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的打手们,狗咬狗一嘴毛丨台湾一周

这是《台湾一周》的第56期

岛内算很资深的媒体人周玉蔻与网红“馆长”陈之汉隔空互骂。周玉蔻骂陈之汉是“无脑肌肉男”,陈骂周是“超级大绿蛆”——当然也有人替周玉蔻抱不平,说周玉蔻不是绿的,而是谁当权她就是什么颜色。两人其实都算是民进党的重要侧翼,现在一语不和骂成一团,民进党当然很尴尬。

起因是民进党民代高嘉瑜替一家医院关说疫苗,周玉蔻痛批,要高退党。高嘉瑜因为选区比较“蓝”,所以目前在民进党内政治光谱表现得相对不那么绿,又因为过去和柯文哲走得比较近,便成了深绿排斥的“政治孤鸟”。周玉蔻的节目主要面对深绿,所以针对高嘉瑜,也算是由来已久。而陈之汉呢,以他的说法是因为得到过高嘉瑜的帮助,所以替她抱不平。而更可能的原因是,受到疫情影响,陈之汉的产业遭遇重挫,他直播的时候抱怨了几句,结果被民进党网军攻击,令陈之汉心怀不满。加上他与周玉蔻有过旧怨,现在借着帮忙高嘉瑜,大骂周玉蔻,也有点指桑骂槐的意思。

周玉蔻在广播节目中威胁,民进党谁要再与陈之汉做直播,就去炸了民进党党部——言行已经触犯了法律。陈之汉则在直播中回应,你一定要炸啊,你一定要炸啊——其实也涉嫌犯了“教唆罪”。

加之周玉蔻更是爆料,她说“疫情指挥中心”做了什么她都知道,不要逼她说出来,又称蔡英文不要只顾网络点击,而不好好执政,总之各种欲语还休。听众即使不明就里,也能明确感受到周玉蔻掌握着民进党各种黑料,有威胁民进党好自为之的意思。此外,台中的绿营民陈柏惟也无端躺枪,周玉蔻称要去罢免。

“变色龙”周玉蔻 语不惊人死不休”

周玉蔻媒体从业年头已久,她替李登辉写过传记,加入台联党参选过台北市长,也在马英九当红的时候的与之关系密切,尤其巴结马英九当时的副秘书长罗智强,也因此获得过很多的独家资讯,维系其媒体声量。但周玉蔻翻脸无情,在马英九过气的时候立刻落井下石。在“顶新案”、“马王之争”中都对马英九以及罗智强“痛打落水狗”,罗智强日后更是回周玉蔻十六个字:“君之构陷,铭记五内,天堂地狱,没齿不忘!”

陈菊主政高雄时,还发业务标案给周玉蔻,让一个“外省人”研究所谓的“台语歌曲”。当然周玉蔻拿的民进党标案不止这一项,所以替民进党说话可谓不遗余力。疫情暴发以来,岛内“疫情指挥中心”与周玉蔻关系尤其密切,无论是陈时中还是一些指挥中心的专家,都热衷于上周玉蔻的节目,周玉蔻掌握了很多防疫一手资料,也时常提前披露染疫数字和疫苗的情况——这些被台当局明令只能指挥中心报道的信息,其他人如果对外透露会被警告甚至处罚,唯独周玉蔻可“豁免”,这也造成媒体资源的不公。

柯文哲批周玉蔻这个现象的时候说,起初是狗摇尾巴,后来是尾巴摇狗,有天即使狗尾巴被剁下来,仍会在地上自己摇。他说,当局有时会收买、聘用名嘴来带风向,但当这些人越来越膨胀,倒过来影响当局决策时,即使想切割也没办法。

周玉蔻之前电台节目到期,被电台方面告知不再续约,周不满大闹,甚至造谣称自己服务多年的电台拿大陆“国台办”的钱。所谓君子断交不出恶言,周玉蔻恰好相反,有一种“鱼死网破”的态度。知情人爆料周甚至拿知道民进党内幕来恐吓电台,以致电台下定决心让周玉蔻必须走人。

不过周玉蔻擅长制造话题,甚至不惜碰瓷。她这一辈子因为胡说八道,被法院判输赔钱的案子数不胜数,但还是屡教不改,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态度去制造耸动话题,或许也是想用这个维系自己的声量。赵少康草创电台的时候,也曾经请周玉蔻做节目,后来也闹得不欢而散。现在周玉蔻动不动就骂赵少康,甚至多次诬指赵少康。赵呢?只针对事情进行澄清,但绝不提周玉蔻,也有不随之起舞,替她张目的意思。而这次周玉蔻与陈之汉所骂,很多网友认为,一定是周玉蔻开新节目,需要声量,所以刻意制造了这场骂战。当然,她也不见得一定刻意找陈之汉——她节目中点名那么多人,总会有人上钩的。

“网红化”的恶果

社会变得短视且偏执

陈之汉,算是周玉蔻的另一面。陈之汉的直播,粗口不断,脏话连篇,显然有违社会公序良俗,但岛内政治人物为了借他的人气,争先恐后与其直播,一点不顾及社会观感。

但是得其利,也未尝不得得其害,这些“网红”随时事而起舞,会不断变化自己的政治风向。当他们的政治风向转向后,那些与之合作的政治人物当然会受到影响,当初的韩国瑜就是最好的例子。韩国瑜与陈之汉直播,带来了巨大的点击率,而后陈之汉试着找韩国瑜几次未果,便在直播中开骂,韩国瑜女儿致电陈之汉才有所缓解,但之后矛盾累积到无法和解,到了后来,陈之汉反韩不遗余力。这种朋友反目的戏码在政治上极具冲击力,也导致韩国瑜的选情大伤。

蔡英文在2018年败选后积极布局网络,收买各路网红,其中当然包括陈之汉。蔡英文送陈之汉好酒,在陈之汉被枪击后还亲自跑去探望,蔡英文及民进党这种收买网红的策略确实获得了成功,也一度维系了蔡英文连任后的高支持率。

民进党这种过去靠“名嘴”现在靠“网红”执政的方式,的确能获得一时的政治红利,但从长远而言,却是实实在在腐蚀了这个社会的肌理,破坏了社会的价值。柯文哲所谓的尾巴自己会摇,也是在说“名嘴”和“网红”实际不可控,尤其等他们坐大后会反伤其主。

更关键的是,这个社会依靠“名嘴”、“网红”带风向,营造排他的舆论氛围,大众跟着跑不再思考,整个社会变得短视且偏执,甚至形成“反智”和“低智化”的趋向。

这次防疫就是很好的例证。陈时中的防疫团队,在很多事情上固执己见,不去看外面成功的防疫经验,而自满于过去所谓的“防疫成功”,所以不设“方舱”,不“普筛”,甚至不购足够的 “疫苗”。这些弊端,事实上也不是没有有识之士批评过。但台当局不去面对质疑讨论,反而指示自己的“名嘴”和“网红”引领舆论方向,对那些不同意见者围追堵截,甚至不惜造谣抹黑,乃至上纲上线到政治层面,乱扣帽子,这让本该合理讨论的科学问题变成了无谓的政治口水。当一切成为政治口水的时候,也就不存在是非黑白的问题了。

被当场“打脸”的林昶佐

有的政治人物“网红”化和“名嘴”化,有的“网红”和“名嘴”直接从政,歌手出身的林昶佐便是其中一例。

本周,林昶佐跑去疫情暴发的环南市场,在指责柯文哲的时候,现场一名摊商自治会会长抢过麦克风反骂林昶佐。视频出来,网友大喊骂的很“疗愈”,林昶佐身为台北万华区选出来的民代,却不替自己的选民考虑。万华因为疫情被污名化为“万华病毒”,国民党提出查清病毒破口的提案,林昶佐提出反对,甚至有选民讥讽称,林昶佐早就躲到万华外面去了。现在他跑到市场来做民进党的打手,对柯文哲指手画脚,当地人自然看不下去。林昶佐事后还想对媒体发言以挽回颜面,当场被人骂,不要再这里作秀,滚!

林昶佐过去是“时代力量”成员,因为甘愿做民进党的侧翼,所谓“小绿”与黄国昌闹翻,从“时代力量”出走,也造成了“时代力量”的分裂。搞笑的是,林一天到晚鼓舞“台独”一副不怕“武统”的样子,但他本人却找理由逃避台湾的兵役,也是“死道友不死贫僧”。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样一个嘴炮当选民代后,进入的专业委员会居然是所谓“对外事务与防务”。当然,比较靠谱的说法,他靠民进党照顾好不容易当上民代,但真正有油水的委员会也轮不到他。

家住万华区的节目主持人刘宝杰最近常因万华被污名化而愤怒,尤其愤怒万华选出来的民代林昶佐一天到晚抱民进党大腿而不为自己的选民发声,直接在节目中大骂林昶佐是“王八蛋”。外界又爆出,林昶佐虽然是在万华选上民代,但住在大安区,个人名下地产也都在大安区。也难怪刘保杰骂,他有跟万华人共呼吸、有去感受到万华人的悲哀吗?有感受到万华人的无奈吗?

民进党放行罢免陈柏惟

“借汝头一用”平民怨

台湾地区选举机构宣布因为疫情的原因,之前提出的四大投票都延期,而罢免台中基进党民代陈柏惟的投票却在8月28日如期举行。为什么这么设置呢?民进党可能有几个考虑。

国民党和民间团体提出的四项投票,民进党都有不能输的压力,尤其反对“莱猪”进口这一项。美国现在多方面对台施加压力,算得上软硬兼施。民进党当局如今依靠美国,连陈时中戴一个口罩都恨不得要当美国宠物,当然不能不让“莱猪”进来。但现在的氛围,这四项投票极有可能会过。所以不管这么说,民进党先以拖待变——蔡英文当年民进党党内初选,就靠一个“拖”字打败了赖清德。

其次,让陈柏惟罢免案如期举行,一方面测试一下社会压力,看一看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民众出来投票的意愿到底有多大。以作参考。

另外,如果罢免陈柏惟成功,某种程度也算是让民间出了一口怨气。民怨这个事情,也有点像曹刿论战那样说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民进党最近似乎缓过神来,开始修补这段时间防疫造成的问题,比如开始接受郭台铭的疫苗捐赠,在慈济的捐赠问题上虽然杯葛了一下,但蔡英文也几乎是迅速做出回应。另外民进党也积极组织舆论战,做各种对外宣传,甚至扭曲事实在美国《时代》中发文称,民进党当局不但没有阻碍疫苗采购和捐赠,连郭台铭捐赠也是出于民进党当局的组织运作。

陈柏惟作为一个侧翼,“网红”,现在宛如曹操那时候军中缺粮,为了纾解兵怨,杀一个军需官。曹操所谓的“借汝头一用”。

作者:许亿,深圳卫视直新闻特约主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