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雨城丨在老西城,看时光留过的痕迹

1939年的雅安县县城

雨城区老西城,一座用千年时光堆积而成的老城。

灰色的五、六层高的楼房,雨水过后斑驳的墙,木墙灰瓦的老屋,都无声地述说着它的“老”。

自2006年,雅安市雨城区拉开城市建设大幕,许多人家陆续搬离老西城,搬到了新区的电梯高楼,老西城由此冷清了,残旧了。但是,许多人和我一样,时常会在梦里回到西城的老街、老院、老房子和绿树掩映的阴凉里。偶尔也要到老西门走一趟(在这里,我更愿意写成“去跩跩”)。老城区的商铺依旧开着,夜晚依旧灯火璀璨,依旧人来人往。一座有1000多年历史的老城,不是搬离了就会残破下去,它的温度一直都在。那些积淀下来的“点点滴滴”会告诉人们,它的文脉、它的包容跃然呈现,生生不息,如时光中捞出的痕迹。

1939年的雅安街景

@老石梯

南门坎的石梯无声地告诉我们,老西城始建于1008年。

宋朝时代,茶被纳入国控物资。宋朝廷以茶易马,老雅州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便从严道县(今荥经)迁到多营,又从多营迁到了苍坪山脚下,时间是1008年(北宋大中祥符年间)。历时八年,1016年完成,这座城名叫“雅州”。

宋、元、明、清、中华民国,它都是西部重镇,州、府、县治所所在地,西进甘孜、西藏,南入凉山、云南的交通要冲,军事重镇。是茶马古道的起点,古南丝绸之路、古盐道的重要中转站。

@老城墙

苍坪山脚下的老城墙依然缄默。

元初的战乱、折腾让雅州难以安心栖息。1371年(明朝洪武四年),生活安宁下来的雅安人动手修筑城墙。北临青衣江,南靠苍坪山,东到现在的健康路,西边顺着南门坎往河边,无险可据则挖护城河,深一丈,宽八尺。墙高二丈五,周五里。开四门,东为明德门,南为威恩门,西称镇戍门,北叫迎恩门,各道门皆有城楼。城内街道横三道,纵五道,共22条街。在明朝,这是中等城市规模。

1764年(清乾隆年间),加固城墙,城门改名,分别叫仰山、通和、雄边、拱宸。后来,为方便居民去河边取水、洗衣,西北角新增一道城门。

2018年老西门南门坎下的街景

@老街道

雨城区老街道规划于1000多年前。1000多年来,人们把生产生活的烙印,刻在了这些老街上,1939年以后增加了五条街。

据1989年版的《雅安市城建环保誌》记载,1950年前,老雅安城区有街巷32条,街道最宽处7米;街道边有人行道、行道树;交叉路口作弧形处理。主街道县前街、西大街、中大街。木房青瓦,商铺毗邻,屋宇俨然,民居整齐;主街道路面为三合土路或石板路,暗沟排水。偏僻街道为石板路或泥石路,明沟排水,晴天土路尘飞,遇雨泥泞。天主教堂、浸礼会、两家银行为砖木结构楼房,其余房屋均为木房、小青瓦,偏僻处则简陋,有的是篱笆土壁墙、草房顶。

城区住户约34000人(1941年政府统计),城内有道尹公署、县、学、司局会所等35处;祠祀、寺庙、观庵、会馆、教堂等49处;师范、中小学7处;中医药房20多家,西医院2所。新兴工业厂家公司有毛织、制造、熬碱、印刷、制烛、制茶、制绳等,手工作坊十几家,铁匠铺几家。银行钱庄5家,药铺、茶号、绸缎铺等商号100多家。

市区主要街道有立柱灯,路灯以电灯为主。入夜,衙署、酒楼、旅馆、庙观等点亮电灯或玻璃罩油灯或七星灯,光线微弱,路人稀少。

城内有32口水井,临河居民多到青衣江取水。

2000年城市改造前的老西门街景

@老城变迁

老雅安成为西康省省会,让西门步入了最辉煌时期。

1950年西康省和平解放,西康省省会移驻雅安。西康省建设厅成立,建设队和清洁组相继成立。

拆除旧城墙,沿青衣江南岸筑起路堤结合的防洪堡坎,新辟沿江路;拓宽胜利路,修通连接城区东西干道往荥经的公路;将东大街、中大街、西大街、新康路改为混泥土路面,人民路铺沥青路面;加宽人行道,在主要街道植梧桐树。将朝阳街广场一带建成雅安文化、体育活动、商贸经营的中心。

修建图书馆、电影院、川剧院、京剧院、工人俱乐部、新华书店,开办五金公司、医药公司、食品厂、百货商店,建人民广场、烈士陵园、濆江桥。

废除青衣江上的铁索桥文辉桥,建起青衣江上第一座钢筋混凝土悬臂梁结构的雅安大桥。

修建七栋三层砖木结构居民住宅,分别于羌江南路三栋,胜利路四栋。

架设照明线路网,安装路灯,绿化苍坪山,设苗圃,建自来水厂,铺设输水管道。疏通改建排水管道。

1955年,西康省撤销并入四川,雨城区建设进入休眠期,偶有两三点动作。1980年开眠。

2000年,城市建设摔开胳膊,街道拓宽。2005年,甩开脚步跑起来。这变化,下期详细聊。

@老院子

老西城还留着许多老院子没有拆去,人家户都搬离,门面都出租给小商人卖些小商品、开饭馆。

1000年来,旧房子拆了换成新房,很正常,我们能看到的最老的、最讲究的居民小院子是武安街余家老院子。我小时候进去过,两个四合小院落,石板铺地。住户们已搬走,年久失修,里面的院子门已锁上,门楣上精美的雕刻在厚厚的灰尘里。里面的院子有花台,有树。雨城区雨多,住家是木地板,有三梯小木梯进入房间。余家是做茶叶生意的,清朝、民国时期有生产作坊,余孚茶庄很有名。余家据说是铁木真的后人,元朝没落,他们改姓余。

每一个老的人家户小院子都有许许多多的故事。

雅安1916年地图

中医院里的牌坊、雅安市田家炳中学校园里的桢楠树、青衣江边的黄葛树、观音阁、清真寺……都是老雅安的守望者,它们的身躯上深深地印刻着时光。它们默默地守望,述说着老西城的“老”,见证着老雅安城变迁。

千年岁月如青衣江水缓缓流淌,不舍昼夜。岁月留痕,代代延续,新陈代谢,默默沉积,新房取代老房;代代人生活着,改造着,建筑着,今天的建设者也正在用我们这个时代的方式建设着我们的雅安。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工匠精神都深深地烙印在它的每一道褶皱里,这里有过去,有今天,也酝酿着我们的未来。这每一道褶皱也激励我们,延续工匠精神,做出无愧时代的精品,无愧于心。

雅安1983年地图

来源:青衣杏林

编辑:张榕

审核:泽睿

人文|风情|生活|旅游|饮食

雨城雅安微生活·精致生活我们一起分享

请留下你指尖的温度

让小雨哥拥抱你

记得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