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斯达克与标普500高度重合,配置了纳斯达克还要配置标普500吗?

标普500的估值

美国股市涨了10多年,标普500和纳斯达克也就涨了10多年。这也就导致了巴菲特10多年都没有跑赢标普500,难道巴菲特已经过时了吗?

从目前的表现来看过时了,但不能否认他的投资理念,持有安全的资产和大量的现金——若未来遇到熊市,可能一下子掰回来。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聪明”的资金跟着泡沫走——可以理解为追涨杀跌。

比如我们来看当下,茅台宁德等各种“茅”高估了,但人家就是赚钱啊!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你去说泡沫谁鸟你,反而人家会说你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但话收回来了,目前的标普500高估吗?

相较于历史高度了,但未来还会不会继续涨下去,谁都没谱——若能预测,谁都能赚钱。

标普目前市盈率为33.34倍,10年平均值为21.45倍,处于10年历史百分位的93.98%(即93.98%的时间都低于目前的市盈率)。

若我们不计算市值规模的成长性,单单计算企业盈利带来的收益率,那么目前标普500的收益率仅有1/33.34=3%,相对较低。

何况目前美国的货币政策非常宽松,美联储决策利率为0.25%,而6月份的CPI高达5.4%——货币宽松导致企业融资成本下降, CPI上涨,上游企业利润增加。

这也就是我们看到的现象,股指越涨,市盈率却从42倍跌到32倍——与货币宽松有密切的关系。

但若未来货币紧缩,现象是反过来的,可能指数越跌市盈率越高,毕竟货币收紧,企业的盈利下降。

我们再来看美国10年国债收益率,当国债收益率在2%以上时,标普500的市盈率基本徘徊在23倍左右。

当国债收益率在2.5%以上时,标普500的市盈率基本在20倍以下。

所以说,未来标普500是涨是跌还要看美国10年国债收益率(或者说美联储决策利率),但目前相对是高估了。

投资收益=无风险利率+风险补偿收益率。

当无风险利率上行时,人们自然不愿去冒风险去获得风险补偿收益率。换句话来说,股市的涨跌不是由市场交易决定的,而是由货币政策决定的。

标普500投资收益与纳斯达克投资收益比较

标普500的走势与纳斯达克的走势基本保持一致,甚至可以认为美国市场整个股市的走势基本一致,而不像我国股市总是存量资金博弈——结构性的跷跷板市场,大盘涨中小盘跌,中小盘涨大盘跌。

当然,我国的还一特点是长熊短牛,人们基本不看好股市(认为风险大收益小,但通过上面几篇文章的回测,长期投资A股市场收益率要远远跑赢房市的),反而更看好空置率高居不下的房市。

目前跟踪标普500的指数基金有7只,由三家公司提供(博时、易方达和天弘),场内场外或联接A联接C认为是同一基金,那么有4只基金。

跟踪标普500的指数基金成立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为博时标普500ETF,其他的基金成立的时间相对较短。因此,我们回测以时间较长,规模较大的博时标普500ETF进行回测。

而对比对象是同为美国市场的纳斯达克,选取成立时间较长的国泰纳斯达克100指数

通过回测(回测的时间为博时标普百成立的时间,2013年12月5日,结束时间为2021年7月14日),我们可以发现标普500和纳斯达克100的走势基本一致

如果这两者构建组合的话,其年化收益率基本是两者的均值。

从回撤的年化收益率来看,博时标普500的年化收益率为14.248%,国泰纳斯达克100年化收益率为20.444%,高出博时标普500的6个百分点。

然而我们再来看最大回撤,博时标普500的最大回撤为32.948%,而国泰纳斯达克100最大回撤为28.142%。

标普500和纳斯达克100高度重合

你是否认为纳指或纳斯达克100,就是由100只成分股构成?

不是的,纳斯达克100基本会保持100只股票,但它不是确切的100只成分股,目前纳斯达克100成分股有102只。

而纳斯达克的102只成分股中有88只是与标普500重合的,有6只既与标普500,又与道琼斯30重合——分别是苹果,微软,英特尔,思科,安进和沃尔格林联合博姿。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美国的主要指数表现基本一致的了——因为高度重合,而且涨的都是头部企业。

我们再来看标普500和纳斯达克100的市盈率,标普500目前为33.34倍,纳斯达克为38.26倍,两者的差距不大——也源于它们的高度重合,以及权重都落在头部企业,比如苹果、微软、亚马逊特斯拉、脸谱、谷歌、百事、奈飞英伟达和英特尔等。

比如我们来对比国泰纳斯达克100和博时标普500的重仓股,被发现他们重仓的很大一部分是重合股票。

因此,若你投资了纳斯达克100,那么是可以不去投资标普500的,否则投资就存在很大的重合。然而,从投资回撤和年化收益率来看,标普500都不如纳斯达克100——对于普通投资者投资了纳斯达克100,也就没有必要去投资标普500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