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圈|她是电影学院最美女生之一,为何被骂“滚出娱乐圈”没戏拍

口述 | 孟子义

文 | 禹祘

编辑 | 向荣

出品 | 贵圈·腾讯新闻立春工作室

* 版权声明: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孟子义的一天,是从手机监控舆情开始的:先上微信,再上微博,个人主页、相关广场刷一波;然后是豆瓣小组等娱乐论坛,还有各种视频网站,看看哪些和她相关的内容又被翻出来剪辑二创了。

她的黑料太多了,每参加一次综艺,负面素材就又会增加一堆。2018年的《一年级》,她因为唱歌跑调角色被替换,直接撂挑子走人;演小偷却不肯把脸涂黑,擅自改妆,把导师袁咏仪气得胸口疼,她还辩解“演小偷不是演乞丐,不需要黑”。到了《演员请就位2》,她又因为改妆激怒了郭敬明,后者直接表示“我拍戏不是要拍孟子义”,后来虽然误会澄清了,却没什么人记得。

孟子义在《一年级》中因擅自改妆而引起争议

作为演员,孟子义最有知名度的角色是《陈情令》中的温情,耽改剧中的“女主”。拍摄时,通告单和剧组路透图相继流出,网友发现这个角色戏份很重,和男主有大量对手戏。原著粉、CP粉骂声四起,说她“带资进组,窜改剧本”。就连剧组意外失火,都有人说是因为孟子义的戏份要补拍,才导致两名灯光师遇难。这让她十分不解:“那天我都不在,咋都能赖到我头上。”

这不是孟子义想象中女明星的状态。她长得好看,不怯场,从小就想当明星,过那种“光芒四射的、辉煌的”人生。在美貌加持下,她顺利考入北京电影学院,逐渐向明星梦靠近——漂亮是她作为娱乐圈从业者最重要的生产工具。

颜值在大众传播领域拥有心照不宣的价值。孟子义当然知道漂亮的力量——几年前,一个广为流传的网络投票盗用她的自拍,和另外两个女生的照片放在一起,问男性选哪种类型当老婆。她的照片下面写着“做过几年小姐已从良”。孟子义当时发了声明,表示从未下海,并关注了投票的后续——很多人都选了她的照片。她知道,他们看的是脸,而不是是否从良。

然而,娱乐圈漂亮的脸太多了,孟子义的美貌并没有带来额外关注。入行以来,她演过丫鬟、女间谍、村姑等龙套,很少有机会演绎自己喜欢的角色。关于她的讨论甚至很少集中在长相上——她最近登上热搜,是因为性格。在综艺《五十公里桃花坞》,她因为“直率”“开得起玩笑”“钝感力强”,成为桃花坞里众人调侃、制造笑点的“孟姐”。人群中逐渐出现了一些理解甚至喜欢的声音。

决定参加这个综艺,孟子义和团队把期待降得很低,“能让我们平平安安度过就行”。去之前,工作人员再三叮嘱她“少说话、不要作”。每次录制结束,宣传都要拉着她回忆细节,提前预判、扫雷,为播出后可能的公关危机作准备。

她改不了情商低的毛病,甚至意识不到自己哪里冒犯了别人。晚会上,《还珠格格》的主题曲《当》响起,众人起哄让周杰来唱,弹幕里一串“爷青回”飘过。谁想到,孟子义伸手抢过周杰的话筒,自顾自唱了起来——不仅抢戏,还跑调。

孟子义直接拿过周杰的话筒,网友表示她的做法有些“低情商”

孟子义打算加强学习、自我提升。她家的书架上,摆着很多人际社交宝典——《怕,就会输一辈子》《女人受用一生的口才课》《情商》等,都是她刚考入电影学院时买的。“看看这些东西,别人来跟我讲话的时候,我就可以虚张声势”。但说归说,哪本书她都没看完,每次一翻开就犯困。

她训练自己和网友的评论和平共处——每条骂她的评论,她都要去看一看,看过之后该怎么过还怎么过。美貌是她进入影视行业的敲门砖,然而大门打开之后,她才发现,美丽并不会让她在这条冒险的路上,少摔跟头。

以下是孟子义的自述。

01 我从小唱歌就难听我是知道的

自从2016年上过观察类综艺后,5年了,我都没有收到类似的邀请。

说实话,《一年级》我的确表现得不太好。但是日常生活中跟我接触的人,都觉得我特别可爱。他们都说我应该上一档长期的综艺,让大家发现私底下我是什么样的。

《五十公里桃花坞》开拍前,节目组来问我档期。档期是在的,但后来那边没有消息了,我们就主动说感兴趣,想去。其实我已经习惯被选择,然后又没选上了。这是常态,我想过原因,可能是流量不够或者观众缘不好。

去录制之前,团队叮嘱我说话注意一点,不要作。我不觉得我作,大多数女孩子在某种程度上都会有一些小性格。可能因为我是公众人物,这种小性格就容易被放大。我是东北人,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都是直给。我觉得参加综艺,特别是慢综艺,装是没用的,装两天就会露馅儿。所以我就是以比较真实的状态去的。这个节目我唯一不开心的阶段,就是当坞长那两期,因为有责任,压力大。我的工作人员听说我要当坞长都要吓死了,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选我。

孟子义参加节目时,经纪人直接提醒她:“不要作”

去这个节目之前,没人管我叫孟姐。我们那天还在研究,到底是怎么叫起来的。节目上线之后,我也会看,主要看弹幕上又有什么虎狼之词,看到网友都叫孟姐,觉得还挺亲切的。

如果真因为这个名字,有《乘风破浪的姐姐》这样的节目找我,我肯定是愿意的,但是我啥也不会,没法参加竞技类综艺。我从小唱歌就难听我是知道的。没办法,遗传,我爸妈唱歌比我还难听。我小时候我妈也让我学过大提琴、画画、拉丁舞,结果我用实际行动告诉她,我就是不行,啥也不行。

弹幕上也有观众骂我,我都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我已经尽全力避嫌,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会这样,可能网友的脑洞太大了。我想改,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改,难道我就不跟人家讲话了吗?为了网友的一个言论,而失去生活中的朋友,我觉得犯不上。

当然,大家骂我一定是我自己也有问题,我想得通。我是一个太过于心直口快的人,而且耳根子特别软,听风就是雨,从小就容易被人当枪使。

我做不到中庸、平衡。比如他跟你关系不好,咱俩关系好,你过来跟我说他怎么怎么样,我就相信你了。然后过两天,我发现你又跟他很好,我就傻了。我总做这种事。

刚上大学的时候,我买了很多待人处世技巧的书。那个时候我很想红,觉得如果以后变得很厉害的话,脑子里要有点东西。我是个没什么文化的人,心想看看这些东西,别人来跟我讲话的时候,我可以虚张声势,假装自己很有文化。但我实在看不下去,一打开就困。

《五十公里桃花坞》播出后,我能感到风评好像发生了点变化。以前一打开微博都是一边倒的各种骂,现在别人骂我的时候,会有人帮我说说话,偶尔还会有人说“觉得孟子义挺可爱的”。他们可能真的觉得我挺好的。但大家不需要在网络上说,免得溅自己一身血——顶着这种压力替我说话,我很感动。

我问经纪人,是不是感觉我的路人缘比以前好了。她说好了0.02吧。我觉得好了0.03,不过满分是100。这种变化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一路走来我都不太被大家喜欢,所以没想过有一天会被接受。

我那么多负评就是从《一年级》开始的,算是我第一次上综艺。那个综艺我确实做得不好。我要知道影响力这么大的话,一定好好表现,换位思考,礼貌周到。

互联网真的有记忆,我后面只要出一点事情,大家就会把《一年级》翻出来说事。它就像买不断的货物一样,一直被持续上架、上架、上架。我知道,人就是要为自己年轻时的莽撞买单,但我希望能尽快买断。

02 小学三年级我就想当大明星

我从小就想当大明星。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老师问我们理想是什么?同学都说想当科学家,想当医生,我就说想当大明星。同学都笑我,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笑我,我是真的想当大明星。

我经常会把被单、枕巾、毛巾往头上和身上一盖,从床上跳下来,模仿电视剧桥段——我直到现在都很喜欢仙侠剧。我有一个小册子,记录了所有我看过的电视剧里女主的名字。

我天生外向,小的时候,我妈开理发店,我去找她,一下午就能把那趟街边上的人全认识了,回来的时候左手拿着冰淇淋,右手拿着炸鸡。我妈带我去坐火车,我可以用很短的时间跟车厢里的人都认识。大家都说这小孩不怯场,在哪儿都能表演,有明星潜质。

上小学之前我知道自己可爱。上小学和初中那些年,我天天戴着框架眼镜,留着“三齐发型”——刘海儿到眉毛上面,露出耳朵和脖子的那种。那时候我真没觉得自己好看,而且心思都在学习上,读的初中和重点高中都是自己考上的。大学考的是表演专业,就不是靠成绩了,主要靠美。

六一儿童节时,孟子义在微博分享童年照片

上高中之后,开始打扮了,我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好看了。学校里的人基本都知道我,有时候他们会趴在后窗看我,就像偶像剧里的情节一样。

我高中开始谈恋爱。早恋影响学习,我妈和我爸觉得我一定考不上大学,所以安排我去新西兰留学,学服装设计。但是长春本地的一所艺校提出不用高考就录取我,我当时觉得,既然有学校给我递橄榄枝,那我应该去更大的地方看一看。所以我决定去考北电、中戏,就跟爸妈要了点钱,去了北京。

我一共报了四个学校,中戏、中传、北电、军艺。军艺对唱歌要求很高,我二试就被刷下来。我之前没受过专业训练,才艺表演是唱张雨生的《大海》——这已经算是我唱起来相对没那么跑调的歌了——结果考官们都在笑。

面试其实主要就是看你会不会紧张。他们最怕的是演戏“木”,有的人会抖,说话颤,我完全不会,我就是一个不会紧张的人。随机表演,我抽到一个小品,词都是自己编的,很多人演到一半就演不下去了。我是绝对不会让话掉在地上的,我就一直说,一直说,到后来老师说可以了,演太长了。

孟子义分享大学时她在军训纪念册上的照片

跟我同场的考生里,有人说今年考不上,明年还要再来之类的。我说,我走到北电的操场上很开心,觉得这是我向往的大学生活。但是如果今年我没考上,明年不会再来报考了,可能我这辈子就会放弃当明星的梦想。

我觉得没必要费好几年去考,如果第一年我都没能出类拔萃,第二年凭什么觉得就可以了呢?而且这仅仅是艺考,在这么小范围里都不拔尖的话,怎么可能成为明星?

中戏、中传、北电艺考我都过了。他们都说我的脸就是北电脸,我就决定去北电了。我觉得我的人生就要不一样了。

03 很多东西不是靠漂亮能获得的

即使在电影学院,我还是最漂亮的女生之一。当时玩微博也挺火的,好多网友都知道我。老师也因为我漂亮,很宠我。我不出早功,老师还会说,无所谓,你多睡会儿。他觉得我的未来会很好。

我当时也觉得未来会一帆风顺,想着从学校一出来就会有各种女主戏、各种好资源,各种流量小生、大演员搭一遍。后来发现,就是做梦。

我的第一部戏是《武神赵子龙》,我在里面演一个丫鬟。当时我大一,机缘巧合认识了这部戏的制片人,他动员我演这个角色。在我的想象中,我应该是青春校园剧的女主,我演什么丫鬟,是不是有病?他们就给我洗脑,说你看范冰冰也是演丫鬟火的,你也可以。

《武神赵子龙》里,孟子义饰演女主的丫鬟石砚

那时其他同学都在家里躺着呢,我觉得应该快人一步。找我的戏只有这一个,还是要抓住,所以含着眼泪去演了。

真的太委屈了,拍到一半我都不想演了。有次在大山里拍一场男主追女主的戏,他俩用的全是替身,拍的也是我的背影,但非要我本人跑。他们替身都是武行的,跑得快,我不行。那时候已经半夜了,很黑,我什么都看不见,直接从陡坡上滑到沟里,裤子都刮漏了。最后还是一个群演拉我上来的。没有人关心我,没有人问一句“你怎么样”,一句都没有。

晚上我给我爸打电话,他说别拍了,回家吧。那时我在网上已经走红了,这部戏拍6个月,片酬也就是发几条微博广告的收入。

那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参差,能明显感觉他们对我和对女主不一样。很多时候我下午5点就拍完收工了,但没有车带我下山,只能在那里一直坐到凌晨3点,等大部队都收工,才坐大巴车回酒店。

一个人干等着的时候,我就会想很多。我想我一定要多拍戏,变强大,才可以有更多选择,可以被更多人尊重。我想我一定要努力,要做女主,要有像女主一样的待遇。

可能对别人来说这些都不算委屈。但大家从小成长环境不一样,我的确没有吃过这种苦啊。对做演员这件事情,我真的很喜欢,不然我爸叫我回家我就回去了。

后来这部剧播的时候,我只看了一点,也没有我什么镜头,只能看到背景里我的衣服。我也没有在朋友圈里宣传,因为演的是个丫鬟。

要变强大就要多拍戏,有戏我就接,完全不挑。要挑的话,就在家躺着了,我不想在家躺着。大家会觉得我上来就演女一,其实不是的,我演了很多年小角色。什么《傻儿传奇》里的女间谍,还有《战神之血染的青春》里的村姑,很多龙套角色都演过。

我第一次争取到的重要角色,是新版《射雕英雄传》中的穆念慈。这部戏我前后试了十几次,进组拍了一周多,他们还想换掉我。

新版《射雕英雄传》里,孟子义饰演个性坚强的穆念慈

穆念慈是个温婉老成的人,但我非常活泼、疯疯癫癫的,真的不适合。但这是一个很经典的角色,我要演。当时我觉得,就算这个角色不适合我,但如果能拿下的话,后面就会有更多选择。为了证明自己,我每天都给导演写小作文,写我对这个角色的理解。

我的每一步都是这样一点一点来的。我刚出道的时候挺有抱负的,觉得自己以后一定要很厉害,慢慢就越来越佛系。我开始明白,很多资源不是漂亮就能获得的,有些东西甚至不是努力就能拿到的。我有时想,如果我真的是个资源咖就太好了。我的天呐,我太想当资源咖了。

04 我以为自己有天赋,但现实教育了我

如果给我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的话,我不会接《陈情令》的。我以前特别相信人定胜天,觉得只要我够努力,就可以改变所有的东西。但是《陈情令》以后,我更相信人不能和命运抗争。

最初看到这个角色的时候,我就觉得要出问题。因为耽美是不允许有女主存在的。

我当时就觉得肯定会被骂,但因为角色骂我,我可以忍受。没想到后来网友说“我们专心骂孟子义,不要上升到角色”。我就是个演员,剧本怎么写我怎么演,你怎么觉得我可以操控剧本呢?

当时每天都是铺天盖地的谩骂。一点开微博就会“嗞嗞嗞”闪屏,那得是多少人在留言骂我啊。有人发短信骂,给我支付宝转账0.01元留言骂,还有人给我妈打电话,说孟子义死了。

我没关微博评论,那些骂我的我每一条都看。但是我无法回骂。当你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时,你根本骂不过来。

《陈情令》热播时,孟子义曾一度被骂上热搜

我当时就想,我咋的你们了,至于这样吗?被骂以后,我已经有点进不去温情这个角色了。我没有办法再用平常心去对待这部戏。很多人都知道我被网友骂,私下发微信关心我,但也有人觉得这部戏还没播热度就这么高,就很开心。

我也能理解,不能要求非亲非故的人和你共情。我只是想不通,这部戏这么火,为什么只有我自己在承受不好的事情呢。

被骂得最厉害的时候,我一度想自杀。当时我想,是不是开一个直播,用死来证明清白?可是要怎么死呢?割脉也太疼了,万一没死成,疼也受了,疤也留了,人家还得说我戏多,更得骂我。

不过我这个人有一点好,就是自我调节能力特别强,翻篇翻得比较快。现在想起那个时候,我记得当时很难过,但是有多难过,细节我已经记不得了。剧播出之后也有演员受到一些攻击和伤害,他们就来找我聊,问我是怎么走过来的。我说好好活着吧,只要还活着,一切都是可以变好的。

《陈情令》后,我9个月都没有活儿。路人缘不好对我的影响特别大,大家不喜欢你,就不愿意看你演的剧。那段时间我在家躺着,每天睡到下午四五点才起。公司看起来也不急,我们公司又不只我一个艺人,不指着我赚大钱。但我也会去找机会,前后试了十几部戏吧,没有一部中的。

自己去试的戏,很少有成的,人家如果想定你的话,其实不用来试。我又不是没演过戏,稍微看一看、做点资料就行了。你让我试的,一定是因为你心里有更好的,我就是个备选。

那种拍完戏的心得,我现在不会写了。就是接个戏、演个戏,哪来的那么多愁善感啊。主要可能是没什么文化,我也想不出来写点啥。就连一些回应,我其实都不想发。愿意相信你的人,你什么都不说,他们都会心疼,觉得你受委屈了。不愿意相信你的人,就是把心掏出来给他们看,他们还会觉得太做作了。

我现在对外貌仍然很自信,如果能自己选择上热搜的词条,我肯定选“孟子义就是美炸天”,“孟子义太好玩了”,“孟子义太可爱了”。

但是作为演员,我其实没什么上热搜的机会。我以前以为自己是有天赋的,现实教育了我——出道6年了,仍然演不上喜欢的角色。

没有人不想走得更靠前,没有人不想坐在金字塔的顶峰。如果一个演员说不想成为一线,那我觉得这个人有点虚伪了。我现在是娱乐圈17.5线——好像有点名气,但口碑不太行,没什么人喜欢。我想要往前走,想接触更好的本子。

最近我还在录制新综艺。我当然怕恶剪,怕被骂,但依旧无所畏惧地去了。不管网友多讨厌我,多么希望我退圈,只要不影响我接活儿,那就行。我坚信一句话,人只要活着,就会变得越来越好。我还活着啊,有什么好急的呢。

(来源:腾讯新闻)

*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