们,让迟到的正义足额到来,也要通过坚决的追究,敦促享受殖民主义结果的政权培育出起码的面对国际社会时应有的羞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