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走黄霑前妻,百万买皮草,一生76位男友,林燕妮为何这么豪横

HK的巨星,没几个没等过林燕妮的。

有一年她过生日,施南生、徐克、狄龙、林青霞……早早落座。

大家等了很久很久,寒暄话说尽了,笑话讲完了,连表情都懒得做的时候,她才在侍者的引领下,款款而来。

林青霞张大了嘴巴,

“仿佛见到了王后出巡一般。她穿着一件粉红色到小腿的貂皮大衣,下巴微微上扬,脸上挂着高贵的笑容,我们就像她的子民。”

还有一年,黄霑过生日。

原定八点入席,罗大佑、张国荣、周润发、王祖贤等人等了一个多小时,一直没开动,肚子饿得只好吃小核桃充饥。

直到9点15分,她才姗姗来迟,原因竟是等香奈儿最新款的春装。

她高调张扬,别人的主场她“喧宾夺主”,自己的主场更是当仁不让的女王。

这样我行我素的女人,自然不讨喜。于是,虚荣、拜金、卖弄,成了她身上扯不下来的标签。

对此,她不置一词,反而笑着说:“误解让我更自由。”

确实,无论事业,还是感情,人们在诟病她行事作风的同时,又不得不承认她曾多么热烈地生活过。

她,就是一生大鸣大放,自由追逐,只心悦自己的粉红传奇——林燕妮。

林燕妮,是一朵盛放的人间富贵花。

父亲是香港联合汽水厂的创办人之一,母亲是优雅的千金小姐。作为爱的结晶,又是林家长女,林燕妮从小备受娇宠。

家里汽水厂有一款卖得最好的产品叫“美缇露”。父亲规定卖出的汽水,凡是瓶盖里面印着一只燕子的,就可以免费“再来一瓶”。

这只燕子,就是林燕妮的“燕”。

当别的孩子还在为难要不要穿姐姐的旧衣服时,14岁的林燕妮最大的苦恼是“今天的舞会穿迪奥的套装,还是香奈儿的裙子”。

她曾笑言,珠宝、皮草和名牌衣服,是自己的三大坏习惯,这是原生家庭给她最深的烙印。

从小在蜜罐里长大的孩子,从不知人间疾苦为何物。

香奈儿每一季新品一到,店长会第一时间给林燕妮打电话,她会把一整季的衣服都买下来,花费数百万,付账时丝毫不皱眉头,要知道80年代的百万完全可以买下一套房子。

哪怕再昂贵的珠宝,她也只肯戴一两次,因为大家都见过,下次再戴就跌份儿了。

优渥的家境,给了林燕妮随心所欲地资本,父母的疼爱,给了林燕妮聛睨一切的傲气。

不委曲求全,也不看人脸色,在林燕妮的字典里,只有四个字“讨好自己”。

哪怕到老,也是如此。

71岁那年,林燕妮接受记者采访,出现在镜头前的她,穿着一袭红色背心裙,披着一头棕色大波浪,踩着一双恨天高。

前卫性感的装扮,让她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个18岁的小姑娘。

有人说,这么大年纪了,就该有这个年纪的样子,七十多岁的人,打扮得像个狐狸精,太不像话了!

但一向随性自由的林燕妮,又怎么会在乎别人怎么说,“穿得性感没有什么不好,身材好才能穿晚装。”

一副“爱谁谁,少管老娘”的劲头,实在太林燕妮了!

穿衣自由,对林燕妮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对自己的人生,林燕妮更是完全看心情,可劲儿的折腾。

她先是考进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遗传学,获得学士学位后,又跑回香港大学念了哲学,后来她又在港大修了个中国古典文学博士学位。

照一般人的职业规划,怎么也该选择跟其中某个专业相关的工作吧,她却不按常理出牌。

人生第一份工作居然是在TVB担任天气预报女郎。

因为林燕妮外形靓丽,她主持的节目,收视火爆。

当节目主持人做得好好的,她又跑去综艺节目《欢乐今宵》做起了一名幕后编导。

虽然电视台的工作,看起来热闹,但800港币的月薪,完全负担不起林燕妮狂热的购物欲。

她便在空闲之余去别的部门兼工挣外快。为了美,也是real努力了。

可等事业蒸蒸日上时,林燕妮又辞去TVB的工作,和黄霑合伙开了一家叫“黄与林”的广告公司,进军广告界。

对于自己创业,林燕妮其实也没多大的信心,可想着自己年轻啊,年轻最大的好处就是会获得别人的体谅,也有机会和时间犯错。

如果公司开不下去,也不打紧,大不了再回老东家。

凭着这股闯劲,再加上之前的传媒从业经验,她和黄霑两人将一开始经营惨淡的公司,做成了年营业额达1.2亿港币的香港第七大广告公司。

不怕吃苦受累,还真不像千金小姐出身。

她曾说,“我从来不追求自己能力负担不来的东西。”如此看来,她确实是有底气说这句话的女人。

女人花自己靠本事挣来的钱,要拜金也没什么可指摘的。

等她赚够了钱,觉得做广告没啥意思,和黄霑一商量,转头又把公司卖了。

林燕妮就是这样一个难以固守在一个地方的人。

她不断地尝试,不断地转型,但绝不是玩票。想到什么,就一头扎进去,不做到极致,决不罢休。

女人啊,自己成就自己,人生才最精彩。

林燕妮从不喜欢被束缚,尤其是感情。

她人生唯一的一段婚姻就是毁于不自由。

在美国读大学期间,林燕妮和李小龙的哥哥李忠琛谈起了恋爱。大学一毕业,两人就结婚了。

令林燕妮不解的是,婚前凡事好商量的李忠琛,婚后像变了个人,他规定小娇妻除了上班不能外出。

林燕妮出去见朋友,也是频频看表,生怕误了回家的时间。即便不外出,李忠琛还是经常无缘由的两三天不理她。

原来结了婚就不单单是爱不爱那回事了,你还得防着他什么时候会发脾气,天天如履薄冰。

自由惯了的林燕妮小心翼翼生活了几年,后来实在受不了被掌控拿捏的日子,在儿子4岁时,便和李忠琛协议离婚。

虽然离过婚,但早已艳名在外的林燕妮身边并不乏仰慕者。这其中就有鬼才黄霑。

黄霑对林燕妮一见钟情,他第一眼见到她,就像五月的晴天闪了电,再也移不开眼。全然忘了自己已婚,有两个孩子,而且第三个孩子即将出生。

但林燕妮看不上黄霑,觉得他色色的,还满口脏话,甚至都不肯和他同桌吃饭。

可缘分奇妙。这个最想避开的人,最后却成了她的男朋友,还足足痴缠14年。

那时黄霑有事没事就在林燕妮面前晃悠,每天往她办公室送的不是玫瑰,就是百合。

林燕妮和别的男人约会,他便暗地里使出十二分的心思,去对付情敌,收买餐厅经理给他们送花,收到其他男人的花,对面的俩人自然食不下咽。

在如此强烈的爱情攻势下,任是铁树也会开花。狂追9个月后,黄霑终于打动了林燕妮的芳心。

这边新人笑,不见那边旧人哭。黄霑原配华娃得知此事,伤心欲绝,挺着大肚子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离婚。

黄霑净身出户,林燕妮大方认爱,“我喜欢的都是穷男人。”

感情最浓烈的时候,两人以“一题两写”开专栏,即每篇文章用一个题目,各自写出不同的内容。

才子佳人就连秀恩爱的方式也别出心裁。

当然两个人也有闹矛盾的时候,林燕妮便趁黄霑洗澡时,拿了他几本书,一股脑扔进浴缸里。

黄霑爱书,最讨厌别人把他的书弄脏。可在林燕妮这里,他不怒反笑,“这你也想得出来,真是个机灵鬼。”

这段不被世俗接受的感情,几乎成了林燕妮一辈子的污点,可追求快意人生的林燕妮并不care,“爱就要有勇气和决心。”

可勇气和决心也有期限。但情场得意时人们往往意识不到这些。

相恋多年,1989年元旦,黄霑找金庸作见证,跪地向林燕妮求婚。

金庸当即草拟婚书,并挥毫写了一副对联“黄鸟栖燕巢与子偕老,林花沾朝雨共君永年。”

在那样浪漫的氛围下,林燕妮感动地说“我愿意”。

可没多久她又反悔了。

林燕妮是想当真,但黄霑求完婚并未再提及婚事,好像当初的一跪只是兴之所起。

作为女人,林燕妮怎好低三下四问个究竟,高傲的她索性当众反悔。

虽然求婚之事不了了之,但好在林燕妮心态还算平和,出席活动依旧是成双入对。

1990年两人出席宴会,中途黄霑独自离席,并让朋友代为转告林燕妮,自己不会再回来了。

林燕妮没入心,继续和友人谈笑风生。回家后,却发现书房里的书都被清走了,这时她才意识到黄霑说的不会回来指的是分手。

林燕妮懵了,等缓过神来,委屈、气愤、难过一齐袭来,14年的感情最后只剩不告而别,那打击能不大吗?

黄霑搬走没多久又后悔了。

为了挽回林燕妮,他登报称“公告天下:黄霑爱林燕妮。”

“既然他甩了我,我当然不会回收。”林燕妮随后登出声明,说黄霑是一厢情愿,与自己毫不相干。

黄霑不甘心,跑到林燕妮家,拿着锤子威胁林燕妮儿子,“你妈妈去了哪里?不说我就打破你的头。”

孩子找机会跑出来报了警,才算平息了风波。

一个多月后,黄霑在金针奖的获奖典礼上,当着万千观众的面再次示爱林燕妮,“我最爱的女人,我一生不可以再爱一个女人好似爱你这么深!”

这表白激怒了林燕妮,说分手的是你,要挽回的也是你,真是戏精本精。

决绝的林燕妮隔空回应,姐才不陪你演戏。

林燕妮的绝情令黄霑大为光火,声称是林燕妮嫌弃他负债一身,将他扫地出门,害得他无家可归,一度消极到要自杀。

可林燕妮从未对此做出过回应,也没说过黄霑一句不好的话,只是在分手的第二天就开始了新的约会。

对于两人的恩怨,外人没法置评。但感情之事犹如苦辣酸甜,什么味道只能由自己尝。

林燕妮曾在专栏里感叹:“下世不想再做林燕妮,太辛苦了,想做一个傻傻的,有老公爱惜的女人。”

即便快意如林燕妮,也还是渴望稳定的感情。不去计较金钱、地位,只要爱我、保护就够了。

外界不友好的风评、感情上的挫折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她太多。

但很快,命运就给了她另一种打击。

林燕妮姐弟四人,小妹林雁妮年仅28岁就患淋巴癌离世。两位弟弟在2003年也因同样的病症去世,时间仅仅相隔6个星期。再然后就是父母相继离开。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几年间,林家只留林燕妮一人,应对余生的风风雨雨。

至亲离世的切肤之痛让她心情低落到了极点,“不愿意起床,不愿意梳头,不愿意洗脸,不愿意说话。”

没人知道她那时的日子是以年计算的,她也从来没向别人诉过苦。

绝望的是,在送走一个个亲人之后,孤独的林燕妮也身患重病。

2005年,她的甲状腺出了问题,动过三四次手术,成了医院的常客。2016年,她又患上肺癌,因身体无法承受化疗,转以电疗医治。

被病魔折磨得痛不欲生的林燕妮,每次外出却都打扮得很时尚,她说“谈笑风生,那是我的防雨伞,我害怕被人怜悯,所以永远开心得像一百二十分地见人。”

只有她自己明白这明媚的笑容下,是内心无尽的荒凉。

在遇到难题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可以商量的人。在生病的时候,没有一个可以守护在身边悉心照顾的人。

在生命的最后几年,虽有她和李忠琛的儿子陪在身边,但亲子关系生疏。母子俩住在一层楼上,却避而不见,都是以短讯交流。

在她弥留人世的最后两个月,好友问她还有没有什么未了之事。她说想写一本书,“我有76个男朋友,以前什么都写过了,但未写过男朋友。”

到最后,她也没失坦诚,还在积极地面对生活,谋划将来。

卓立了一辈子的林燕妮,最终不敌病魔,于2018年6月离世,享年75岁。

她不想让人看到病榻前失色的容颜,所以,去世的消息由儿子低调向外界公布。这是她在人世间最后的一抹骄傲和倔强。

行至人生最穷处,婚姻、爱情、亲情都经历过,也都一一失去了。

林燕妮这一生,经历过大喜大悲,大开大合,享受过最极致的繁华和荣宠,也领会过最深刻的伤害和寂寥。

她将欲望摆在明面上,又以一颗超然的心对待;她经历刻骨之情,也能果断放下轻装向前;她有追求,但不强求;她会放下,但不放弃。

林燕妮的大半生都是舆论的谈资,且为世人不喜,可外界永远无法左右她的生活。

她永远是自由的,浪漫的,独立的。

“我的肉身可以被人拥有,我的双肩可以被很多责任压着,但是灵魂,它是我唯一的财产,我不会让任何人把它锁起来。”

是啊,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哪有什么标准答案。

没有人可以规定什么样的人生是圆满的,但能坚守自我、豁然快意的人生肯定是绚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