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疫苗出笼 台湾社会无喜有忧

18日,民进党当局“食药署”通过“高端”新冠肺炎疫苗紧急使用授权(EUA)申请,允许专案制造,预计8月份可望有少量供应。然而,台湾虽然至今疫苗短缺,但是,对于这款未经三期试验就放行生产、推出施打的台湾自产疫苗,各界不仅没有丝毫喜悦,反而满怀忧虑,纷纷质疑。

权威专家:“这是没用数据,连看都不想看”

为了化解各界疑虑,让人相信“高端”疫苗安全有效,台“食药署”声称,“‘在高端疫苗组AZ(阿斯利康)疫苗组原型株活病毒’的中和抗体几何平均效价比值大于标准要求0.67倍。”试验数据漂亮。不过,台湾“中研院院士”陈培哲19日指出,“在科学上,这项研究数据一点价值都没有”,因为抗体校价并不等于实际接种的保护力,校价数据很高,并不代表具有可靠的保护力。

陈培哲是台湾病毒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曾担任台卫生福利部门疫苗审查委员,因与民进党当局在台湾自产疫苗问题上意见不同,于今年5月辞去“自产疫苗审查委员”一职,并直指审查维持独立性与专业性的最大困难就是来自蔡英文。他也因此被绿营网军攻击抹黑,不过他表示“不后悔讲了真话”。

陈培哲提到,这次会议以压倒性比数让“高端”疫苗通过紧急使用授权,一点都不意外,因为所有委员都是“食药署”找的,都找自己人、或是意见一致的学者。他还表示,之前蔡英文对外宣示,台产疫苗如欲取得紧急使用授权,一定要以国际标准为主,结果“食药署”却弄出一套台湾特有的审查制度,当局“根本是说一套,做一套”,放眼全球,也只有台湾这样做,可说是另类的“台湾第一”。

各方追问:蔡英文什么时候打?

由于“高端”疫苗从临床试验,到紧急使用授权审查,均未经严谨科学的专业程序,社会各界自然忧心并质疑其安全性、有效性。新北市副市长刘和然就强调,“高端”一定要符合国际标准、通过国际认证;并表示,疫苗的施打有自愿性,民众有无信心才是最重要。新北市的态度无疑具有代表性,未来台湾有多少县市、多少民众愿意配合施打“高端”疫苗显然是个问号。

之前,有民进党当局高官称“把手臂留给自产疫苗”。日前,蔡英文喊话岛内民众加速接种疫苗,要求7月底达到25%的覆盖率,并呼吁“轮到你,你就打”,但她本人在年龄轮到时,却没有示范接种。于是,岛内各界呼吁蔡英文以身作则,率先接种台产“高端”疫苗。对此,蔡英文办公室发言人张惇涵19日却回应称,“将依照指挥中心开放施打之计划,妥适进行后续相关规划,若有定案将适时对外说明”。这样的的回应,显然是虚以逶蛇、躲避问题。

自己不敢率先垂范,却要民众以身犯险。于是,有岛内网友痛批,“都假的……谁信,谁傻,从头骗到尾……”还有网友表示,“假打!博士论文都敢假,骗这个还不容易。”同时,也进一步引起网友对这一紧急使用授权的质疑。有网友表示,“通过紧急授权?奇怪,是狗在审的吗?如果是专家审查,这种不完成品连看都不必,直接退回!”更有网友直呼,“没三期认证就急着打死人,(民进)党要谋财害命,救命啊”。

早已定下的政治剧本:撑“高端”!

日前,有脸书粉丝专页爆料台“食药署”审查“高端”疫苗“提早核准EUA期程及可施打数量”规划表,显示“高端”未取得紧急使用授权及完成二期临床试验就提前生产成品。对此,中国国民党费鸿泰、郑丽文、陈玉珍等人19日上午提出质疑,批评该疫苗检验有82%不合格还继续照表操课,完全证实就是按蔡英文下令7月施打的政治剧本在走。

这是一出怎样的政治剧本呢?不妨简略回顾一下。

去年10月台湾东洋药品采购德国BNT辉瑞疫苗,因台湾内部政商利益争斗而破局,但之后民进党当局海外采购疫苗慢吞吞。今年5月中旬,台湾本土疫情发生后,民进党当局顽固拒绝大陆疫苗,布关设卡阻止县市、企业、民间自购疫苗,却于今年5月30日宣布,已于28日与高端、联亚两家台湾疫苗厂商签约,将各采购500万剂共1000万剂疫苗。

由于当时这款自产疫苗均未完成二期试验解盲,于是舆论哗然,并联系到上述这种种反常现象,质疑“草菅人命也要撑高端”的背后,是因为有人炒股,有庞大而且复杂的政商关系。但是,蔡英文仍于6月,在“高端”疫苗二期试验尚未解盲之前,即宣布预计7月底可以开始供应第一波台产疫苗。

6月18日民进党当局勉强同意台积电、鸿海及永龄基金会采购疫苗,人们大概以为“高端”要就此消停了。然而,就在两家企业与上海复星成功签约后,民进党当局即宣布,不再批准县市或其他企业采购疫苗。接着,短短几天之后,民进党当局即通过“高 端”疫苗紧急使用授权申请。这难道仅仅是巧合?还是为了再次卡下县市、企业、民间撑“高端”?

有网友质疑,“这么急着让高端出来赚钱,民进党到底投了多少在里面?”或许,只能等时间来给出答案了。

海峡之声版权作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编辑:怀江 编审: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