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从《如懿传》到综艺出圈,32岁陈小纭:到闭眼都不会满意

摄影|李英武 撰文|刘美粒 编辑|迦沐梓 周安 出品|腾讯新闻谷雨工作室

从“小白兔”到“绿茶”

32岁,陈小纭被骂上了热搜。

出道以来的十多年里,她留给公众的印象一直是“不争不抢软萌可爱的小白兔”。但自从在一档综艺中和容祖儿起了争执,铺天盖地的骂声扑面而来,“小白兔”摇身一变,成了这个单纯形象的反面——网友口中的“绿茶”。

“我身边所有的艺人,只要有热度,多多少少都会经历网暴。”她试图以此安慰自己,但当那些声音在网络上反复发酵,“还是有点受不了。”

骂声最汹涌的那段时间,正是陈小纭工作最忙的时候,“那阵子每天疯狂地跳舞练歌,太难受了就一个人哭半个小时,然后继续练。”这是她当时唯一能找到的排解方式。

浪姐成团夜上,陈小纭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于是又掀起一层声浪,网友们说她在“内涵别人”、“茶言茶语”。在新的综艺节目《让生活好看》里,她说,“我希望大家能够看到别的样子的我,一个更真实的我。” 因综艺而“大出圈”之后,关于陈小纭其他的一切,好像都被自然而然地隐去了。

不被喜欢的孩子

陈小纭参演《如懿传》《青春斗》剧照

人们似乎忘了,“出圈”以前的陈小纭是一名演员。在《如懿传》中,她扮演如懿的贴身丫鬟惢心,与周迅同时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在《小别离》中,她饰演张小宇年轻的后妈蒂娜,为了扮老特意烫了一头“大妈卷”;在《青春斗》里,她是爱情至上的年轻女孩晋小妮。

更早之前,陈小纭是一名芭蕾舞者。

陈小纭和姥姥

10岁的时候,她被父母从东北老家送到北京舞蹈学院附中。从家乡来到北京,陈小纭立刻被一大批更优秀的孩子淹没。因为之前毫无舞蹈基础,初中一年级期中考试,她考了全班最后一名。学舞蹈的那些年,不开心环绕着她。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班级里那个不被喜欢的孩子。

难过的时候,陈小纭用娃娃来慰藉自己

一次,老师因为她舞蹈成绩不好批评她,她在班上哭了。“当你变成那个老师不喜欢的学生,就不仅仅是老师不喜欢你了,是全班同学都不喜欢你。”

小时候独自求学的经历,对陈小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陈小纭的妈妈评价小时候的女儿是一个没有好胜心的人,“没有好胜心,也就不想努力”, “得过且过、不争不抢,开心快乐就行”。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她开始变了。“我变得非常努力,想成为优秀的人,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优秀,我就不会被人喜欢。”

节目上那次分词的争执,让她联想到小时候考最后一名的自己。她担心自己再次成为“那个不被喜欢的孩子”。下意识的,陈小纭想要选择她自己觉得多练习后更能掌控的那段,“想展示更有把握的部分给大家”。她尝试抓住每一个机会,避免自己搞砸。结果,还是搞砸了。

说到这里,陈小纭皱着眉头,紧闭着眼,整个人陷在黑色的椅子里,停顿了几秒钟。

2019年,陈小纭参加超新星运动会,拿到了女子50米游泳冠军。有网友称她“心机”、“搏出位”,她在微博上发了自己的感受:“其实比赛当天,我还带有两件保守的泳衣。经纪人说,你的好身材如果被大家看到,以后戏路变广,有什么不好?这句话真的让我很心动,因为我还是一个喜欢演戏的小演员啊。”

在经纪人漫漫眼里,陈小纭是一个有点敏感的女孩儿。陈小纭渴望成为那个最优秀的人,但自己却不是很开心。“我是一个非常拧巴的人。有时候我努力到一个‘透支’的状态,但当真正拿到这个成绩的时候,我并不开心。因为我整个的生活状态都不太对了。”在参加一档运动类综艺的时候,陈小纭拼命练习,练到犯了哮喘病,“直接上不来气儿了,把助理吓坏了。”

中学毕业后,陈小纭参加艺术类招生考试,考了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专业课第一名。

这段经历让她对父母的决定产生了怀疑,小时候的自己更喜欢画画,而跳舞是妈妈给她定下的职业规划。“我跳了那么多年的舞,吃了那么多苦,结果转行了。”

大学时候的陈小纭,每天心里想的是,父母的话一定不对,什么都不能听他们的。好长一段时间她都不和父母联系。“那个时候,我妈说要向东我绝对向西,即使撞到南墙也会继续,绝不往回走。”

“你进不了相亲二群”

年幼时与家人分离,远方、漂泊等遥远的词语降落到一个小女孩的身上,她必须学会快速独立和成长。

“我曾经非常痛苦地跟我妈说过,自从我到北京的那一刻,家里就没有我的房间了。二位欢欢喜喜地把我送到北京来,把我的卧室变成了一间客房。”

北京对陈小纭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城市,“它给了我很多,是我生活时间最长的地方,但也带给过我痛苦。”来北京后,陈小纭至少搬过十几次家,一直是独居。“我在北京分分钟都有漂泊的感觉。”

不工作的时候,她最喜欢窝在家里。拆快递、画画,做一些能让自己开心的事。很少逛街,和朋友玩也是叫到自己家里来。屋子里永远干净整洁,盲盒娃娃们排着队立在展示柜里,衣物按照季节和颜色摆放在衣柜,鞋子也井井有条地收纳好。“家里一乱,我会非常难受和焦虑。”时间上也不能乱。煮螺蛳粉的时候,她必须要按照包装上标准的剂量、定好闹钟来煮,在吃饭前,一定会先把锅刷完再开动。

和很多爱美的女孩子一样,她在小红书上坚持不懈地发一些日常分享,穿搭、美甲、玩具、小零食、美食探店等等。双十一的时候,她会对照着攻略精打细算,“有一年双十一,预付款买的东西整个忘记付尾款了,等忙完再看的时候,来不及了,白白浪费了好多钱。”超新星全运会的队服,她拿来当家居服穿了3年。

“娃娃”是最常陪伴她的一只小狗。她把娃娃带去拍戏的地方,买了一套宠物美容美发工具,自己给狗狗剪毛。

在《让生活好看》第二季——一档生活观察类真人秀节目里,陈小纭和江映蓉去公园里春游,不小心踏入了“相亲角”。大爷大妈们围拢过来,一位北京大妈直截了当地问她,“你们北京有户口吗”、“北京有住房吗”、“是什么学历”?大妈还告诉陈小纭,“你进不了相亲二群,二群全是硕士博士和海外留学的。”这些现实的问题突然抛到眼前,陈小纭不知道怎么回答,而婚姻更是一件遥远的事情。

在《让生活好看》中,陈小纭的生活得以被看见、被理解。而节目中不同姐姐的多元生活方式也给了她启发。陈小纭希望自己能安定下来,最近,她开始研究室内装修,“我甚至开始认真规划,如果以后不做艺人这个行业了,有没有可能去尝试一下装修设计。”她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带有衣帽间的小房子,“屋子一定要小,所有的地方一看,这个地方有点灰得擦,那个地方没摆正,都在我眼中。大房子就不行。”

“到闭眼的那一天都不会满意”

最困难的时候,陈小纭没有经纪人。她在节目上回忆那5年,一部戏拍摄三四个月,只能拿到两万块的酬劳,“最苦的时候连房租都付不起,差点退圈。”

但她知道自己真心喜欢演戏,“每演一个角色,就是体验了一次别人的人生”,这种奇妙的感觉吸引着她。

陈小纭参加《演员请就位》

她又觉得,“演戏是有遗憾的。当下你觉得自己演好了,等你再回看的时候,还是觉得自己可以演得更好。”陈小纭参加《演员请就位》,她扮演《情深深雨濛濛》里的陆依萍,网友说她演技差,她也承认自己当天表现不佳,“确实没演好,我认了”。

拍《如懿传》的时候,周迅的表现给了她很强的震撼。周迅为了拍一场跟皇上吵完架万念俱灰的戏,前一天晚上喝了好多酒,第二天早上眼睛和脸都很肿。在拍摄一场悲伤的戏时,陈小纭也学习周迅,拍摄的前一夜没有睡觉,还看了一个悲伤的电影来调动情绪。

最让她感到有成就感的时刻,是自己的演技被陌生人肯定。有天晚上,陈小纭偶然在短视频平台上刷到了《如懿传》,那是一段5分钟时长的剪辑视频,陈小纭大概只出现了10秒钟。“我看到评论里有人说惢心的情绪很到位,那个时候我觉得好开心。”

如今,陈小纭32岁了,她希望自己能够更松弛与平和一些。

她讨厌充满不确定性的20岁,没有阅历和积蓄。一切都被蒙上了一层雾,看不清未来在哪里。“30岁就是更好的20岁,知道了自己人生的目标,走入了工作的正轨,对未来也有一些规划。”

有人问陈小纭,你对自己现在的状态满意吗?她想了想,“我要是说不满意肯定会被骂矫情,但我确实也不满意——以我这个性格,可能到闭眼的那一天都不会满意。”

出品人|杨瑞春 主编|王波 责编|程婕 运营|张箫 黄欣然

*版权声明:本文部分图片由《让生活好看》节目组及陈小纭工作室提供。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