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将病毒溯源工作政治化

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22日在国新办举行的发布会上表示,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所谓新冠病毒溯源第二阶段计划,包括将“中国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漏”这一假设作为研究重点之一,既不尊重常识,也违背科学,中方不可能接受这个溯源计划。

曾益新表示,首先,关于武汉病毒所的一些谣言,比如“三个职工染病”“武汉病毒所开展新冠病毒的功能增益实验”,此前早就澄清过。其次,武汉病毒所采集的蝙蝠标本中的冠状病毒与新冠病毒序列最近的是RaTG-13,只有96.2%的同源性。再次,曾经有人考虑新冠病毒是否为人造病毒,但后来更多专家进行深入分析,认为新冠病毒没有人工改造的痕迹,从根本上否定了人造病毒的可能性。

“到目前为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职工和研究生没有一人感染新冠病毒。武汉病毒所没有开展过冠状病毒增益功能研究,没有所谓的人造病毒。那么,哪里来的因为违反实验室规程导致的病毒泄漏?这种提法既违反常识也违背科学规律。”曾益新表示,此前世卫专家组亲自到武汉病毒所进行实地考察,得出病毒由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的结论。

曾益新指出,新冠病毒溯源是个科学问题,中国政府一贯支持科学开展病毒溯源,反对将溯源工作政治化。中方认为第二阶段病毒溯源应该在第一阶段病毒溯源的基础上延伸,应该以WHA73.1号决议作为指引,经过成员国充分讨论磋商后开展。

针对“新冠病毒实验室泄漏论”,中科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主任、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袁志明在发布会上回应称,新冠病毒是自然起源的,这已经成为学术界的普遍共识。武汉P4实验室自2018年投入运行以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病原泄漏和人员感染事故。“有媒体曾经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有3名研究人员曾于2019年11月份到医院就诊,其症状和被新冠病毒感染是一致的’,这完全是无中生有。”袁志明说。他还强调了三点:一是2019年12月30日之前,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接触、保藏和研究过新冠病毒;二是武汉病毒研究所从来没有设计、制造和泄漏新冠病毒;三是到目前为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职工和研究生新冠病毒“零感染”。(记者吴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