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丨“鬼门三峡”之中卫黑山峡 甘宁交界处的黄河咆哮

15

07-2021

全长5000多公里的黄河,波涛滚滚穿山越峡,一路奔腾向东。在一座座礁石和绝壁间,制造了一个个险滩,给人们展现了黄河的神秘莫测。有一段被水利专家称为峡谷区的流域,从黄河兰州段起蜿蜒数百公里到黄河中卫段,也就是沿线村民俗称的“鬼门三峡”。“鬼门三峡”自上而下分别是乌金峡、红山峡和黑山峡,其中黑山峡起于甘肃靖远大庙村,终于宁夏中卫小湾村,全长约70余公里,峡谷深且水流急,是黄河上游最后的大峡谷。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看摄影师陈学仁拍摄的黄河黑山峡段沿岸风景吧~

作品展示

黑山峡上游的甘肃景泰县黄河石林大拐湾

黑山峡起点大庙村黄河湾

甘肃靖远大庙村是黄河黑山峡的起点,终于宁夏中卫小湾村,全长约70余公里,峡谷深且水流急。

黑山峡的弯多。只见河水在莽莽群山中,时而东,时而西。在黑山峡100多公里的峡谷中,仅仅V字形的悬崖峭壁,就占去了31.5公里,龙王坑、老两口、七姊妹、三兄弟、黄石旋、一窝煮(猪)、阎王砭等险滩,有人曾经统计过,过黑山峡至少要经过50多道弯。难怪筏客子中流传“远见航道去无路,过弯转舵又一村”的说法。著名记者范长江曾感叹,黑山峡山崖耸峙,极为凶险,不弱于长江三峡中的瞿塘峡

黑山峡中有不少滩涂,大体上分南长滩和北长滩两部分。南长滩在沙坡头上游60公里处。北长滩与宁夏中卫南长滩相对,此处月牙形的长滩,就是人们称之为的南长滩。该地四面靠山,一河环流,形成了弧形半岛,像一块翡翠镶嵌在黑色的石头和黄色的河水之间。

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南长滩——南长滩有史前岩画、古代水车、秦代长城,黄河两岸怪石嶙峋,高崖耸立,拓拔族人后裔常年定居于此。据考证,当年拓跋氏一支,为避战乱,逃命至此,发现此地没有人烟,相中黄河岸边的这块肥沃土地,于是定居于此,数百年来不被外人所知道,堪称“世外桃源”。在河滩边生长着数百年的梨树和枣树,四月中旬正是梨花怒放的时间,每年这个时候,南长滩都要举行盛大的“梨花节”。南长滩拓拔族后裔以这种独特的形式,为家道的中兴抹上浓妆重彩的一笔文化史诗。

南长滩村民宿

宁夏黄河第一渡

黄河在峡谷中穿行,滚滚向前。留下了无尽的传说和独具特色的物产,在黑山峡的众多物产中,鸽子鱼最为神奇。黄河从南长滩流经黑山峡鸽子崖,民间传说,生活在鸽子崖中的鸽子,不小心会碰到山崖而落入黄河,鸽子涉河落水后,就会变成鱼,在黄河里自由自在地游泳。这种鱼人们叫做鸽子鱼。鸽子鱼和鲤鱼相类似,唯一的区别是它全身呈古铜色,只产在甘肃靖远到宁夏中卫200公里的黄河中。滔滔河水常常将鸽子鱼冲到下游很远的地方,但无论多远,鸽子鱼都会逆流而上,游回故乡。正如那些顺流而下的筏客,不论漂多远,最后仍然要返回故乡,返回最初的出发地。

北长滩地处黄河大峡谷,两岸青山环绕,黄河横穿而过,因黄河冲击在北岸形成了一处圆形的滩涂地而得名。300多年前,为逃避战乱,甘肃临洮一带的人乘坐祖辈传承下来的羊皮筏子顺流而下,在北长滩一带登岸,定居下来,依山而建了错落有致的原始古村落。由于大山的阻隔,北长滩长期与世隔绝,这个小小的村落几乎被人们遗忘。直到2006年通了电,2013年修了路,才逐渐与外界取得了联系,每年的梨花节也成为了宁夏黄河段上的一个重要民俗文化活动,慕名而来的游客让这个封闭的小山村充满了新鲜的活力。

北长滩上滩村

北长滩村一角

峡内尚有废弃村落二、三处,颓垣断壁与孤鹰为伴,凄凄凉凉,冷冷清清。此情此景不禁令人忆起子昂诗“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再行数十公里,却又换了一番景象。两岸山峡稍显开阔,在河滩上出现了几处绿洲。茂林丰草,炊烟缭绕。古老而孤独的水车悠然地转动,发出幽邃的吱鸣,像一位老者,伫立在水边,守护着身后的村落,见证着黄河的变迁。

在北长滩,一架转动了300多年的古老水车见证了黄河农耕文化的文明和发展,滋养着世世代代的北长滩人,这架古老的水车如今还灌灌着二百多亩土地。

黄河古老的运输工具

——羊皮筏子穿行在黑山峡谷中

黄河两岸美如画

北长滩下游的鱼肚咀

黄河南岸长城。修筑于明代隆庆五年(公元1517年),其目的是阻挡北方鞑靼进入中卫西南的裴家川一带。《读史方舆纪要》载:“隆庆五年,督臣王之浩,清于在宁夏扯木峡旧堡河口(今中卫下河沿一带)至五方寺塔儿湾白草墩(今甘肃省靖远县境内),增筑边墙、墩台、大小堡寨,驻将领于此,以遏胡寇出入要路,并筑东西大小隘口。”但据有关专家考证,认为中卫黄河南岸长城应修筑于秦始皇时代。《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自榆中并河以东,属之阴山,以为四十四县,城河上为塞。”宁夏长城研究专家周兴华先生多次现场考证,发现了大量秦代陶片等实物,并查阅相关资料,认为中卫黄河南岸长城确属秦长城,并意外发现在沙坡头旅游景区内还有一段秦昭王长城,国内专家已予以确认。

黑山峡大柳树坝址

大柳树衰落的村庄

天津设计院勘探大柳树坝址时的住所

一方水土一方人,有了黑山峡这样险峻的峡谷,自然会有敢闯险滩的筏客,自然也有逆流而回故乡的鸽子鱼,更有让人流连忘返的与滔滔黄河水相映成趣的南北两滩。

黄河拐向东北后,经过拦门虎、黄石旋、一窝煮等处,抵达沙坡头,黑山峡的终点在沙坡头。到了此地算是彻底出了黑山峡,筏把式们总要炫耀一番,他们常说:“七妹妹惹不下,老两口要挂一挂,三兄弟处平安过,才算走出黑山峡。”一道道弯、一座座峡谷、一个个险滩,就这样被筏客们逐个征服了。我想,走过了黑山峡的筏把式更应该算好汉了。黑山峡的终点在沙坡头。我们曾经多次到沙坡头大弯对面的公路边眺望风景,只见青山耸立,黄沙茫茫,黄河在沙和山之间拐了一个“S”形的大弯,滚滚向前。

定武高速公路黄河公路大桥横穿黑山峡出口

奔腾不息的黄河流经70多公里的黑山峡,像一匹野马一头扎进了腾格里沙漠的边缘——沙坡头,由于沙漠的阻挡,划了个欧姆形的大湾(这就是中卫沙坡头的乾坤湾)折向东,流向宁夏河套平原。

黄河流润宁夏川

摄影作者简介

陈学仁,宁夏摄影家协会会员、宁夏艺术摄影学会会员、中卫市摄影家协会理事。2018年被宁夏艺术摄影学会评为选秀摄影师。多幅作品在人民网、中卫日报等媒体刊物发表,从2015年至今多幅摄影作品在省级和市级的各类大赛中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