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酷儿”:163 名已出柜 LGBT 运动员参加本届东京奥运会

尽管日本常常被认为是一个对 LGBTQ+ 不太友好的国家,但本届东京奥运会却将是史上最 " 酷儿 " 的运动会,至少有 163 名公开出柜的 LGBTQ+ 运动员参加比赛。

这个数字超过了以前参加过所有夏季奥运会的出柜运动员的总和。美国是本届奥运会上出柜运动员最多的国家,据了解,出柜运动员超过30人,约占参赛出柜人数的五分之一。

最近来自美国的自由滑冰运动员Jason Brown就勇敢出柜同性恋。他在社交平台上写道:“我从未怀疑过自己的取向,我就是我。我相信爱总会战胜一切,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而我的故事是,我是同性恋,我的故事还在继续。”

Jason Brown

出柜运动员人数的大量增加,反映了 LGBTQ+ 人群在体育界和社会中的接受度越来越高。社交媒体的兴起,特别是 Instagram,给了运动员们一个机会,让他们可以公开地生活,并直接与他们的粉丝交流。

" 作为一名出柜同性恋运动员参加奥运会是非常了不起的。" 加拿大游泳运动员马库斯 · 索梅尔(Markus Thormeyer)告诉性少数体育媒体 Outsports。他在参加 2016 年里约奥运会时还没有出柜,但去年,他在为 Outsports 撰写的文章中公开表示自己是同性恋。

" 能够在最大的国际综合运动会上以最真实的自我身份与世界上最好的人竞争,表明我们在体育的包容性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我希望通过参加这些运动会,我可以向 LGBTQ 群体展示,我们确实属于这个群体,我们可以实现我们的梦想。" 索梅尔写道。

马库斯 · 索梅尔(Markus Thormeyer)

他的评论得到了加拿大橄榄球运动员艾莉莎 · 阿莱尔(Elissa Alarie)的赞同。她在魁北克的一个法语区小镇长大——她以前甚至没听说过多少性少数运动员,直到长大后。" 我希望增加这个群体的能见度可以给年轻人一种归属感,并鼓励社区具有包容性和欢迎性。" 她说。

今年,有 27 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代表团至少有一名公开出柜的运动员。美国在本届奥运会上拥有数量最多的出柜运动员,一共是 47 名,占所有参加奥运会的出柜运动员的五分之一。Outsports 还发现,出柜的女同的人数超过出柜男同,大约是 8 比 1。

加拿大拥有第二多的出柜 LGBTQ+ 运动员,有 33 人,而荷兰以 20 人位居第三。

但创造历史的是新西兰——劳雷尔 - 哈伯德(Laurel Hubbard)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在奥运会上参加单项单人比赛的出柜跨性别运动员,这名 43 岁的举重运动员将代表新西兰参加女子 87 公斤以上级别的比赛。外界推测,她有希望在举重项目中获得奖牌。

劳雷尔 - 哈伯德(Laurel Hubbard)

英国队有 13 名出柜运动员,包括 5 名出柜的女足运动员。

世界上第一个参加参加现代奥运会的出柜同性恋运动员是美国马术运动员罗伯特 · 多佛(Robert Dover)。1988 年,他第二次参加奥运会,并且在比赛期间出柜。

当多佛在国际舞台上出柜后,其他的同性恋运动员也正在各级职业体育中竞争并获胜。" 我希望所有的同性恋运动员都能出柜,包括足球、棒球、奥运会等所有项目。经过六届奥运会,我知道每个项目中都有同性恋。你只需在运动员宿舍、健身房或餐厅呆上一天,就会发现,我们都在其中。" 多佛说。

在出柜运动员中,排球运动员就占了三位,分别是意大利女排的埃格努、巴西女排的卡罗尔以及巴西男排的道格拉斯。

意大利女排的领军人物,也是世界知名接应埃格努在进攻火力上,已经接近男子化风格,她的扣球弹跳摸高几乎是男运动员的高度,爆发力超强,如果没有前排拦网的支撑,后排很难硬防她的重扣。埃格努横空出世之后,意大利女排一跃重回世界强队行列,一扫里约小组赛出局的阴霾,再次成为了东京奥运会第一集团的热门。

埃格努还年轻,她的职业生涯更多的冠军来自职业联赛,在欧冠赛场已经代表诺瓦拉和科内利亚诺两个俱乐部拿过冠军,在意甲联赛也代表科内利亚诺夺得了两届冠军,个人也拿过多次比赛的MVP,在国际赛场只有一个世锦赛亚军和最佳接应的荣誉,没有世界三大赛的冠军头衔,是接下来埃格努努力的方向和目标。

在个人感情问题上,还不满20岁的埃格努就早恋了,不过球场上一样的个性十足,埃格努还是选择了女人来恋爱,她第一个公开的女友是波兰女排的老将斯科鲁帕,斯科鲁帕曾经是波兰女排的替补二传,参加过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年龄上可以做埃格努的妈妈了,但是无妨二人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埃格努将这段爱情主动曝光媒体还是在2018年世锦赛结束后,不过很快这段年龄差距甚远的感情无疾而终。埃格努很快又找了年龄相仿,美丽大方的女友,经常在网上秀恩爱。

巴西女排的卡罗尔同样也有了女友,同样也是女排队员——荷兰的布伊吉斯,不过二人总是不在一个频道上,2016年布伊吉斯作为荷兰女排的第一主攻成为全队第二得分点,力助荷兰闯进奥运四强,卡罗尔没有参赛。今年的东京奥运会卡罗尔或成巴西女排的主力副攻,布伊吉斯所在的荷兰女排又无缘奥运会。或许布伊吉斯可以以游客身份前往东京与女友见面,为她加油助威。

意大利女排参加过5届奥运会,进入奥运会对于她们来说并非难事,从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始,每一届都可以轻松入围,但是2次止步小组赛,3次止步1/4决赛,埃格努肩负着为意大利突破尴尬的重任,作为近20年的强队,一直无缘奥运4强,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巴西女排同样目标定在了重返奥运4强,卡罗尔作为全队拦网较好的一位副攻,一定要为全队筑起一道网上城墙。

但运动员公开出柜也曾引发职业风险。

2011 年,网球明星比莉 · 珍 · 金(Billie Jean King)公开承认有一段女同性恋恋情,后来,金迅速失去了她所有的职业代言合同——尽管她表示,如果可能,只希望自己能早点出柜。

1976 年,英国花样滑冰运动员约翰 · 库里(John Curry)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冬奥会上赢得金牌后,还没有从兴奋中走出来,记者就从《国际先驱论坛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得知了他的性取向。

这一年,同性性行为在英国还是非法的。

新闻发布会上,记者们将这位滑冰运动员逼到墙角,问他 " 最私人的问题 "。库里承认关于他性取向的传闻是真实的,但当记者们在发问时表达对那个时代对同性恋的刻板印象时,库里进行了反击。" 我不认为我缺乏阳刚之气,其他人对我的看法也不重要。难道你认为我昨天做的事不是运动吗?"

约翰 · 库里(John Curry)

不同记者、历史学家、性别研究学者都对同性恋运动员名单进行过编辑和整理。比较极端的一个案例是,德国选手奥托 · 皮尔兹(Otto Peltzer)参加了 1928 年和 1932 年的奥运会,但在 1934 年因其同性恋身份被纳粹逮捕,后来被送入集中营。

很长一段时间内,一些运动员会等到比赛时间结束后才出柜,其中包括美国花样滑冰运动员约翰尼 · 威尔(Johnny Weir )和布莱恩 · 博伊塔诺 ( Brian Boitano ) 。

美国跳水运动员格雷格 · 洛加尼斯(Greg Louganis)长期被传为同性恋,但直到 1994 年,在同性恋运动会(Gay Games for LGBT athletes)的开幕式上,他才公开出柜。" 欢迎来到同性恋运动会。" 洛加尼斯对观众说," 能出柜并感受骄傲,真是太好了。"

1982 年,前奥运选手汤姆 · 瓦德尔(Tom Waddell)帮助创立了第一届同性恋运动会,1350 名运动员参加了比赛。五年后,他死于艾滋病。

" 在过去十年中,LGBT 运动员的出柜氛围变化较快。在上世纪,体育界和整个社会都有更多的恐同症。随着 LGBT 平等的增加,对 LGBT 运动员的接受度也在不断提高。"LGBT 和奥林匹克历史学家托尼 · 斯卡帕姆 - 比尔顿(Tony Scupham-Bilton)说。

喜欢中国女足的球迷应当对李影都很熟悉,因为她不仅仅是山东女足的绝对核心,更因为她是近些年中国女足国家队的核心球员,身穿象征核心的10号球衣。

李影

在2018年的亚洲杯女足赛上,李影一人包办了中国女足几乎一半的进球,并且最终拿到了亚洲的最佳射手奖,也就是亚洲杯的金靴奖。2020年年初在澳大利亚进行的奥运会资格赛的小组赛,李影和唐佳丽、王珊珊以及张馨组成了中国女足的进攻四人组,李影一个人就打进了三粒进球并且有两粒助攻,成为中国女足重要的功臣之一。

然而在中韩女足大战的首场比赛中,李影却令人惊讶的没有入选中国女足国家队。是状态不够好?随后进行的中超女足轮联赛上李影再次频频进球,其中还有一场上演了帽子戏法。那么她状态这么火爆为啥会缺席中韩女足大战呢?

除了缺席了中韩女足大战,李影还将无缘奥运会的比赛。

李影和女友合影

解铃还须系铃人,李影用微博的方式,很隐喻的说出了原因。李影原来出柜了,并且上传了很多张自己和女友的图片,她俩是在纪念相识一周年,说句实话,她的女友还真是够漂亮,也很有气质,因此很多网友发表评论说可惜了,是真的可惜了。

李影和女友合影

波比 · 斯塔 · 奥尔森(Poppy Starr Olsen)是今年将参加东京奥运会出轨运动员之一,将代表澳大利亚参加滑板运动在奥运会的首次亮相。

波比 · 斯塔 · 奥尔森(Poppy Starr Olsen)

她表示,对于精英运动员和其他处于公共地位的人来说,出柜更难。" 有很多眼睛盯着你,这对很多人来说是很可怕的,你处于聚光灯下,你必须向更多人出柜。"

但是,拥有 LGBTQ+ 的榜样,使她的旅程变得更容易。" 我很幸运,我是一个滑板运动员。有很多同性恋滑板运动员,他们中的很多人是我的朋友,很多人我也很仰慕——他们毫不掩饰自己的性倾向。"

" 每一位出柜的自豪的运动员都是其他人的灯塔——对于还没有出柜,或者不确定他们是否能继续从事他们热爱的运动来说的灯塔。" 总部设在美国的非营利性组织 " 运动员盟友 "(Athlete Ally)的发言人乔安娜 · 霍夫曼(Joanna Hoffman)评价道。

阿文:“粉红爸比”公号主理人,青年作家,实习奶爸,毕业于清华新闻学院,做过5年家庭教育杂志主编,12年电视节目导演、制作人、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